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来自湖南的黑色新闻

6月11日湖南落选村支书被打死,逾2千村民围住镇政府抗议。(网络图片)

人气: 1079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15日讯】两则湖南的新闻,是黑色的。权力、利益、腐败的黑幕,吞噬了百姓的生命、儿童的健康和未来。一位中国的父亲说:“世间没有正义,我们没办法赢”。为什么?

6月11日,湖南新邵县大新镇发生一起命案。原田冲村前支书张优平被现任支书刘术光纠众打死,引发该镇各村2千多名村民抬尸到镇政府抗议。据知情村民透露,此案背后的主谋是镇党委书记王红,张优平曾经揭露他的贪腐行为。而刘术光和王红有利益联系,成了此案的替罪羊。当时有13个人殴打张优平,并非如警方通报中说的只有3人,而且张被殴打的部位都是要害,如头部和下体,这实际是预谋杀人。村民表示,王红在当地势力强大,一手遮天。村民敢怒不敢言。

6月12日,《纽约时报》发表了记者JAVIER C. HERNÁNDEZ的文章“世间没有正义—中国化工污染的危害”,再次聚焦湖南衡东县大浦镇儿童血铅超标的事件。

2014年,媒体曝光了大浦镇300多名儿童血铅超标的情况,有的儿童的血铅含量为国际标准的6倍、9倍。铅中毒的症状包括肚子痛、记忆衰退、生长发育缓慢等。众多村民认为,当地的美仑化工厂是污染源头。这个化工厂靠近民宅和学校,围墙外的排污沟直通湘江。当时,大浦镇镇长苏根林对媒体表示,儿童铅中毒可能是因为有咬铅笔的习惯,他的言论引发公愤,美仑化工厂之后被停产。

三年过去了,据《纽约时报》报导,环保人士所做的检测显示,目前当地的土壤毒性依然很高,而且根本没有制定清理计划,苏根林仍然担任大浦镇镇长。许多打算起诉工厂的家长遭到恐吓,甚至被逼放弃。在13位起诉的家长当中,只有两名获得了赔偿,而赔偿费还不够支付律师费和收集证据的费用。

2009年8月18日,湖南武冈文坪镇横江村,一对三胞胎姐妹同时被检测出血铅超标,其中一位姐妹还在长沙接受治疗。(网路图片)
2009年8月18日,湖南武冈文坪镇横江村,一对三胞胎姐妹同时被检测出血铅超标,其中一位姐妹还在长沙接受治疗。(网路图片)

报导引用了两位血铅中毒儿童的实例。毛宝珠女士的孙子是大浦最严重的病例之一,其体内的血铅含量是国际安全标准的六倍。毛宝珠说:“有时候我觉得没有希望,这一切不会结束,”“没有人愿意为此负责。”

五岁的一飞是另一名严重的病例儿童,他消瘦苍白,走路跌跌绊绊,不能正常说话。他的父亲曾经想起诉化工厂,却被暴徒上门威胁,最后放弃了案子。他无奈的说:“我们完全无力改变现状,”“没有办法赢,世间没有正义。”

这两条报导,读来心头沉重。前者,一位受村民欢迎的干部被活活打死,抢尸丑剧再度上演,官方说辞和真实内幕大相径庭。后者,数百名儿童的健康受损,需要经年累月的治疗也未必可以逆转铅中毒的危害。

蓄意害命和环境污染,都不是大陆社会的新鲜话题,却一再发生,无人问津。官员冷血至取人性命,威胁苦主,漠视受害的成人和儿童。官官相护,官商勾结,权比法大,重利忘义。

毛宝珠说,她年轻时,周围都是杉树,现在家园成了一片荒地,只剩下树墩和已经没有香味的茉莉花丛。她说,“这不是我们原本想像的生活。”

是谁,毁灭了本应美好的生活?是谁,碾碎了正义和希望?

中共官场的黑社会化,催生了各级贪官污吏,放纵了败类人渣。在法治幻灭的同时,生态灾难也从八方袭来。政治、法律、经济、环境、教育的种种乱象,早已把大陆社会侵蚀得千疮百孔。普通百姓身陷水深火热,在绝望中挣扎。穿越无数案例、数据、证词,透过现象看本质,出路只有一条:抛弃中共,才能从根本上截止乱象,重整山河。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6-15 1: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