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俄大批运动员检出兴奋剂 普京:若涉药属应被禁赛

俄罗斯曝兴奋剂黑幕 反思举国体制

人气: 25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徐若水综合报导)每天晚上,俄罗斯兴奋剂专家和情报人员都要在只点着一盏灯的昏暗厕所里忙好几个小时,再通过墙上一个巴掌大的小洞,偷偷地用干净尿样替换含有兴奋剂的尿 样,以通过次日的兴奋剂检测——这种在电影中出现的情节,却是俄罗斯前反兴奋剂实验室主任罗德琴科夫披露的事实。国际田联对俄罗斯进行了禁赛处理,国际奥 委会也收到要求封禁俄罗斯的请求。但俄罗斯却把所有责任都推给运动员个人。类似的场景对中国人来说,似乎并不陌生——这就是所谓的“举国体制”。

▲ 男士款是威士忌,女士款是马提尼。把它们溶解在含兴奋剂的鸡尾酒里可加强类固醇的吸收,减少被发现的风险。(AFP)
▲ 男士款是威士忌,女士款是马提尼。把它们溶解在含兴奋剂的鸡尾酒里可加强类固醇的吸收,减少被发现的风险。(AFP)(na)

俄罗斯总统普京5月20日打破沉默,表示将全力支持对运动员普遍使用兴奋剂指控的所有调查工作,同时希望这些调查属于非政治因素。大批俄罗斯运动员正面临着被禁止参加所有国际比赛的处分,包括今夏即将开幕的里约奥运会。俄罗斯体育界被举报涉嫌多年运营系统化的兴奋剂计划。

被问到如何看待俄罗斯运动员在过去比赛中的药物样本中被查出违禁药物时,普京回答说:“我很明确地告诉你,如果有任何疑点,他们都应被禁赛。体育容不下任何兴奋剂药物的侵入,这是一场关于诚信的战斗。现在俄罗斯对媒体关于兴奋剂事件的报导有非常敏锐和强烈的意识。”

普京还说:“这次的调查是在对我们国家的政治动机限制的情况下进行的,我希望这次行动不会牵涉到任何政治问题。”莫斯科暗示,俄罗斯体育界因叙利亚和乌克兰冲突而被西方单独挑出来接受不公平惩罚。那么真相究竟如何?

鸡尾酒含禁药

每4年一次的奥运会上,美国和俄罗斯从来是最不缺乏关注的两个国家。1952~1991年解体前,苏联拿到的奥运会奖牌至今仍仅次于美国。解体后仅20多年,俄罗斯收获的奖牌总数已在全世界排名第9位。

从2005年起在反兴奋剂实验室工作10年罗德琴科夫13日披露,有个先进的且获国家支持的计划,用以掩盖这些关于服用增强性药物的案例。他自称研发出新的违禁药,看起来是杯鸡尾酒,实际上包含3种同化类固醇群勃龙、替诺龙和氧甲氢龙。这种药能帮助运动员快速恢复体力,保持巅峰状态。这杯神奇的鸡尾酒帮助俄罗斯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赢得33枚奖牌,比4年前翻了一倍不止。

而研发新药只是第一步,要把药送进运动员体内还不被检查出来才最重要。罗琴科夫称此过程有多个部门合作,环环相扣,“像瑞士钟表一样精确”。俄罗斯特工使用一种罗德琴科夫至今都没搞明白的方式,能在不破坏安全码的情况下打开已上锁的特制尿样瓶。罗德琴科夫说:“当大家正为奥运冠军欢呼庆祝时,我们正忙着换他们的尿液。”

据悉,俄罗斯队拿下的15枚奖牌得主都出现在罗德琴科夫的尿液替换名单上。据估计,到索契冬奥会结束时,被销毁的违禁尿样最多达100份。罗琴科夫还被普京授予颇具声望的友谊勋章。

《星期日泰晤士报》和西徳广播电台获取的2001~2012年各项大型世界性比赛的运动员血检数据库,包含来自208个国家的5千名运动员身的12,359个样本,显示80%俄罗斯所获奖牌都沾染兴奋剂嫌疑,30%俄罗斯运动员被查出使用兴奋剂。

