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雨晴:二战中一个拒绝拿枪的士兵

——记电影《血战钢锯岭》

影片《血战钢锯岭》剧照(网络图片)

影片《血战钢锯岭》剧照(网络图片)

人气: 7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20日讯】一个士兵上战场却拒绝拿枪,是懦夫?是疯子?不可思议的是,他最后竟获得了美国最高军事勋章。——本故事不是虚构,而是真实的历史。那么他是怎样做到的?曾经拍过《耶稣受难记》的导演梅尔‧吉布森又是如何讲述这个故事的?

拒绝拿枪的士兵

电影的前三分之一,是美国的田园生活场景和小清新的爱情故事。交代了主人公的成长背景和婚恋状态——德斯蒙德‧道斯(Desmond Doss)出生在美国弗吉尼亚,母亲是虔诚的基督徒,父亲是一战幸存后变成了酒鬼的老兵。

1941年,珍珠港被日本人偷袭后,正打算结婚的道斯放弃了原本可以不参军的权利(他因在船厂工作而有资格留在后方),主动要求入伍参加训练。但信仰基督的道斯坚信第六诫,认为所有杀戮都是错的(圣经《十诫》是上帝给教徒颁布的十条规定,第六诫是“不可杀人”)。他不想杀人、拒绝带枪,想当军医。在拒绝持枪的过程中,道斯被嘲为“懦夫”、被士兵们排挤、被群殴、被取消探亲资格,后来被送上军事法庭、面临被判刑。面对大家的劝说,道斯做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还是无法放弃决定,他对前来劝他的未婚妻说:“如果我连信仰都没有了,无法想像还能怎么活着,怎么跟你共度余生。”结果是,法庭审判中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反转,道斯被判无罪,可以拥有不拿枪的权利,法庭允许道斯作为医疗兵继续服役。

瘦弱男孩救了75人

训练结束后,道斯被派到了太平洋战场参加冲绳战役。冲绳战役是拿下日本的最关键战役,而钢锯岭之战又是冲绳战役的关键。

道斯被编入了77师。上了战场,道斯没拿任何武器,背着医疗设备和药品,穿梭在血肉横飞的枪林弹雨中,奔向每一个“医疗兵,救救我”的发声之地,告诉那些受伤后绝望的战友:“别怕,道斯在这,我会把你带回去的。”

钢锯岭战役的第一回合,美军伤亡惨重,清点人数时只剩了32人。

大部队撤离之后,只剩道斯一人站在悬崖上,面对烈焰焦土和横七竖八躺了满地的尸体,道斯绝望的仰头问他的上帝:“我要怎样做?我听不到你。”下一秒,响起了远处伤员们的呻吟。道斯转身回到了战场,开始寻找幸存者。

上药、缠绷带、打吗啡,然后把伤员拖到悬崖边上,但是怎么把伤员运到悬崖下的安全地带?道斯想出了一个办法,用绳子打一个双环的扣,从伤员的双腿套进去,然后把绳子的另一头绕过大树干,自己在树干的另一边借助绳子和树干间的摩擦力缓缓放下绳子……伤员一个个的被送下悬崖。天色渐晚,道斯忙活了一整夜,双手已在绳子的摩擦下变得血肉模糊、体力也越来越不支,后来,每救一人,道斯似乎都耗尽了生命的最后一丝气力,而每一次,仰面瘫倒在地上的道斯都会向上帝祷告:“求求你,让我再多救一个、再多救一个。”然后挣扎着爬起,寻找下一个幸存者。

过程中,道斯要与之抗衡的不仅是体力,还有日本兵的清剿,他们一队一队地来搜寻幸存者,用子弹或刺刀彻底结束他们的性命。道斯要时刻提防著、躲避著这些清剿小分队,几次在躲避不及时最终幸运的没有被射中。(传记《被上帝呵护的德斯蒙德.道斯》(《Desmond Dossin God’s Care》)中记载:有一次日本狙击手瞄准了他,但一直没开枪。多年以后,一个美国传教士在日本讲了这个故事。那个日本狙击手知道后说,当时他是要开枪的,但扳机不知为啥出了毛病。)

天亮后,道斯撤离了悬崖,惊魂未定的他回到营地时对于每一个从他背后出现的自己人还都会神经质一般的试图躲闪和自卫。看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道斯的父亲为何会在一战后成了酒鬼,那是战争给人精神上留下的无法治愈的创伤。

悬崖下留守的士兵看到一个个伤员被绳子系下来时,从一开始的震惊到最后的好奇——这都是谁干的?

等道斯从悬崖下来时,医疗帐篷里已躺满了被他救下的伤员,这个曾被谑称为“麻杆”的瘦弱男孩,对所有人尊重的目光视而不见,而是急切的寻找一个曾经嘲笑他、却被战场上他奋不顾身的表现折服、对他说“我当初看错了你,希望有一天你能原谅我”的士兵,当得知这个士兵没有挺过来的时候,他哭了。

没人知道他救了多少人,长官说是救了100人,但道斯谦虚地说只救了50人。(后来,在道斯获得荣誉勋章的引文中,取了二者的平均数,定为75人。)

钢锯岭第二役

休整之后,77师再次出征,士兵们排队整装待发,却违抗长官命令推迟了10分钟出征,被长官追问原因时,中尉的回答是:我们在等士兵道斯为我们祷告。

道斯的精神力最终化为了一种集体性的强硬信念,让战士们不再畏惧钢锯岭,因为他们知道不管何时倒下,道斯都会救他们。凭借这强大的“士气”,美军成功拿下了钢锯岭。

这一战中,道斯没有那么幸运,在用脚踢开飞向他们的一颗手榴弹时,他的腿被炸伤。电影中以道斯被炸伤后担架送回而作为美军胜利、战役结束的最后一幕。躺在担架上的道斯被从悬崖上缓缓放下的镜头被导演做了特写,仰角拍摄的逆光画面有一种蒙上帝圣恩之感,这跟道斯一直把自己能救下那么多人归因于上帝的想法遥相呼应,这个长时间的特写镜头应该是导演的对电影寓意的点睛之笔。

无原则的医疗兵

战场上医疗兵的原则是按照受伤轻重有选择地救人,轻伤的救,重伤的给点吗啡让他等死。但道斯不一样,他始终以“能救一个是一个”的态度救人。一个士兵双腿被炸断,胸部中弹,别人都放弃了,他硬是把士兵拖了回来,根据真实史料,后来这个士兵活到了72岁。而且,被道斯救助的不光是美国人,还有日本人。

现实版的道斯荣获美国最高军事勋章并获得总统接见。二战中,有1600万美国兵上了战场,其中只有431人拿到了荣誉勋章,而在这431人里面,道斯是唯一一个没杀人就拿到了勋章的人。道斯于2006年去世。

道斯创造的这段历史奇迹就像一道天使的光,让人们看到了信仰的力量。他让所有人明白,信仰不是一桩可以用功利计算的生意,它是文明世界的人们赖以自我支撑的基石。

电影的片尾,是对老年道斯和当年幸存者的采访,其中有一句台词:“当一个人有信仰的时候,是值得尊重的。这就是最真实的我们。”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12-22 7: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