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拉盛“退党点”12年 几十万中国人退党团队

“这些选择了三退的中国人,成了和退党点守望相助的群体。”

过去十几年里,有数十万中国人在纽约法拉盛缅街的几个退党点用他们的真名或化名退出了共产党的各种组织。图为退党点义工​张静荣。(施萍/大纪元)

人气: 23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2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到今年2月份,“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已经成立12年了。位于纽约华人聚集地中心——法拉盛缅街的几个“退党点”也已然成了这里的地标。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有数十万中国人在这里用他们的真名或化名退出了共产党的各种组织。退了党的中国民众说,法拉盛的退党点就像滚滚红尘中的指路明灯,让人心感安定。

不畏严寒酷暑 只为救人

每年的1、2月份是纽约最冷的时候。77岁的清华大学精仪系老师张静荣穿着厚厚的大衣,站在寒风中,手里举著法轮功真相资料,向来来往往的中国人打着招呼。

1999年7月20日,中共党魁江泽民发起了对中国法轮功修炼群体的迫害,迫害也延伸到了纽约。中共使馆把他们的造谣宣传摆到了法拉盛大街上。看到共产党让人诽谤以宇宙真理“真、善、忍”为准则的佛法,把中国人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坐不住了。

张静荣本来是和女儿住在新泽西的,2008年,她来到了法拉盛,开始在真相摊位上做义工。

“我当年就是冲着‘真、善、忍’三个字学法轮功的,‘真、善、忍’多好啊!看到邪党在那里毒害中国人,我于心不忍,就决定到这来站点了。”张静荣这一站就是九年。

早年的时候义工人数不多,冬天下大雪的时候,连上厕所都没有人替换。“嗯,那个时候感觉有些苦。可是一想到我是在救人,就不感觉苦了!”张静荣说,一年四季,从早到晚,她从来没有因为天气恶劣或者身体疲惫而休息过。

自从2004年11月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后,法拉盛的真相点就自动承担起帮助中国人退出共产党组织的服务工作。

59岁的林虹是广东佛山人,她人生中的第一场雪就是在法拉盛看到的。“那一年的雪有一尺厚,对我们南方人来说,这里的冬天太冷了。”林虹说。

她原来是一个公司职员,患有家族性偏头疼,修炼法轮功让她恢复了健康。纽约的冷天气也没能阻挡她来到街头讲真相、劝三退。“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救人是我们的责任。”让林虹最高兴的,就是那些共产党员愿意退党、回头跟她道谢的时候。

纽约法拉盛缅街退党点的义工林虹。(施萍/大纪元)
纽约法拉盛缅街退党点的义工林虹。(施萍/大纪元)

据“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不完全统计,每年在法拉盛五个退党点“三退”的中国人数约3万人,十几年下来已经有数十万人在这里的街头退党。

“全球三退网上的数字受中共封网等各种因素的影响,每天退党的人数不一样,在5万和10万人之间变化。”退党中心负责人易容说,“而这里当地的退党人数呈上升趋势,最近来我们这里主动要求退党的人非常多。”

十几年来,由于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地讲真相,不仅很多人退党,还有很多人学炼了法轮功。

刚来美国不久的北京居民张淑芬就是其中的一个。她原来是个佛教徒,一心想求道修炼,逃离六道轮回、摆脱做人之苦,可是她一直没有遇到真道大法。

“后来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只动念想炼法轮功,还不会双盘呢,刚学第五套功法,我的身体就轻得坐不住,往起拔,通周天的现象都出现了。”这让张淑芬一下就相信了法轮功。

缅街退党点的义工张淑芬。(施萍/大纪元)

因为张淑芬的家离天安门很近,天安门的戒严情况她一清二楚。所以,2001年中共自导的“自焚伪案”一出来,她就看出是假的。可是,中共的宣传太凶险,“我本来知道它说的是假的,可是它再一说,我又迷糊了。”就这样,一直到2005年,她才动心要试试法轮功。

当她认识到法轮功是真正能解救人的佛法时,善良的她开始为中国人着急。她想:“中共的恶毒宣传已经耽误我多年,还有多少中国人在受骗呢?”

“来了灾难怎么办?天塌地陷的时候这些人怎么办啊?”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张淑芬就天天拿着法轮功的真相光碟,在北京的各种公共场所见人就发放,教中国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结果险象环生,差点被警察抓住。2015年,她因为起诉恶首江泽民终于被中共迫害,后绝食抗议才被释放出来。

现在,张淑芬把她的一颗救人之心也带到了纽约,她在法拉盛街头站点快一年了。有一次,脚上融化的雪弄湿了她的鞋,但是她一点都不觉得苦。“这里再冷、再苦也比国内强。因为这里没有危险,我根本不应该有苦和累的概念,救人是最重要的事情。”

纽约法拉盛缅街退党点的义工。(施萍/大纪元)
纽约法拉盛缅街退党点的义工。(施萍/大纪元)

退党有如“出泥潭” 民众与退党点“守望相助”

截至目前,全球中国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人数已经达到2亿6300多万了。这些受骗之后明白真相的人中,很多是经过了一个认识过程的。

福建人池云光在2003年就来到美国,最初看见法拉盛街头的法轮功学员时,非常不理解他们。

“他们为什么常年在那里说中共的不好啊?他们说的遭受的迫害是真的吗?是不是有些夸张啊?”后来,池云光扪心自问:“共产党要是好的话,你能背井离乡来美国吗?”

随着与法轮功学员的接触,接他们的资料,看大纪元报纸,再回头想想国内那些贪官污吏,其父亲生病时遭遇的腐败的医疗制度……他渐渐地清醒过来。2015年,他宣布退出共产党组织。

“退党之后,我感觉自己像从泥潭里爬出来一样,轻松、幸福。”池云光说。他现在总想抽出时间去帮助那些常年伫立街头的法轮功学员。“看到他们就像在治安不好的社区看到了警察一样的放心。”

纽约法拉盛缅街退党点的义工。(施萍/大纪元)

2014年退党的广东人余春光也有同感。“缅街上的这些退党点起到了社区治安的作用。因为一个社区需要正义来维护,要有‘真、善、忍’才能安定。”他每次经过法拉盛街头的退党点,都有一种“安定和敬佩的感觉”。他记得有一次,两天没有看见退党摊位,感觉心里很慌,赶紧打电话给他认识的法轮功学员,问问怎么回事,“看不见就像冬天里没有阳光一样难受”。

“这些叔叔阿姨们寒暑无间、风雨不改,坚持传播真相,揭露邪恶。”余春光感慨地说,“他们就像指路明灯一样。多少人因为他们的坚持和付出,脱离了中共洗脑的毒害、心灵觉醒啊。”

他表示,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理解了法轮功,并且从心理上、行动上支持他们。“因为这些选择了三退的中国人,也成了和退党点守望相助的群体。”#

责任编辑:苏明真

评论
2017-02-05 9: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