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见故人与神灵 美国兵死而复生获内心安宁

美妙的濒死体验,让被严重炸伤的凡登布什不再感觉痛苦,也没有恐惧。(shutterstock)

美妙的濒死体验,让被严重炸伤的凡登布什不再感觉痛苦,也没有恐惧。(shutterstock)

      人气: 434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Tara MacIsaac报导,张小清编译)比尔‧凡登布什(Bill Vandenbush)于1968年加入美国陆军。当他抵达越南,战地并非如他设想的那样。

“比我想像的可怕得多。”他在一段给监狱犯人演讲的视频中说,该视频由用户NDEaccounts录制并上传到了YouTube。

“我了解到,三、四或五人在一起比单独一人有力量得多。”——凡登布什

作为一名步兵,他在10个月的时间里都在不停战斗。双方开火和大战役成了家常便饭,也不断有友人和敌人死在他面前。

他与两个朋友约翰和汉克达成一项约定:三人保护彼此、巡视彼此背后的盲区。“我了解到,三、四或五人在一起比单独一人有力量得多。”他说。

但在他差点丧生的那一次,约翰和汉克并没有一同执行任务。

那次任务来得意外,是要找到一架被击落的直升机。突然间,他和手下四面受敌。过了一段时间,一架美军战机发起空袭,赶跑了敌人。

而当凡登布什看到飞机投下炸弹,他心知他和手下驻扎的地点太近。果然,一枚炸弹的弹片炸伤了他。

那年他才19岁,觉得自己就要死了。

“我知道的下一件事情:一切都那么安详和宁静。再没有战争了”。——凡登布什

但是“我知道的下一件事情:一切都那么安详和宁静。再没有战争了”。通过一个黑暗的隧道进入一片光亮,他感到一切都那么美好,“此生从未感受过的喜乐”。

五年前去世的祖父前来迎接他。但另一个生命也来到近前,告诉他必须回去,他在世上还有需要圆满达成的事情。

他回到了战场上。“我可以闻到战争的气息,闻到火药味。”但他不再感觉痛苦,也没有恐惧。他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会活下来。

“我并不担心死亡降临,也不担心我的伤势。”他说。

当时他已被严重炸伤,趋近的敌兵又加之以更多伤害:向他开了多枪。凡登布什说,他能感到子弹射进身体,但他并没有很在意。他仍然觉得一切都很好。

医务人员将他送到一所野战医院。他们都认为他活不了了,于是把担架上的他留在了走廊。终有一名护士意识到他还活着,医院尽其所能进行了处理,之后把他转到一家大医院。

“我的脸被炸碎,头部受伤,喉咙和胸口都被撕开……我的左臂全撕裂,几乎快掉下来了。我知道,我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他也感到自己与无意中瞥见的那个精神世界相连,这给了他安慰和力量。

几个月后,他才得以回到家乡,住进加州的一家医院。随后的岁月并不总那么轻松。他花了很长时间重新学习说话,也渴望重新与灵界的生命沟通,履行比日常生活更伟大的使命。

“一名勇士就是一个能带来祥和的人。”——凡登布什

1989年,他第一次讲述了自己的濒死体验。当时他在一所大学上课,学习如何面对死亡。作为课堂作业,他开口回溯了经历。

在教授的鼓励下,凡登布什终于与其他有濒死经历者取得联系,将他的体验广为分享。在谈论的过程中,他又感到了曾经历过的祥和宁静,也感到自己一直渴望达成的使命终于完成了。这使命就是与他人分享内心的平和与幸福,帮助疗愈他们的心。

他意识到,“一名勇士就是一个能带来祥和的人。”他说,一个勇士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和他人,但其生命意义却是寻求和平,并且带给他人。

凡登布什的新著《如若不再天明:一名战地士兵的濒死体验》(If Morning Never Comes: A Soldier’s Near-Death Experience on the Battlefield,暂译)本月已由英国出版商White Crow Books出版发行。

