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亚太裔权益论坛探讨维权

第二届美籍亚太裔权益论坛午餐时刻六位嘉宾合影。左三为主持人安丰贵。(景灏/大纪元)

第二届美籍亚太裔权益论坛午餐时刻六位嘉宾合影。左三为主持人安丰贵。(景灏/大纪元)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1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景灏波士顿报导)第二届美籍亚太裔权益论坛(Asian Americans & Pacific Islanders Civil Rights Forum)10月27日在波士顿美联储大楼(Federal Reserve Plaza)举办。主办方“联邦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EEOC)”和“麻州亚美委员会(AAC)”邀请了政、商、学界近60位嘉宾,以演讲和小组讨论的形式,帮助在场的一百多位听众了解美籍亚太裔的生存现状,以及维权相关的政策、经济、法律知识。

美国退休协会(AARP)多元文化引领亚太裔受众副总裁郭为婉(Daphne Kwok)。 (景灏/大纪元)
美国退休协会(AARP)多元文化引领亚太裔受众副总裁郭为婉(Daphne Kwok)。 (景灏/大纪元)

郭为婉谈维权历程

在上午的演讲中,美国退休协会(AARP)多元文化引领亚太裔受众副总裁郭为婉(Daphne Kwok)从自身的经历谈起,讲述了几十年来亚太裔的维权历程。

郭为婉说,在90年代,华盛顿D.C.仅有两个亚裔组织,而全国范围也只有4个。“我最骄傲的一件事情,就是参与建设了‘亚美正义促进会(AAJC)’等多个组织。我十分感谢当时亚美组织的同事们!”她说。

她表示,在90年代,亚太裔维权的目标包括抵制“模范少数民族”神话,推动保护美国公民家人的移民改革,扩大双语选票适用范围,打击仇恨犯罪等等。

“这些问题大家都耳熟能详了吧?不幸的是,30年后,我们中的许多人仍在为完全相同的问题努力奔走。”郭为婉说。她提到,这些问题不仅存在,更出现了新的形式,比如仇恨犯罪的实施者已呈年轻化趋势,同时出现了校园霸凌等新的现象。

郭为婉认为,目前对亚太裔而言两个重要的目标,一是更加努力地打入公共服务领域,二是完善亚太裔群体的相关资料。她说,像失业率、老龄化比例等与亚太裔切身相关的资料库不仅要提供多语种翻译,还应考虑这一群体的复杂来源,收集更加细分的资料。

郭为婉鼓励亚太裔加入其它族裔的组织当中。“我们要互相学习,互相帮助,共同努力。”她说。

麻州大学波士顿分校亚美研究教授江念祖(Peter Kiang) 。(景灏/大纪元)
麻州大学波士顿分校亚美研究教授江念祖(Peter Kiang) 。(景灏/大纪元)

江念祖:需要细分数据

麻州大学波士顿分校亚美研究教授江念祖(Peter Kiang)从历史事件的角度讲述了亚裔维权的艰辛历程,并分析了亚美研究和细分数据对维权的重要作用。

江念祖谈到,亚裔美国人在历史上曾备受歧视。在80年代,华裔陈果仁(Vincent Chin)惨遭杀害,凶手却以3000美元得以保释;紧接着在同一周,一位麻州的越南难民在自己家门口被谋杀。控方经过了很长时间的努力才将凶手绳之以法。

此外,在望合山墓园,许多中国人的墓碑年久失修,却未曾得到社区和公园管理部门的关照。“有个墓碑上面有美国国旗,表明这是一位美国士兵。”江念祖说。

作为执教30年的亚美研究教授,江念祖一直致力于记录亚裔维权的重要史实。他为听众们展出许多照片,包括80年代美籍柬埔寨人的维权集会,越南裔美国人的首次反歧视游行等。他提到,在自己最喜欢的一张照片中,一位8岁的越南裔女孩高举“不要教我种族歧视”的牌子,独自站在演讲台上。“就像在天安门广场上拦坦克。”江念祖说。

“这些时刻应被铭记,应被传授,应被珍惜。”江念祖说。他认为这正是亚美研究的意义所在。而在麻州的社会历史教学大纲中增加亚美研究的内容,从20年前开始,就是州内亚裔团体的重要目标。

同时,江念祖认为,亚裔不同群体的教育不平等问题也应受到重视。他认为,由于不同亚裔群体的聚集地域不同,教育机构需要细分数据来了解不同群体的考试分数水准。“人们说亚裔的受教育水准不错,不需要帮助,这是错的。”他说。实际上,华裔、越南裔、日裔等不同群体间存在巨大的分数差异。

