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缅双方互称“胞波”的背后

2015年6月,习近平在北京会见昂山素季。 (STR/AFP/Getty Images)

2015年6月,习近平在北京会见昂山素季。 (STR/AFP/Getty Images)

人气: 85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8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文朴综合报导)8月19日下午,习近平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会见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时,双方互称对方为“胞波”(缅语音译,意为“同胞兄弟”)。

中、缅关系经历了一系列波折,缅甸的遭遇基本都与中共扶持缅共有关,而中共多年的对缅外交也为自己种下苦果,中、缅关系一度陷入僵局。习近平上台后打破江派的外交镣铐,邀请昂山素季访华,使两国关系步入了新阶段。

昂山素季此行是她第二次访华。去年6月,昂山素季率领缅甸全国民主联盟(简称民盟)代表团访华,习近平也会见了昂山素季一行。

本次会见时,习近平与昂山素季互称中、缅“胞波”友谊或情谊。

中共向缅甸割让领土

说起中共与缅甸的关系,应该从1960年代初开始,中共与苏联交恶,经济陷入困境后,周恩来开始了卖国的“领土外交”,紧锣密鼓地和周边小国签订领土条约,换取所谓的国际社会认可。

第一个与中共签约的就是缅甸。1960年10月,中共与缅甸签订边界条约,中共把1,909平方公里有争议的面积,大部分划归了缅甸,而中国仅得18%的面积,当时引起民主人士和云南少数民族上层人士的普遍不满。

周恩来曾声称,中共是社会主义国家“不扩张,但人家不信,所以要用实际行动使它们慢慢相信……在十年内要努力解决同邻国的边界问题,先从缅甸开始,解决后它们就放心了。”

但中共割让土地后,中、缅“友谊”也仅仅维持了6年,1967年缅甸出现排华潮,中共驻缅甸大使馆一位工作人员都被缅军无端枪杀。

缅甸在1940年代是亚洲最富裕的国家之一。但经过缅共革命、缅甸文化大革命、军政府统治之后,到1980年~1990年代,缅甸已经变成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成为“共产主义”所造成的悲剧之一。

中共扶持缅共及军政府

1964年,由中共援助的缅甸共产党迅速发展起来,很快攻城略地,建立大片“根据地”,缅甸狼烟四起,陷入全面内战。

中共在1969年甚至要求云南滇西边境一线部队,支援缅甸共产党,秘密为缅共军阀彭家声等提供相关的后勤供给与保障。

1969年3月,缅甸政府军不敌缅共武装力量,被迫撤出果敢地区。4月,缅甸共产党领导的果敢县与果敢县委会成立,彭家声被任命为“果敢县长”。

中共为支援缅甸共产党,投入了大量的人、财、物、力,在整个70年代,缅甸国内最大一支反政府武装就是缅甸共产党与人民军。缅共在其鼎盛时期,控制了近1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150万~200万人口,武装力量达到近3万人。

毛泽东1976年死后,中国经济已几近崩溃,邓小平停止对缅甸共产党的武器和粮食支援,缅共断了粮,军区大批官员开始贩毒。整个缅共控制区瞬间狼烟四起,“黄砒”的加工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随后毒品经云南边境涌入中国内地。

在昂山素季遭缅甸军政府软禁期间,中共一直是缅甸政府的“忠实盟友”,而当时西方国家正对军政府实施制裁。

昂山素季曾针对中共人权问题发表一系列批评意见,并同达赖喇嘛等人关系密切,因此一度遭到中共的封杀。

中缅关系一度陷入僵局

但缅甸总统吴登盛2011年进行政治和经济改革,抛开中共,向世界敞开国门,美、欧、日制裁相继解除。缅甸突然由一个孤立的极权国家、中共实质上的附庸国迅速转型,各国投资涌入,活力处处可见。

同时,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在缅甸的选举中胜出,美国等国也纷纷邀请昂山素季来访。