比尔‧凡登布什是一位启迪人心的公众演讲者,曾做客阿瑟‧C‧克拉克(Arthur C. Clark)的《神秘宇宙》(Mysterious Universe)、《目击》(Sightings)等一系列电视谈话节目。他还现身PBS和BBC制作的几部关于濒死体验的专题片。目前他和妻子居住在华盛顿州,运营著一家地方有线电视台,也担任广播节目主持人。#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位加拿大飞行员在YouTube分享他令人不寒而栗的濒死体验。(YouTube截图)
    这段濒死体验是加拿大飞行员杰弗里‧S(Jeffrey S.)在濒死体验研究基金会网站上分享的,他也录了一段视频上传到YouTube。
  • 女大学生格拉谢拉‧H经CPR抢救被判断已死亡。她从濒死体验中获得了深刻的生命体悟。(Shutterstock)
    一位计算机编程专业的女大学生在哥斯达黎加做手术时,被判断已死亡,离开世间的她游历了一番死后的世界,又回到了身体中——当时已在太平间……格拉谢拉‧H(Graciela H.)在濒死体验研究基金会网站上分享了她的故事。(大纪元未联系其本人再行核实。)
  • 郭伯雄还一度秘密回到陕西张则村,特请楼观台道士到郭家祖坟作法,以求自己能躲过劫难。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也曾请老和尚看相,倾听老和尚“指点”,周还数次给家人打电话要求重修祖坟,希望通过此举能带给他好运。
  • 濒死经验的研究显示,人并非孤独地存在宇宙之中,而且死亡并非生命的终点。(fotolia)
    研究结果是可靠的,完全证实濒死体验是真实的思维活动而不是幻觉。提供佐证的还有阿尔茨海默氏症患者出现的回光返照现象以及盲人在濒死体验中的“心理视觉”(Mindsight,也有译作“心灵直观”、“心智直观”)现象。
  • (Image of defibrillator paddles via Shutterstock)
    下面的体验是佛罗里达州迈阿密警官约瑟夫‧ G(Joseph G.)在濒死体验研究基金会网站上分享的:“我因注射破伤风针的不良反应去了医院急诊室。在那里,我被注射了两针青霉素。打完第二针,我就倒在了地上。突然,我发现自己漂在天花板上,看着房间里众人在忙乱。我的身体在轮床上跳跃、晃动。房间里满满的都是人……”
  • 英国知名小提琴演奏家罗伯森(Paul Robertson)8年前接受一次手术时,心脏停止跳动34分钟,之后陷入昏迷,17次游走于生死之间。他说,濒死之际看到了许多奇幻的景象。(FOTOLIA)
    英国知名小提琴演奏家罗伯森(Paul Robertson)8年前接受一次手术时,心脏停止跳动34分钟,之后陷入昏迷,17次游走于生死之间。他说,濒死之际看到了许多奇幻的景象,改变了他对生命的认识。他将于9月出版一本自传,分享这一切奇特经历。
  • 一些天生失明者在与死亡擦肩而过时感觉自己灵魂离体、看到了幻象。对有些人来说,这似乎很自然;但对其他人来说,则不啻是令人困惑的震撼体验。有研究表明,当天生失明者做梦时,他们是看不到东西的,然而在濒死体验中他们却经常获得光明。他们的视觉感知,为濒死体验又增加了一重神秘。(Kantemir Kertiev/Unsplash.com/Public Domain,iStock/大纪元合成)
    一些天生失明者在与死亡擦肩而过时感觉自己灵魂离体、看到了幻象。对有些人来说,这似乎很自然;但对其他人来说,则不啻是令人困惑的震撼体验。有研究表明,当天生失明者做梦时,他们是看不到东西的,然而在濒死体验中他们却经常获得光明。他们的视觉感知,为濒死体验又增加了一重神秘。
  • Ipsos社会研究院之前对23个国家18,000多人的一项调查发现,51%的人认为有来世,23%的人认为死后“不复存在”,26%的人称不知道。(FOTOLIA)
  • 我是中学数学教师,从小就接受无神论的说教。念了十几年书,对宇宙的认识,只是禁锢在定义、定理概括的模糊框架之内,视野与思维都是混沌和迷茫的。对生命的认识,也只能局限在无法逾越的生老病死的规律,为此而感觉生命的无助、悲哀与恐惧。
  • 荷兰女子戈伊茨的“地狱体验”给了她深刻的教益,使她变成一个更好的人。(视频截图)
    那是2003年,23岁的荷兰传播学女研究生戈伊茨(Saartjie Geurts)忽感头晕目眩,发现自己的协调力和注意力都在下降。持续数天后,她就卧床不起了。在请假的五天中,她经历了一番濒死体验(NDE),用她自己的话说是“游历了地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