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杨宁:邓小平等中共高官子女们的文革经历

中共许多被打倒的高官们,其子女在成长的岁月中许多都留下了血色记忆。图为邓小平的长子邓朴方。 (Feng Li/Getty Images)

中共许多被打倒的高官们,其子女在成长的岁月中许多都留下了血色记忆。图为邓小平的长子邓朴方。 (Feng Li/Getty Images)

人气: 1209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3月19日讯】在毛泽东1966年发动的文革中,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其将诸多为中共夺取政权立下功劳的高官,如刘少奇、邓小平、彭德怀、朱德、陈毅、习仲勋等一一打倒,他们或被关押,或被下放,或遭受其他迫害,而这些高官们曾经拥有特权的子女们,也从云端滑落下来,在成长的岁月中留下了血色记忆,一些则没能熬到其父亲们重新掌握权力之时。

邓小平长子邓朴方自杀致瘫痪

1962年,邓小平的长子邓朴方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在班上一直担任中共团支部书记。文革爆发后,邓朴方也满怀热情的投入到其中,还被选为系文革小组副组长。然而不久后,邓小平也被打倒,而且是中共党内“第二号走资派”,邓家的子女厄运从此开始了。

邓朴方以及姐姐邓林和妹妹邓楠都在各自的学校受到了批判和管制,并要他们“揭发”父亲邓小平。在苦闷中,邓朴方喝上了酒,并能一口气喝上半瓶白酒。一天,他与好友散步到颐和园,坐在山腰的树林中,邓朴方又喝了一通酒,并在酒后直言,文革打倒这么多人,毛“必定要骑虎难下”,林彪、江青“不会有好下场的”。

后来,邓朴方的言论在1968年文革中的“清理阶级队伍”阶段,被北大造反派掌握,并受到追查。邓朴方被打成了“反革命”,并被秘密关押在北大东门外那座灰色的大楼里。

一天,邓朴方在北大广播站播放的新闻中,突然听到这样一则消息:经查获,“黑帮老大”邓小平的儿子、我校物理系学生邓朴方,与某某等人结为“反党小集团”。这对邓朴方是一个重大打击,他决定以死证明自己。

2004年12月邓朴方在接受中共央视《面对面》节目的采访中谈到,自己是在不能忍受处处被作为“反革命”的情况下,抱着必死的想法而走上自杀之路的。死前他还偷偷写下了绝命书,其中除了表示自己忠于中共、忠于毛外,还表示对文革和父亲的问题“很不理解”。对于自己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又不能讲,因此“实在无路可走了”。

之后,邓朴方利用上厕所的机会,推开一扇窗,从三层楼上一跃而下。结果,身体在空中被一根铁丝于腰部拦了一下,之后翻了一个滚,背部先落地。其结果是他的脊骨第一腰椎和第十二胸椎骨折断了。掉在地上后,他当场晕了过去。

据邓榕回忆,邓朴方摔伤后,“北大造反派也慌了。他们把邓朴方送到一家医院,医生一听是‘第二号走资派’的儿子,竟然拒绝治疗。此后一连送了几家医院都不收。……后来听说聂元梓急了,硬让与她同一派的北医三院手下了事。”

此后,邓朴方下半身瘫痪。而他后来成为中国残联主席也是广为人知。

刘少奇儿女对其贴大字报 长子自杀

文革期间,亲人间互相揭发现象比比皆是,而儿女揭发批斗父母反成了造反派们“破旧立新”的时髦行动。上自国家主席,下至平民百姓,都不能幸免。1967年初的国家主席刘少奇子女用大字报揭发刘少奇一事就是典型例子。

刘涛、刘允真是刘少奇与前妻王前所生的子女,刘少奇夫妇离婚后,他们与父亲一起生活。文革爆发后,江青找到刘涛,透露了中央高层要打倒刘、邓的某些实情,并劝刘涛“要与家庭划清界线”。

1967年1月3日,刘涛与弟弟刘允真听从毛的话,在清华大学和中南海职工食堂等地同时贴出一式三份的大字报《看!刘少奇的丑恶灵魂》。这份大字报里面,有些是关于刘少奇的政治观点的,有些是关于刘少奇与前妻王前个人家庭生活琐事方面的,结果全部被揭发出来。大字报的具体内容有:刘少奇在政治上一贯反毛思想,不让王前背毛的著作,刘有政治野心;对毛不恭敬,破坏文革;一向对抗毛指示;喜欢树立个人权威;奉行活命哲学;贪污;是伪君子;隐瞒真实年龄,欺骗王前;刘少奇就是“中国的赫鲁晓夫”……亲生子女的大字报对刘少奇的打击可想而知。

