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资深记者国会作证:活摘器官是群体灭绝罪

摘取器官国会听证会;对酷刑的审查(李莎/大纪元)

人气: 36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6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何伊美国华盛顿DC报导)6月23日,美国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作证,披露中共仍在大规模的强摘法轮功等良心犯的器官,葛特曼认为,这是对中国民众的群体性灭绝。

在听证会的前一天,葛特曼与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 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共同发布一份题为“血腥的器官移植/大屠杀:更新版”(BloodyHarvest/The Slaughter: An Update)的研究报告。这份里程碑式的报告指出,中共在过去十六年来大规模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

以下是伊森‧葛特曼在听证会上的书面发言稿部分内容:

14年前,美国商会驻中国部主席针对在中国知识产权受侵犯问题,向美国国会行政部门中国委员会(CECC)提交证词。他作证表示,中共领导层终于说出了我们想要他们说的(实话)。然而,对于在中国市场做买卖的美国公司而言,“15~20%的收入因仿制的假货而损失掉了。”换言之,问题其实比以往更糟。

这位证人是我的前任老板克里斯‧默克(Chris Murck)。他告诉过我,中国的改革需要时间。八年后,默克回到CECC作证。他说,造假的确存在,不过正在减少。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当我在撰写这本书的时候,即在乔高和麦塔斯合著的报告问世7年之后,我猜想到自己正在撰写历史。

何其幼稚!在西方国家与中国进行法律交流几十年后,中国的律师面临着的是大规模地被逮捕。“中国互联网自由(Free the Chinese Internet)”这个口号在今天听起来是多么地奇怪和理想化!

部分原因是,我们知道,一些美国公司卷入了见不得人的事。所以,如果钱是主要问题,你可能会与中共搞僵;但是如果威胁到了中共,你就悠着点吧——很可能,你会输得很惨。

我们的更新基本上是活摘器官的资产负债表,我们在赢还是在输呢?

中国的医疗机构通常声称,中国每年做10,000例器官移植。不妨来推想一下,以一个中国普通的注册器官移植中心为例:3到4个移植团队,30或40张器官移植病床,器官受者康复期为20到30天。然而,中国患者人数是300,000人被列在等待名单上,还不包括需要器官的外国游客。

中国大陆有146家器官移植中心(实际不止),如果按照中共卫生部对他们在器官移植行业行医的要求来计算,这146家医院每年总共需要做8万到9万次器官移植手术——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算术。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每年能够很轻松地完成5,000例器官移植手术,位于北京的中共解放军309医院也很容易就能够达到这种水平。这种医院很多,这是我们这个报告中更新内容的核心。这些医院每年能够进行数千例器官移植手术,这令人震惊。

这份报告提供的数据来自中国——并非来自中共的官方数据,而是源于《护士周报》等中国医学刊物的文章内容。

要理解为什么这些器官是现成的,就要研究一下器官的来源发生着怎样的变化:在1980年代,犯人被执行死刑极为罕见;在1990年代中期,医疗车经常出现在执行死刑现场,等待摘取器官,而在新疆,活摘器官就在执刑现场进行;1997年,伊宁屠杀事件之后,一些政治犯、维吾尔族活动人士惨遭活摘,给中共高官提供器官移植。

但是到了1999年,中共发起消灭法轮功的镇压运动,至2001年,超过一百万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劳改并被迫接受器官检测,军队和地方医院的移植设施同时大量增多。至2002年,家庭教会成员也成为活摘对象;2003年,藏人也被纳入其中。至2005年,经济机会主义被“两只隐形手”代替——资本主义5年计划和共产党迫切想要铲除所谓的内部敌人。结果是,需要器官移植的外国人在两周之内,就可以买到匹配器官。器官移植中心可以进行6万、10万、甚至更多例手术。然而,中国兴起的器官移植市场是建立在监禁法轮功学员的基础之上的。

2006年初,乔高和麦塔斯的报告发表。北京当局承认,他们使用了犯人的器官,表面上是禁止国外器官旅游进入中国,让犯人填写捐赠器官许可表。2012年,这层黑幕被薄熙来的助手王立军揭开,王立军拥有一个活摘器官中心,那里曾进行过数千例器官移植手术。

中国医疗机构承诺在3至5年内寻求自愿捐赠的器官,但实际却是在玩弄骗人的伎俩——“停止从囚犯身上摘取器官”这句话是可接受的,“停止从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则不可接受。中国人可以避免谈论一个被官方掩盖的庞大的圈养群体,然而这个可接受的表达使得西方人以为,“良心犯”只是“犯人的子集”。为了绕开这个禁忌的表达,双方都继续他们的幻想。

然而,我们的最新报告发现,器官移植还在地下存在,这一行业仍在继续。

中共的器官移植业并无改革的迹象。现在是利润在驱动医院发展。我不知道中共是受什么驱动的,我对于中共领导层作业的黑箱不太了解。但是我确实认为马克思主义的做法是,通过让了解罪行的人销声匿迹来掩盖罪恶。这可能就能够解释为什么会有500名法轮功学员在同一天被迫体检,为什么法轮功学员不是在监狱而是在自己的家里被要求验血。

我们不能假装说良心犯并没被活摘,这样做解决不了问题。2001年,一名中国医生在国会作证,证明中国存在活摘死刑犯的罪行,却未能引起世界的震动。我们今天在这里联合发布这些消息,是因为在座的各位关注那些良心犯。

我们无法验证那些被安排参观的、自称医疗改革的几家医院所进行的器官移植,用器官移植协会(TTS)伦理委员会和医生反活摘器官组织(DAFOH)拉维(Jacob Lavee)博士的话来说:“作为一名大屠杀幸存者的儿子,我觉得不能再重蹈覆辙了。1944年,国际红十字会参观纳粹集中营,报导却称之为‘令人愉悦的营地’,这是多么可怕的错误。”

总之,单靠医学界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他们需要343号决议案,需要我们的研究——这份最新的调查,还需要监督那些去往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实际是在支持强摘罪行的美国人。

根据拉维提供的数据,自从以色列在2008年采取了反对器官旅游的措施以​​来,再也没有以色列人去往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以色列的医生还需要做到的是,无论中国人在以色列的软件上投资了多少钱,这些医生最感兴趣的利润应该是“永远不再做”。对台湾人而言,拒绝去中国器官旅游更具勇气。

有人曾对我说,这是一个关乎法轮功的问题。不是的,这是我们所熟悉的关乎群体灭绝的问题——只是披着现代的外衣。即使一起努力,我们依然可能失去生命。然而,让我们(的医生)至少以干净的双手走进手术室。#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6-06-25 3: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