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计生官员怠惰 广东六个月孕妇被迫堕胎

广东省当局虽然已公布二胎政策规则,但没有适用再婚夫妻的规定,许多再婚的怀孕妇女,生活在担心被认定违法及被迫堕胎的压力下。此为示意图,非本报导中的人物。(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人气: 14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8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英编译报导)北京当局今年取消一胎化政策,许多中国夫妻燃起生育第二胎的希望。广东省再婚夫妻欢喜怀孕后,发现怠惰的计生官员尚未发布细则,有些人被要求堕胎,许多小生命成为中共官僚体制的牺牲品。

Sixth Tone网站报导,去年十月中共宣布结束自1970年代严格执行的一胎化政策,自今年1月1日开始实施二胎化政策,并授权由各省订定二胎化计划生育政策的细节。

中国大陆部分省份已公布二胎规则,其中有关再婚夫妻的规定是,不论双方过去的婚姻生育多少孩子,只能再生育一名孩子,但如果双方在之前的婚姻中,总计只有一名小孩或没有小孩,则可以生育二名孩子。

广东省当局虽然已公布二胎政策规则,但却没有适用再婚夫妻的规定,因此省内许多再婚夫妇无从遵循,许多已怀孕者,生活在担心被认定违法及被迫堕胎的压力下。

安香怀孕六个月被迫人工流产

安香(Anxiang)与先生都是再婚,夫妻俩以为在二胎政策下,他们有权利生育另一名孩子。今年七月底,安香怀孕六个月,广东省当局仍未公布再婚者的二胎细则,安香与先生的工作单位对他们下了最后通牒:“中止怀孕,否则​​将面临罚款和被解雇。”

安香和先生必须保有公职工作,最后被迫选择人工流产,8月1日在医院注射中止怀孕的药物,3日引产已“胎死腹中”的女儿。

引产隔天,安香在微信上的广东省“再婚孕妇群组”,上传她来不及出生的女儿死胎照片,并写道:“我看到我的女儿,她不会动,她已死了。”

林静欣喜怀孕 顶着压力持续孕期

“再婚孕妇群组”的另一名成员,38岁的林静(Lin Jing,音译),在看到安香终止怀孕的消息后告诉Sixth Tone记者:“一名母亲在压力下被迫中止怀孕,实在令人感到震惊,更让人担心的是,其他孕妇也有可能被迫堕胎。”

林静在广东省一个小城镇的高中担任历史教师,2009年结婚,是她的首次婚姻,她的先生则是再婚,与前妻育有一名孩子。两人很快在2011年生了女儿,之后林静在子宫内装了避孕环。

去年11月,一胎化政策取消的消息传出后,高中很多已婚教师取出避孕环,林静也跟着去做了。当时学校或当地计划生育办公室,没有人告诉她,由于她的先生已有二名小孩了,她不会被容许再生一名小孩。

林静从未想过会怀孕,因为她五年前的第一次怀孕,是吃了一年的助孕药物才成功怀孕。然而,去年11月取出避孕环后,到了今年2月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说:“我今年38岁,我的丈夫48岁。这可能是我们最后的机会,这是缘分。”

林静在知道自己怀孕后,即致电询问广东省计划生育办公室,官员们要她放心,她应该可以有第二个孩子。林说:“(二月时)他们告诉我,新规定将在三月公布。”

但是,一直等到三月、五月、六月,计划生育办公室的官员给林静的回答千篇一律,就是:“新规定很快公布”。

林静的肚子一天天地大起来了,为了不危及先生在政府的工作以及她的教学生涯,她刻意不让周遭的人知道她怀孕的事情。

怀孕初期的两个月,每到周末林静花几个小时到广州市进行产前检查,而不是在住家附近的医院。在学校里,继续踩高跟鞋,免得引起同事怀疑;尽量不在白天出门,以免熟人眼尖发现她怀孕。

由于不确定她的怀孕是否合法,林静的产检没办法纳入保险给付,也没有产假。六月开始放暑假,林静松了一口气,暑假期间她不用到学校,但让她最担心的是九月开始的新学期,到时候她已怀孕七个月了,如果广东省仍未发布新规定,她将面临很大的困难。

林静表示,她的情绪一直起伏不定,面对这么大的压力,唯一能纾解的是每天看微信那个再婚孕妇群组的信息,从中得到力量。她说:“如果看到群组中的孕妇成员,被老板发现怀孕,我就会感到很沮丧,我们都承受那么大的压力,但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

今年七月,林静和其他群组成员到广东省办公处所请愿,要求让她们的怀孕合法化,但官员们指责她们故意触犯法律。林静说,在没有得到任何答案下,她流着泪离开。

她说:“官员们认为我们是来捣乱的,然而我们都是守法的人民,我和丈夫在公教部门工作,都已超过15年了。”

安香:广东省及雇主是杀死她女儿的凶手

安香说:“我们没有做错任何事,都是守本分的老实人,没有试图破坏制度,如果尽早公布规则,告诉我们不能再有孩子,我们绝不会违反法律。”

该群组另一名女子苏(Su),被雇主要求签署协议,承诺如果七月底广东省当局仍未订出新规则,就做人工流产,中止七个月的孕期。

由于此事被广泛报导,广东省计划生育办公室8月2日公开回应,建议雇主暂不处理再婚已怀孕者。

苏决定持续怀孕,但对安香来说,一切都太晚了,因为她已经在8月1日注射中止怀孕的药物,她认为广东省政府和她的雇主,应该要为她女儿的死亡负全责。她说:“罪魁祸首是计划生育办公室的怠惰,以及不愿承担责任的经理。”

林静表示,无法猜测她的雇主对她的怀孕会有什么反应,但很快就会有答案,因为两周后,她将到学校参加员工会议。她说:“没有白纸黑字的规则,表示仍然没有法律保障,随时都有可能变化。”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6-08-11 11: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