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面见故人与神灵 美国兵死而复生获内心安宁

美妙的濒死体验,让被严重炸伤的凡登布什不再感觉痛苦,也没有恐惧。(shutterstock)

美妙的濒死体验,让被严重炸伤的凡登布什不再感觉痛苦,也没有恐惧。(shutterstock)

人气: 45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Tara MacIsaac报导,张小清编译)比尔‧凡登布什(Bill Vandenbush)于1968年加入美国陆军。当他抵达越南,战地并非如他设想的那样。

“比我想像的可怕得多。”他在一段给监狱犯人演讲的视频中说,该视频由用户NDEaccounts录制并上传到了YouTube。

“我了解到,三、四或五人在一起比单独一人有力量得多。”——凡登布什

作为一名步兵,他在10个月的时间里都在不停战斗。双方开火和大战役成了家常便饭,也不断有友人和敌人死在他面前。

他与两个朋友约翰和汉克达成一项约定:三人保护彼此、巡视彼此背后的盲区。“我了解到,三、四或五人在一起比单独一人有力量得多。”他说。

但在他差点丧生的那一次,约翰和汉克并没有一同执行任务。

那次任务来得意外,是要找到一架被击落的直升机。突然间,他和手下四面受敌。过了一段时间,一架美军战机发起空袭,赶跑了敌人。

而当凡登布什看到飞机投下炸弹,他心知他和手下驻扎的地点太近。果然,一枚炸弹的弹片炸伤了他。

那年他才19岁,觉得自己就要死了。

“我知道的下一件事情:一切都那么安详和宁静。再没有战争了”。——凡登布什

但是“我知道的下一件事情:一切都那么安详和宁静。再没有战争了”。通过一个黑暗的隧道进入一片光亮,他感到一切都那么美好,“此生从未感受过的喜乐”。

五年前去世的祖父前来迎接他。但另一个生命也来到近前,告诉他必须回去,他在世上还有需要圆满达成的事情。

他回到了战场上。“我可以闻到战争的气息,闻到火药味。”但他不再感觉痛苦,也没有恐惧。他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会活下来。

“我并不担心死亡降临,也不担心我的伤势。”他说。

当时他已被严重炸伤,趋近的敌兵又加之以更多伤害:向他开了多枪。凡登布什说,他能感到子弹射进身体,但他并没有很在意。他仍然觉得一切都很好。

医务人员将他送到一所野战医院。他们都认为他活不了了,于是把担架上的他留在了走廊。终有一名护士意识到他还活着,医院尽其所能进行了处理,之后把他转到一家大医院。

“我的脸被炸碎,头部受伤,喉咙和胸口都被撕开……我的左臂全撕裂,几乎快掉下来了。我知道,我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他也感到自己与无意中瞥见的那个精神世界相连,这给了他安慰和力量。

几个月后,他才得以回到家乡,住进加州的一家医院。随后的岁月并不总那么轻松。他花了很长时间重新学习说话,也渴望重新与灵界的生命沟通,履行比日常生活更伟大的使命。

“一名勇士就是一个能带来祥和的人。”——凡登布什

1989年,他第一次讲述了自己的濒死体验。当时他在一所大学上课,学习如何面对死亡。作为课堂作业,他开口回溯了经历。

在教授的鼓励下,凡登布什终于与其他有濒死经历者取得联系,将他的体验广为分享。在谈论的过程中,他又感到了曾经历过的祥和宁静,也感到自己一直渴望达成的使命终于完成了。这使命就是与他人分享内心的平和与幸福,帮助疗愈他们的心。

他意识到,“一名勇士就是一个能带来祥和的人。”他说,一个勇士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和他人,但其生命意义却是寻求和平,并且带给他人。

凡登布什的新著《如若不再天明:一名战地士兵的濒死体验》(If Morning Never Comes: A Soldier’s Near-Death Experience on the Battlefield,暂译)本月已由英国出版商White Crow Books出版发行。

比尔‧凡登布什是一位启迪人心的公众演讲者,曾做客阿瑟‧C‧克拉克(Arthur C. Clark)的《神秘宇宙》(Mysterious Universe)、《目击》(Sightings)等一系列电视谈话节目。他还现身PBS和BBC制作的几部关于濒死体验的专题片。目前他和妻子居住在华盛顿州,运营著一家地方有线电视台,也担任广播节目主持人。#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
2016-09-21 4: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