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百种酷刑之一】冰冻

中共酷刑演示图:冻刑(明慧网)

人气: 130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09日讯】2001年,在长林子劳教所二大队走廊尽头的水房是一个私设酷刑的刑室,昏暗、阴森,窗户被砌起的砖头封住大半,上面是玻璃,地下是冰,厚达半尺。

闫继国被警察带到这里。当时正是北方最冷的时候,零下几十度,滴水成冰。警察把窗户打开,寒风涌入。闫继国赤脚站在冰上,双手上举被手铐铐着。他在这里被拷了15个日夜。

以上是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闫继国在被关押在黑龙江长林子劳教所的一段遭遇。闫继国所披露的“冰冻”酷刑,被中共经常使用来摧残法轮功学员,迫使其放弃信仰

在寒冬里,他们将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下,甚至扒光,或者直接将人用冰冷的凉水浇透,或让人踩在冰上、趴在冰上,或者直接把人埋在雪堆里。

冰冻”酷刑可导致人全身冻僵、冻伤、神经麻痹,局部肌肉坏死,重者致全身瘫痪、失语失忆,甚至死亡。

陈爱忠生前遭酷刑“雪埋活人”

中共发动打压法轮功后,2001年1月,河北省法轮功学员陈爱忠全家六口和9岁的外孙女儿李颖,为讲清法轮功真相再一次到北京上访申诉。

陈爱忠(后排左一)一家因修炼法轮功,六口之家先后被中共迫害致死五人。(明慧网)

陈爱忠先被绑架在北京东北旺看守所7天。为不连累家乡邻里,不报出身份,恶警将其衣服全部剥光,铐在院内一棵树上,双脚深深插入雪中,就这样在冰天雪地的院中被冰冻了一个多小时。脚下的冰雪化成了两个水坑,腿、脚冻伤失去了知觉。恶警用高达30万伏高压电棍长时间残忍的电击陈爱忠身体敏感部位,致使他几次昏死过去,上身、大腿内侧、脸上、胳膊上大片水泡连在一起;双腿肿胀、血紫色,造成残废,从此无法站立。

几天后陈爱忠被转交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面对伤痕累累的陈爱忠,恶警毫无人性对他严刑逼供,并唆使犯人将陈爱忠衣服全部剥光,在院中用积雪将他全部埋在雪里冰冻。时值隆冬,冰天雪地,就这样在院中的雪里被埋了大约三四个小时。

接着恶警又指使几个犯人给陈爱忠上一种叫“开锁”的酷刑,一犯人一手将两手指使劲抓紧,另一犯人把一把带方楞的牙刷头插入陈爱忠两手指中来回转动,手指间顿时皮开肉绽、血肉模糊。陈爱忠被迫害得双手双脚全部残废。

2001年1月9日,陈爱忠秘密送往唐山荷花坑劳教所第6大队。9月20日,年仅33岁的陈爱忠被荷花坑劳教所夺去了年轻的生命。

何华江遭长时间浇冰水后死亡

何华江,男,1997年修炼法轮功,大庆采油六厂四矿材料员。

何华江(明慧网)

2002年12月23日,何华江被劫持到大庆劳教所。一进来就被单独关到禁闭室。但是,何华江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拒绝写所谓的“悔过书”。

当天晚上在一楼洗漱间,犯人们开始酷刑折磨何华江。他们将何华江衣服扒掉,把他绑在铁椅子上,嘴封上,开着窗户,用水管对他不停地浇冷水。中间有时还推到外面冻他。

恶徒王庆林叫喊:“你写不写?你听没听见?”副大队长张明柱咆哮着:“不要住手,给我浇!看你还炼不炼了,叫你知道我是谁。”

至深夜11点多钟,何华江痛苦的惨叫声越来越小,最后连微弱的呻吟都没了,凄惨离世。

张志彬被强迫趴在冰上

张志彬,女,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人,百货公司职工,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张志彬先后5次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4次,并被送劳教所迫害。

张志彬(明慧网)

张志彬在青龙县看守所期间,因坚修法轮功,被多次遭到手脚连铐、挂干、趴冰等酷刑。趴冰即:在院内水泥地上,或在水泥地泼水结冰,让人趴在地上,双手臂伸直,手冻得伸不直,警察或让其它犯人脚踩,在冰上化掉一个人形来)。

一次张志彬和20多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迫趴冰,被冻得手指骨肉都成白纸色,后来变成厚厚的一层黑色硬壳,连指甲一起脱下来。

张志彬后于2000年12月18日在河北省唐山开平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王玲被扒光衣服“大”字形吊着浇冷水

王玲,原辽宁铁岭市红卫厂工人,曾3次被绑架到沈阳马三家劳动教养院。

王玲(明慧网)
王玲(明慧网)

2003年,恶警齐福英把王玲弄到四楼小号里关铐10天。小号内有一个铁制老虎凳,恶警把王玲铐在老虎凳上,脚用铁链全都锁上。

当时正是隆冬季节,天气特别寒冷,老虎凳凉得刺骨,骨头都痛。小号的窗户不关。最后王玲已奄奄一息了,才被放下来。把王玲放到暖室缓了3天,身体才恢复过来,但手脚脸都肿起来了。警察们怕此恶性事件叫其他学员知道曝光,便把王玲秘密转移到大连劳动教养院继续迫害。

到了大连教养院,那里的恶警就命令犯人把56岁的王玲衣服扒光,关到铁笼子里,手脚被呈“大”字形吊上,身上被泼上凉水,两脚站在水里,打开窗户。王玲昼夜被这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

历经7天7夜的摧残,恶警见王玲的两个胳膊彻底不能动了,才把她放下来。放下来时,两个手铐都卡在了她的两个手腕的肉里,两腿无法正常站立与行走。

山东老人惨遭冻成冰坨

2000年12月27日,山东烟台的孙大爷和老伴儿进京上访,为了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他们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

孙大爷和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强塞入一辆车里,绑架到北京市平谷区内一个不知名的派出所。恶警为了逼迫他们报出身份,对他们使用了惨无人道的“冰镇”酷刑。

在滴水成冰的寒冬腊月,恶警们让孙大爷只穿一件衬衣在外面站着,从上午9点一直冻到中午12点。而从下午开始,恶警们则扒去了他的衬衣,几个人轮番往他身上泼冷水,不一会儿,孙大爷从头到脚就成了冰坨,被冻晕了过去。恶警们把他拖进屋缓一缓,等他醒过来再拉出去接着泼水冻。那一天孙大爷被冻晕了8、9次,一直冻到了半夜12点。

当恶警们最后一次砸掉他身上的冰块儿时,一个年轻小警察颇带愧色的对孙大爷说,“我们也不想这样,都是江泽民让干的。”

赵会军被捆成球形按进冰盒

辽宁法轮功学员赵会军这样自述她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到两位犯人得摧残:“2008年1月19日。姜平逼我光脚蹲在风口,让文连英把大铁盒装水冻冰。”

“两人强行把我用胶条捆成球,封嘴,把我按在冰盒里。冰碎了,她又往我身上浇凉水。衣服干了接着灌。”

“见我还不签字,(他们)就把我的衣服扒光,往身上浇凉水,抓住我的头发在地上拖,用皮带抽,用摩砂皮鞋踢踩脚趾,直到她打累了或我休克了为止。”

犯人姜平还怪笑着对她说:“监狱里什么叫人性?打死你这样的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

(整理:叶枫;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9-09 10: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