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东德安全部消亡及其特务头子受审

位于柏林的史塔西总部,现为史塔西博物馆。(维基百科)

位于柏林的史塔西总部,现为史塔西博物馆。(维基百科)

人气: 208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5月17日讯】关于中共神秘机关之一国家安全部,许多中国人是只听其名不知其所为。不过,随着国安部原副部长马建的落马,海内外媒体相继披露了其的一些内幕,比如其不仅仅限于收集海外各国情报,还利用权力和技术窃听高层,在北美、欧洲广布特务,插手对中国宗教信仰团体、尤其是法轮功的迫害。

对此,前中共国安人员李凤智亦透露,国安参与宗教等人权问题方式上有情报和资讯搜集、技术和人力侦察,与其它部门配合或独自进行案件侦破和处理,对相关人员的审讯、威胁、利诱、胁迫直至关押和迫害,以及进行形势分析、对策、预警和策略研究等等。

显然,国安部的主要职责不是为了维护中国人民的安全,而是为了维持中共的政权,其所犯下的罪恶总有一天会被公诸于众。因为他们的前车之鉴就是苏联、东欧的秘密警察。本篇就说说当年臭名昭著的东德安全部–史塔西与其特务头子的下场。

无处不在的史塔西

东德国家安全部的德文译名为史塔西(“Stasi”),1950年2月8日成立,总部设在东柏林,其主要功能是负责搜集情报、监听监视、反情报、镇压反抗人士等,而“党的剑与盾”是史塔西的座右铭,口号则“我们无处不在”。它被认为是当时世界上最有效率的情报和秘密警察机构之一。可以说,在东德生活中,没有一块空间是史塔西不能间接、或者在“政治操作下的合作”形式中直接参与。其监听设备从纽扣、水壶,到木棍、垃圾桶,甚至钢笔,监听监视设备无孔不入。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史塔西通过广泛、细密、有效的组织工作,渗透到了社会的每一肌体,从上至下,层层布控,有效预防,对公民一切可能危及政权稳定的言行实行全面监督。自其创建以来,正式雇员就不断在增加。1974年,有全职员工55,718人,1980年有75,106人,到1989年,则达到91,000人。

除了这些正式雇员,史塔西还拥有众多的线人(非正式合作者)。德国学者约翰•科勒在其《史塔西:东德秘密警察秘史》一书中认为,东德线人的总人数可能接近50万,而另据一位匿名的前史塔西上校的估计,若将临时线人也计算在内,则线人总数可能高达200万人。这意味着每6.5个东德公民中,便有一人为秘密警察工作。

而线人不仅包括被监视者的好友、邻居、亲戚,甚至社会上德高望重的政治家、大学教授、宗教人士,也都赫然在列。1987年的记录显示,当时东德作协的19名最高委员中,竟有多达12人是史塔西的线人。

于是在德国出现了这样怪异的情况:妻子监视丈夫,学生监视教授,儿女监视父母,情人相互监视,同事彼此监视……沉痛的真相在东德垮台后成为东德人难以承受之重。

依靠这些庞大的秘密警察和线人,直至其1989年底解散前,史塔西监视监控超过全国三分之一人口的东德人,即600万人。在80年代,平均每天就有8人被史塔西秘密逮捕,很多人从此下落不明。这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执行效率,在历史上从无出其右者。

史塔西的消亡与修复档案

1989年12月4日,就在柏林墙被推倒的一个月之后,东德埃尔福特市的一栋政府办公大楼楼顶冒出了阵阵黑烟,这栋大楼正是当地史塔西的办公大楼。显然,这个庞大的秘密机构已经预感到危险即将降临,因此急于销毁总部和地方各局的秘密档案。火光引起了途经此处的一位女医生的注意,她立刻意识到这异样的情形意味着什么,凭著勇气与正义感,她与赶来的市民们赤手空拳的冲进了史塔西大楼,强行接管了正在被销毁的秘密档案。