前苏联的故事

俄罗斯的兴奋剂丑闻其实是苏共统治下的前苏联的延续。1970~1980年代,苏维埃政府体育委员会命令数个研究机构研发“体能增强辅助品”,并“提高它们能在奥运会上使用的可能性”。国立乌克兰体育大学运动生物学研究所前负责人卡连斯基说:“在那个年代,运动项目的生物学和药理学研究是苏联体育的重要发展方向。组织、资助我们完成这些研究的都是一些上面下发的秘密指令。所有人,包括官员、教练、随队医生、医药学家都处在巨大压力下。党对我们没什么别的要求,就是要制造冠军。”

苏联1970年代就研发出“自采血兴奋剂”,并在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和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上大肆使用。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直到21世纪才开始用检测血红细胞含量的方式辨别,但因检测方式价格昂贵至今没有大面积推广。1989年汉城奥运会,苏联更在60公里外花250万美元建立船上秘密实验室。所有运动员的药检样本上交前,都会先送到这里。如果不能过关,运动员就会“被受伤”而退出比赛。

在国家组织下无所顾忌地使用兴奋剂,几乎被苏联人视作理所当然。苏联代表1991年在挪威反兴奋剂大会上表示,240名顶尖苏联运动员中,44%认为兴奋剂“十分必要,不可或缺”。直到苏联解体,世界都没能拿到实际证据来大规模惩罚苏联的兴奋剂问题。

责任推给个人

去年11月,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独立调查机构揭露俄罗斯田径界大规模服用兴奋剂的丑闻。国际田联随即中止俄罗斯的会员资格,并对俄罗斯田径运动员全球禁赛。也有人呼吁国际奥委会禁止俄罗斯运动员参加里约奥运会,但从来没有国家因兴奋剂问题被全面禁赛,之前禁赛多因政治原因。

罗德琴科夫随后被强迫辞职,反兴奋剂实验室也被解散。由于担心安危,罗德琴科夫搬到美国洛杉矶。而在俄罗斯,和他关系密切的2位同事在连续2星期内意外死亡,其中一人在他逃离后不久已辞职。罗德琴科夫在美国电影制作人福格尔安排下接受了为期3天的采访。后者正在拍一部纪录片。

面临禁赛压力,俄罗斯终于承认了兴奋剂丑闻,却把所有责任推到运动员个人头上。俄罗斯体育部长穆特科13日首次公开道歉,称“犯下一些错误”。但他避开所有对国家体系的指责,把全部责任丢给运动员:“对于那些试图欺骗我们的运动员,我们表示十分难过,也很遗憾世界没有尽早抓住他们。我们难过是因为俄罗斯对待体育一直保持最高标准,反对任何威胁奥林匹克精神的行为。他们使我们蒙羞。”

穆特科还在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上发文说:“俄罗斯田协领导层,以及违禁运动员和他们的教练都犯了严重错误,我们对此感到羞愧。”舆论认为,俄罗斯正试图放低姿态,以获取田径运动员参加里约奥运会的机会。按照国际田联公布的时间表,他们将在6月17日开会,最终决定是否对俄罗斯禁赛。

举国体制弊端

从前苏联延续至今的兴奋剂丑闻其实就是所谓的“举国体制”。这是指调动全社会资力、物力操练少数菁英运动员,尽最大力量在国际大型竞赛中夺取最多奖牌的做法,因国家的绝对控制垄断能力及用之不竭的财力,将与其实际国力、人民身体素质、体育水平不相符的国家在很短时间内送上国际竞技高峰。

举国体制由前苏联在1950年代创建,后为绝大多数共产极权国家仿效,包括前东德、罗马尼亚和中国等。这种唯奥运金牌是尚的功利体制下的体育制度,与普世体育自由精神相违背。

举国体制的弊端包括:国家资源的使用严重颠倒轻重,不顾国民体育与趣爱好和强身健体的需要;数十万计运动员成为牺牲品,很多人因运动过量成为残废,或因缺乏文化无以谋生;道德沦丧,使用禁药。中国也存在类似现象,例如女子泳队和田径马家军都被发现使用禁药,而她们也都是官方行为的牺牲品。◇

责任编辑:朱涵儒

评论
2016-05-24 1: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