据《金融时报》报导,2013年,缅甸举办该国有史以来的首届世界经济论坛。世界各地900多名各界精英齐聚在这里,来自中国内地的与会者只有16人。缅甸总统吴登盛在这次经济论坛开幕辞上表达了他对中共影响缅甸的厌恶。

《金融时报》表示,北京当局和缅甸都认识到,中方对中、缅关系处置不当,傲慢、疏忽以及中共军方势力的干涉交织在一起,损害了两国之间的关系。

最近几年,在西方投资涌入缅甸的同时,中共国有企业在缅甸承建的一些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却被叫停,如2007年开始动工、计划投资36亿美元的中缅密松大坝工程。

2015年3月,反政府的果敢华人武装和缅甸军政府在中、缅边境开战,炮火打入中国,伤及中国边境的无辜平民,大损中共当局的颜面,而中共外交部不痛不痒的交涉并不起作用。

中共对缅甸多年的投入和经营,不仅“赔了夫人又折兵”,还让炮火延烧到中国边境,直接影响到北京当局的颜面。

习近平打破江派外交镣铐

面对这种局面,习近平被迫亲自出马。2015年缅甸大选前,习大胆邀请反对派的昂山素姬访华,放长眼光解决中、缅外交僵局。

其实,2012年“十八大”后国安委成立不久,习近平就要求外交部就缅甸的局势发展作进一步的研究分析,以适应新的发展战略,但外交部一直是江派人马掌控,思维僵化老旧,甚至暗中捣乱。

外交部对邀请昂山来访一直持否定态度,认为“条件尚未成熟”,加上过去几年外交部在处理缅甸问题上屡屡失策,使得中国对缅关系遭重大损失;在果敢战事问题上,外交部的报告,让中南海决策频频失误,进退失据,不但有损国家形象,更引起国内民众对当局的信任危机。

习近平终于被惹怒了。据博闻社报导,习踢开外交部,指示由中联部负责昂山素季访华,还批示:不但要请,还要公开宣传。

习近平要求国安委研定策略,一方面用军事演习的方式,对缅甸军政府施压,必要时对越境的缅军给予教训。另一方面立即启动昂山素季访华的程序,给缅甸政府施压。

习近平邀请昂山素季这样的“反对派”访华,并不是首次。习近平上台后,打破中共的外交惯例,开展敏感的“反对派”外交,与各国反对党建立联系,习近平还亲自接见一些反对党领袖人物,比如印度的反对党国民大会党主席索尼娅‧甘地(Sonia Gandhi)、泰国反对派领袖阿披实(Abhisit Vejjajiva)和新西兰反对派领袖、工党前党主席安德鲁‧力特(Andrew Little)等。

习近平的考量

那么习近平为何不遵循江派外交系统沿袭的模式,而精心铺设风险较大的“反对派”外交,冒险去接触执政党无法接受的反对派呢?

时政评论员杨万林认为,其一,同时和执政党及反对党交往,这是美国外交的通常做法,美国从来是多方接触,多方拉拢,结果哪一派上台都变成亲美的。而中共多以僵化的意识形态划界,往往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习近平在执政上很多做法是效仿美国。

其二,更重要的一点是,现在习近平反腐打贪是你死我活的斗争,触动了江泽民派系的利益。江泽民当政时,在国内外买通了很多官员和人脉,这些被买通的人员频频的替江泽民和他的人发声,使得局面很混乱。美国最著名的当代中国问题专家之一沈大伟(David Shambaugh)3月份突然转调唱衰中国,批评习近平,赞扬曾庆红,就是典型的一例。同时,江泽民过去安排的那套系统还一直在运作,在跟习近平对抗。

杨万林说,习近平要稳定国内外局面,打赢这一场生死攸关的反腐大战,就必须破除江派外交系统所设的藩篱,所强加的镣铐,所以他需要打破禁区,另辟蹊径,采取新的外交策略。#

责任编辑:明书阁

评论
2016-08-21 5: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