抢救史塔西档案的行动由此蔓延至首都柏林与全国各地。1990年1月15日,成千上万的市民冲进了柏林史塔西总部大楼,他们看见的是堆积如山的碎纸——这些来不及焚烧或者投入粉碎机的海量档案仅凭人手被撕成碎片,装满了足足16,000个大麻袋,甚至于大楼内所有的碎纸机都因为超负荷工作而统统陷入故障。除此之外,仍有3,900万张档案卡片和排起来可达180公里长的档来不及销毁,被市民完整接收。

1991年,统一后的德国宣告了“前东德国安档案联邦管理局”的成立,开始了对浩如烟海的史塔西档案的复原与整理。同年,德国议会通过了《前东德国家安全部档案法》,详细规范了对这批档案的收集、整理、利用、处罚等多方事项,并规定民众有查看与自己相关的秘密警察档案的权利。

截至2008年,统计数字记录了超过600万次的各种个人申请、研究或媒体申请以及诉讼和犯罪调查等等申请,其中共有170万人的东德人申请,相当于东德人口的10%。

清算史塔西与特务头子沃尔夫被审判

1991年12月德国议会通过了《前东德安全部档案法》,即德国的除垢法。根据该法案,德国不仅投入了巨大财力复原了前秘密警察的档案碎片,还对曾为东德政府服务的各类人员进行了大范围清查。在前东德1,700万人,被调查的人数达310万。调查结果十分惊人:东德除了有9万秘密警察,还有18万线民;约600万人被建立过秘密档案,超过东德总人口的1/3;7万8千人被控“危害国家安全”而坐牢。

调查后,18万教师中有2万人被解聘;法官和检察官近一半被免职;4万2千名前东德政府官员被革职。多个东德共产党最高官员和秘密警察头子被起诉和判罪。这里要说的是被称为“隐形人”的史塔西头目沃尔夫的下场。

“隐形人”沃尔夫受审

玛律库斯‧沃尔夫(Markus Wolf)是冷战时期东德最有名的特务头子,绰号“隐形人”,他任史塔西副部长达34年,其领导的驻外情报机构与苏联的克格勃齐名。德国统一后,他逃亡苏联,在苏联解体前夕,他回到德国,提出通过帮助德国政府解开冷战中的一些谜团以换取赦免,但未能如愿。最终他接受了两次审判。

1993年,杜塞尔多夫高等法院以“叛国罪”对沃尔夫进行了审判。尽管沃尔夫在法庭上辩称,东德安全部门所做的一切,是为了维护民族利益,但法庭最终判处其六年徒刑,缓期两年执行。沃尔夫提出上诉,两年后,德国最高法院裁定,前东德间谍可以不被起诉。

然而,那些受到东德安全部门伤害的东德人再次将沃尔夫送上了法庭。1997年,沃尔夫在法兰克福受审,罪名是“剥夺他人自由”、“造成肉体伤害”。这一次,法庭判处沃尔夫两年监禁,缓期执行。

沃尔夫两次受审,说明两德统一后,东德人对东德安全部门是如何的憎恨。民众的愤怒不是针对其对外情报或间谍工作,而是针对它们对国内民众的控制和镇压。与政治体制相适应,东德安全部在实施这种职能时往往与破坏法制﹑制造大量冤假错案联系在一起,许多东德人在不明不白中就失去了生命。而对沃尔夫的第二次审判正是基于其领导下的情报部门对普通民众造成的伤害。

对此,沃尔夫也在《隐形人》一书中表示了忏悔,但也为自己进行了辩解:“我深知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历史上有大量污点,包括对本国人民的镇压和迫害,也同样清楚的认识到我对此应负的责任。我是这一制度的一部分。假如人们把我当成国家元首加以攻击谴责(实际上他们常常也是这样干的),好像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境内一切都是我说了算,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尽管沃尔夫说的是事实,但作为这一制度的一部分的他,未尝不可以选择另外一条道路。

结语

2006年,就在柏林墙倒塌的11月9日,沃尔夫死去。然而,其身为国家机器一部分时所犯的罪责却永远留在了历史的画卷中。沃尔夫的忏悔并不能抹去他对无辜人们的伤害,而那些以国家责任或职务责任的借口逃脱惩罚的行恶者,都必将承担应负的责任。中共国安头子和相关部门人员,是否会从中汲取教训呢?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5-17 12: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