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辉:还原中共“英雄模范”之左权

人气: 277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04月25日讯】中国八年抗日战争,国民党将领战死沙场的至少有200位,而龟缩在延安的中共却借机发展壮大,所谓的抗日也是小打小闹,更别提有多少将领为国捐躯。中共尚可以吹嘘的死在抗日战场上的将军惟有高敬亭和左权。前者曾任新四军第四支队司令员,后者是国民政府授予国民革命军陆军少将军衔的八路军副参谋长。不过,由于前者因“路线错误”被中共所杀,因此一直被封杀,而后者虽然一再被提及,但中共却掩盖了左权之死背后的真相。

被打成“托派份子”受处分

左权1905年生于湖南醴陵县,与毛泽东是老乡。1924年进入国民党黄埔军校,成为第一期学员。彼时,中共党员业已听从共产国际的指令,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借机发展壮大。他们不听从孙中山的命令,在国民党内部夺取组织等权力,并秘密发展中共党员。在这样的背景下,左权结识了时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中共党人周恩来,在其蛊惑下,加入了中共。

北伐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开始“清党”,左权前往苏联,先后在莫斯科中山大学、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留苏期间,左权学习成绩优异,但却从不主动向被共产国际欣赏的王明靠拢,据说这引起了王明的不满。1928年的一天,左权和一些留苏的中国同学一起在宿舍吃了一顿中国饭,王明就此大做文章,说他们是“江浙同乡会,有托派嫌疑”。自此左权就被戴上了“托派嫌疑”帽子,受到严格审查。

熟知历史的人都清楚,当年苏联的托洛茨基曾与史达林进行了一场“两条路线”的殊死斗争,最后以史达林大获全胜告终,“托派”份子被杀被流放不计其数,侥幸逃得性命者政治生命也难以恢复。就连托洛茨基本人,也在亡命天涯墨西哥之后被追杀。而在中国,中共首个总书记陈独秀也是因为站在“中共只能要求召开国民会议以解决国家的最重要问题”的托洛茨基派一边,而被共产国际抛弃,不仅被撤销了总书记职务,还于1929年被中共开除出党,死后迄今仍顶着犯了“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的大帽子。

可以想见,左权被戴上了“托派份子”的帽子,是件很严重的事情。1930年,左权回国后到中共在井冈山的老巢工作,而王明则在1931年取得了中共的最高领导权。也因此,左权成为当时中共肃反扩大化首当其冲的受害者,于1932年被撤销红十五军军长兼政委之职,并被给予留党察看的处分。此后左权多次申诉,但王明始终没有撤销给他的处分。

左权战场上主动求死

1936年底,张学良、杨虎城发动西安军事叛变后,蒋介石被迫答应再次进行国共合作。中共红军被改编为八路军,32岁的左权被任命为副参谋长,同时兼任八路军第二纵队司令员。

1942年5月,日军调集重兵包围了太行山八路军总部,总部机关人员趁黑夜分散突围。根据中共官方报导,左权在山西省辽县麻田村附近指挥部队掩护后方机关突围转移时,身上多处被日寇的炮弹弹片击中而壮烈牺牲,年仅37岁。其遗体被就地掩埋,但被日军挖出,照相,登在了报纸上。

而左权的内弟刘志麟给他的姐姐、左权的妻子刘志兰的信中,详细记载了左权牺牲的经过:“……这时叔仁(左权字‘叔仁’)仍是非常沉着镇静,带着一些非武装的干部突围,一路上力竭声嘶的喊着‘快些走’。当通过第三道敌人火力封锁口时(也是最后的),敌人火炮轰击得很厉害。他叫别人都卧倒,准备炮弹稍停再突击。但是他一个人仍继续前进(一个卫士也没有),刚走了两步,不幸被敌人炮弹击中头部,当时一言未发牺牲。”

另据河北省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的《长城线上》网站上的一篇详细记述左权将军的文章记述:“一颗炮弹在他身旁爆炸,飞溅的泥土劈头盖脸扬了他一身。作为一名老兵,他应知道紧接着会有第二颗炮弹射来,他应先卧倒,然后一个侧滚翻,就可避开第二颗炮弹,这个动作下意识就能做到。然而他没有这样做,而是连腰都没弯一下,站在高地上一直大声喊着指挥突围,完全将自身的安危置之度外。果然第二颗炮弹又向他射来,他的喊声戛然而止,硝烟过后,他的身影也从山口处消失了!”

显然,从后两者的描述中,可以推断左权是在主动“求死”,因为他是完全可以避让开炮弹的。对此,彭德怀也曾不解的发问:作为训练有素的高级指挥官,左权应该完全能辨别出炮弹飞行的声音和角度,但是他没有躲避。这是为什么?为何他要主动“求死”?

求死背后有因

左权主动“求死”的一个重要原因应该与其头上的“托派份子”的帽子有关。1941年的一个晚上,左权找到彭德怀,流着眼泪说:“王明在中央,我永远也翻不了身!”当年,他再次写信向中共高层和毛申诉,但却没有收到任何结论。心灰意冷的左权很可能借战争之机,选择了轻生之路。

而左权生前留给其妻的家书中写到:“如逆流万一不幸来到,你尽可不必顾及我,大胆地按情处理(女儿)太北的问题…。”照常理推断,这所谓的“逆流”应指因托派问题恐遭不测。

左权死后,刘志兰六年后嫁给他人,但她一直为其“申冤”。直至1982年胡耀邦任中共总书记期间,中共才取消了对左权的“留党察看”处分,而此时已距其离世已整整40年。然而,这个决定中共并没有公开。

简评

从左权的故意求死看,他严格意义上算不上是为抗日而死,更不是为国牺牲,更与200多位战死在抗日沙场上的国民党将军,不可同日而语。只是不知在他求死的那一刻,是否后悔当初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6-04-25 3: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