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陕西省一医院麻醉师交接夜班后的经历

人气: 572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5月29日讯】2004年3月的一天,陕西省汉中市医院麻醉师何忠武交接夜班回家。“极度困乏、饥饿。刚到家,科主任电话让我到医院加班。途中遭到两个不明身份的陌生人劫持。他们也未出示任何证件,拦截出租车到汉园宾馆。”

以上是麻醉师何忠武在其控告江泽民书中的自述。明慧网报导,2015年6月27日,48岁的何忠武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何忠武自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理念做人,身心改善巨大,得到人们的好评和尊重。1999年中共发动迫害后,他被冤判9年,期间遭受酷刑,并被开除公职。

以下是他的个人经历:

被绑架后第二天,我被劫持到汉台区看守所。

到看守所,在铁门内近半个月我几乎没有直过腰,只准弯腰爬著走路、干活,除了值夜班能站直外还有一次,两个在押人员把我大字型抵在水泥墙上,一个在押暴徒用足了劲向我胸前猛击一拳,虽然我竭尽全力撑著,但还是昏过去了,接下来几个月痛得不敢自由呼吸,胸骨肯定骨折了。

近半个月不许到水池边用水龙头,每天别人大小便完了,我去冲洗干净再用沙袋堵上,放些水用擦地抹布洗一洗脸。阴暗潮湿中我除脸外浑身长满疥疮,奇痒无比。

被非法关押长达一年多后,我被汉台区法院非法判刑9年。

非法庭审时,家里借外债请了律师,结果开庭时,公诉人几乎代替了律师,我的陈述几乎全部制止。法官最后宣布该日宣判,书记员的记录没让我看就急忙喝令让我签字。几天后听看守所警察议论说我案子的公诉人出车祸,腿断了,他家人伤得更重。

2005年冬天,全省男性法轮功被集中到另一个重刑监狱──渭南监狱。

2006年夏天,渭南监狱成立“转化”小组,指派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我们被关在一个破旧的库房,一天坐十几个小时,坐不直要暴力惩罚,呼吸声大了、咳嗽了、叹气了等一切都可遭到随意暴力惩罚。我因血压高不时吐血,看东西经常是彩色的,每一次呼吸都要竭尽全力,浮肿的大肚子像个孕妇,麻木的腿肿得看不清关节,走路像踩棉花。

2006年冬天,强迫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转化”小组安排在工区水池的过道。过道口没有门,外面下着大雪吹着风,水龙头天天冻著长长的冰柱。

我坐在最外边的风口上。靠外的右侧小腿被冻烂、发痒。后来每年春夏都出斑糜烂奇痒,手抠后血肉模糊直到秋冬天寒,到现在还没有彻底根治。

这场迫害使我的亲人们也遭受到牵连,妻子顶着压力抚养孩子、照顾老人、还房贷;母亲因我弟弟的被害离世,两次被送医抢救,冤案与痛苦让她有点痴呆。乡邻怕受牵连,嘲笑、怨骂声使父母从此很少出门、言语。

我于2012年3月24日出狱。出狱后我要求上班,单位说我被开除公职了,不是单位的人做临时工都不行。我只好打工养家活口。#

文字整理:叶枫,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05-29 4: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