“我们需要细分数据。但我们也已经知道,一些数字表明,不平等现象确实存在。有些群体比其它群体更需要帮助。”江念祖说。

麻州众议员陈德基(中)代表众议院发褒奖状,由亚美会副主席Elisa Choi (右)和安丰贵接受。(景灏/大纪元)
麻州众议员陈德基(中)代表众议院发褒奖状,由亚美会副主席Elisa Choi (右)和安丰贵接受。(景灏/大纪元)

六嘉宾回答提问

当天中午,住房与城市发展部住房公平办公室区域主任Jeffrey Sussman,交通局区域民权官员Margaret Griffin,FBI探员Jared Hewitt,健康服务局区域主管Susan Pezzullo Rhodes,司法部律师Torey Cummings,以及联邦合同办公室区域主任Mandi Costa来到现场,回答听众的问题。

被问及公司“反歧视计划(Affirmative Plan)”的相关规定,Mandi Costa说,若公司有50名以上的员工,并与政府签定$50000以上的合同,则该公司必须在120天内提交自己的反歧视专案计划。该计划需保证公司对所有员工一视同仁,不在升迁、工资等问题上有所歧视,并要招收7%的残疾人员工。

关于听众对语言不通问题的担忧,6位嘉宾一致表示,各自的部门能够提供常见的多语种服务,并且能够联络电话翻译专线,以满足小语种当事人的需求。

嘉宾们还提到,在雇工维权案件中,相关部门不会调查当事人的移民背景,仅针对侵权事件本身调查取证。

波士顿分部主任安丰贵和AAC执行官Bora Chiemruom(右)主持了本次论坛。(景灏/大纪元)
波士顿分部主任安丰贵和AAC执行官Bora Chiemruom(右)主持了本次论坛。(景灏/大纪元)

三段小组讨论时间

此外,主办方还安排了三段小组讨论时间,共15个专题小组供参与者们选择。例如在劳工权益小组中,来自劳工部社区联络局、劳工部雇员权益局、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OSHA)、就业机会平等委员会(EEOC)的四位专家分别为听众解释了各自部门的职能,以及常见的侵权申诉流程。

在人口走私问题讨论群组中,嘉宾们提到,东南亚和海湾地区都是人口走私的重灾区。波士顿大学人口走私研究所教授Julie Dahlstrom说,在这类案件中,施暴者往往以“解雇”或“驱逐出境”威胁受害者保持沉默。她举例说,媒体曾报导一个菲律宾家庭强迫没有合法身份的保姆为其无偿工作;此外,一家按摩店则以解雇威胁穷困的女性移民提供性服务。人口走私问题专家Sriya Bhattacharyya说,政府及相关民间组织能为受害者提供完善的创伤恢复和工作、住房服务。她鼓励受害者勇敢寻求帮助。

陈德基解释亚裔细分法案

下午的演讲中,麻州众议员陈德基到场解释了他所提倡的亚裔细分法案。陈德基说,目前亚裔资料的主要问题就是以偏概全,如“亚裔都是中国人”、“中国人没事了,就都没事了”这样的观点仍然盛行。他认为,政府在统计亚裔资料时要考虑不同的国家来源,而不能简单地以“亚裔”一项代表所有群体。他认为,政府应以这些资料为指导,针对不同群体的不同痛点,找出相应的解决办法。

“我有时会感到伤心,因为我们还没办法为每一个人提供帮助。但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一个工具——那就是资料。”陈德基说。

总结

亚美会副主席Elisa Choi总结说,在美国,亚太裔在许多领域仍受到差别对待。然而许多人却在“模范少数民族”概念的误导下,认为亚太裔不需要资金和服务的支援。在某些健康、医疗研究当中,甚至无人关注亚太裔的相关资料。

“我们是隐形的。我们没有站到我们应该站在的地方。”Elisa Choi说。

她认为,本次论坛的意义在于鼓励更多的亚太裔奋起维权,帮助这一群体获得更多的社会关注。

麻州众议院发来贺词,对EEOC和AAC在维权事务方面的努力与成就表示赞赏与感谢。

EEOC波士顿分部主任安丰贵和AAC执行官Bora Chiemruom主持了本次论坛。安丰贵说,本次论坛的参与人数比去年的第一届论坛增长了30%,注册人数更是达到250人。

“这是一个关乎未来,而非回顾过去的活动。”安丰贵说。◇

责任编辑:冯文鸾

评论
2017-11-10 11: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