随着刘少奇的被彻底打倒,除了刘涛、刘允真外,刘少奇其他子女的命运也随之逆转。刘少奇与何葆贞的长子、从苏联回来的原子能研究所研究员刘允斌,不堪受辱,在内蒙古卧轨自杀,死后造反派在他诸多罪名中又加进一条罪名:“畏罪自杀,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长女刘爱琴被关在“牛棚”里遭受毒打,次子刘允若在监狱里患著脊椎结核,被折磨得死去活来,1977年病逝。

刘少奇与王光美所生的一男三女中,18岁的女儿刘平平被逮捕入狱,后来被驱逐到山东沿海的一个养马场劳动改造。17岁的儿子刘源从监狱出来以后,报名参加上山下乡。6岁的小女儿刘潇潇被保姆赵淑君抚养长大。刘亭亭中学毕业后,先是被分配到顺义维尼纶厂,后调北京仪器仪表厂,做了一名普通工人。

除了刘家子女,王光美也被批斗和关进监狱,刘少奇的岳母董洁如也被关进监狱,遭受残酷折磨后离世。

刘家子女在回忆父亲的书中,有这样一段文字:“我们这个幸福的家庭,再也不能团圆了。4位骨肉先后惨死,6个亲人坐过监狱。在我们一家人的遭遇之上,是亿万人民的苦难。”

习仲勋之子习近平被批斗和关押

据大陆媒体此前报导,自1962年起,习近平由于受父亲习仲勋冤案的牵连,遭到歧视。习仲勋蒙冤时,习近平才10岁,也被打成“黑帮子女”。文革爆发后,不到14岁的习近平因为说了几句反对文革的话,就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分子”。他受过批斗,挨过饿,还曾流浪过,被关押过。15岁时,他就被关押在北京少年犯罪管教所黑帮子女学习班。

1969年初,不满16岁的习近平到陕北农村插队,习近平所在的梁家河村是陕北最艰苦的地区之一。因为饿,因为冷,习近平常常无法入眠。在梁家河村,习近平过了7年艰苦的生活,种地、拉煤、打坝、挑粪……什么活都干过,什么苦都吃过。

大陆《中老年时报》一篇介绍习仲勋父子的文章中,曾提到,一次,弟弟习远平去看他时,仅一天就起了浑身水疱。原来,习近平为防跳蚤咬,在炕席下撒了厚厚一层666粉,他一年四季就睡在666粉上。这也就难怪后来习仲勋表示自己对不起孩子们。

对文革有切肤之痛的习近平,在就任中共总书记后,于2013年12月曾发表长文,以“十年动乱”来形容文革,并在此前曾在公开场合谈到文革对传统文化的戕害。

朱德独子朱琦猝逝

在中共早期军队中,土匪出身的朱德的威望要远高于毛泽东,1927年的南昌暴动,朱德就是领导者之一,暴动失败后,其率领残部前往井冈山与毛会合。国共内战时,朱德被毛任命为军队总司令。中共建政后,朱德先后任国家副主席、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国人大委员长等。

庐山会议时,朱德因肯定了彭德怀积极的一面而被毛批评。1966年文革爆发后,看到不少高官被打倒,朱德常常一人独坐,很少说话。很快,他也被打倒,称其为“大军阀、大野心家、黑司令”等内容的大标语不仅贴满了北京街头,还贴到了中南海。其文件被停发,保健医生被调走,行动也受到限制,朱德同时被勒令交代反毛罪行。

其后,因毛泽东在一次会议上提到“朱毛”分不开,朱德才免遭红卫兵的揪斗,但却被列入有错误或历史上需要考查的一类。

而朱德唯一的儿子朱琦,受父亲牵连,被批斗、抄家是家常便饭。他还被先后送到山西榆次“五七干校”学习和天津一个小车站改造。因为饱受折磨,朱琦患上了心脏病。1974年6月10日,朱琦突然去世,没有留下一句话。10天后,家人才将死讯告知朱德。

贺龙儿女隐姓埋名当水手

自称“两把菜刀起家”的贺龙,1927年参与指挥了南昌暴动,并加入中共,此后为中共夺取政权立下了不小的功劳。1949年后曾担任国家体委主任、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等职。

文革前,贺龙与刘少奇、邓小平、彭真等关系过于亲密,引起了毛的猜忌。文革爆发后,贺龙很快被打倒。1967年,在毛的同意下,成立了“贺龙专案组”,康生任组长,杨成武、叶群为副组长。在审查期间,贺龙夫妇受到了非人的待遇。其后,贺龙被当作“党内一小撮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在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和省市的文件中,频频被点名批判。他被排在刘少奇、邓小平、陶铸、彭德怀之后,要被打倒的第五个人物。1969年6月,病重的贺龙没有得到有效治疗惨死。死后,遗体被偷偷火化。

根据大陆媒体披露,在67年贺龙夫妇被带走审查期间,贺龙的三个孩子贺晓明、贺鹏飞和贺黎明住进了廖承志家。彼时,贺晓明在北大、贺鹏飞在清华读书。为了不连累廖家,贺鹏飞改名叫吴亮,贺晓明改为李列,贺黎明改为李红。其后,贺鹏飞也成了通缉的对象。经过商议,他们将年龄小、身体弱的贺黎明留在廖家,贺晓明和贺鹏飞兄妹俩则出去避风头。

在塘沽,他们上了一艘开往上海的运输轮,做些杂活,换取食宿。贺晓明回忆说,船上的大部分工种她都做过:在航海图上标注船只位置;利用星月辨航;在轮机舱里给船加油,在食堂给水手做饭,在甲板上和大家一起刷油漆、敲铁锈,每天清晨,她都要挨个去踢船员们的卧室门,叫他们起床,每天忙得不可开交。每次船在塘沽靠岸,他们都会偷偷给廖家打电话,向妹妹贺黎明报平安,并打听父母的消息。

在外飘荡了40天之后,贺晓明和贺鹏飞回到了北京,但是他们自己的家已经一片零落。他们只好收拾好东西,各自回了学校,而贺黎明也离开了廖家,住在朋友家。

回到北大,贺晓明发现,关于她的大字报从宿舍、食堂一直贴到了教学楼。贴在宿舍门上的大字报勒令她交代罪行,在她的名字上,还打了大大的叉。贺鹏飞在清华则遭到了批斗。

1968年,贺鹏飞和贺黎明被关进了北苑青少年管教所。文革时期,这里设了“可教育好的子女学习班”。被打倒的中共高官的子女以各种名义被关押在此,被要求与父母划清界限,并揭发他们。彭真、陆定一、薄一波、叶剑英、谭震林、李井泉的子女都曾被关押在这里。

1969年初,贺鹏飞兄妹才从管教所出来,几个月后,贺龙被害死。之后,贺鹏飞毕业分配到甘肃武都汽车修配厂当了工人,贺晓明被分配到贵州雷山县教育局工作,贺黎明去陕北插队,插队期间因其出身问题还被打过。

其他中共高官子女

文革中受到父辈牵连的中共高官子女并非仅有这几人,从中央到地方还有不少。比如天津市首任文官市长和国务院第一机械部部长俞启威和任北京市副市长范瑾所生的女儿,在文革期间因神经错乱自杀身亡,而她的哥哥正是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

比如中共御用文人郭沫若的两个儿子郭世英、郭民英,一个在1968年被农大造反派诬为通敌卖国,强行扣押,并被打得遍体鳞伤,几天后坠楼而死,年仅26岁;一个在精神世界再度陷入困境后,自杀身亡。

比如叶剑英的次子叶选宁在下放改造时,右臂被卷进机器,受了重伤,造成终身残疾。

结语

文革的残酷、血腥,不仅体现在普通人身上,还可以从各级被打倒的中共高官及受到株连的子女身上窥见。尽管从表面上看,中共高官子女们获此遭遇的始作俑者是毛泽东,但他们的父辈又该承担怎样的责任呢?而曾经经历过血雨腥风的高官子女们,现如今有的已经位居高位,他们该如何反思中共和毛带给其家庭、带给中国人,乃至带给整个中国的灾难呢?又该如何避免类似的悲剧不会重演呢?#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03-19 8: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