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章家敦:从子宫里的婴儿之死到强摘器官

美国新闻网站“每日野兽”近日发表知名评论家章家敦(Gordon Chang)的评论。(网络截图)
人气: 17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编译报导)美国新闻网站“每日野兽”近日发表知名评论家章家敦(Gordon Chang)的评论,文章说,中共对杀害本国公民不会感到一丝良心不安。包括扼杀母亲子宫里的婴儿,强摘法轮功学员、维吾尔人、藏人和基督徒器官

文章还说,华盛顿在和北京打交道的时候,应该考虑这些问题。

章家敦是康乃尔大学法律博士,曾为美国律师,著有《中国即将崩溃》一书 。章是“每日野兽”的专栏作家,也为美国福克斯新闻( Fox News)提供评论。

以下是这篇评论文章的译文,略有删节:

《纽约时报》报导,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一位华人情报员在一栋政府大楼的院子里遭到枪击。根据前美国官员表示,从2010年年底至2012年,中共处死了十几个中央情报局的线人。

北京的《环球时报》称上述的枪杀事件“纯属编造,很可能出自于美式想像力”。但是,《人民日报》没有否认纽时其它死亡案例的有关报导。

中共对杀死本国公民不会感到一丝丝良心不安。这一点,豪无疑问。受害人分布广泛,据称从强硬的间谍到子宫里的婴儿,令人震惊。华盛顿在和北京打交道的时候,应该考虑到这一点。

我们从没有获得计划生育官员许可的婴儿开始。

在一次强制堕胎后,毛恒凤(音译,Mao Hengfeng)听到了刺耳的婴儿哭声,但是,她“不能抱这个孩子;无助地看着她的婴儿被淹死在一个水桶里”。

“宝宝还活着,我能听到哭声。他们杀死了我的宝宝。”那个时候毛有孕7个半月,后来被计划生育官员强迫进行子宫切除手术。

她的孩子,大概在25年前死亡,但是这样的做法,今天还在继续。盲人活动家陈光诚说:“在当今共产党的统治下,政府可以把手伸到你的身体里,把孩子从子宫中抓出来,当着你的面,杀死你的孩子。”他表示,这是计划生育官员制造的一个“战区”。

“妇女权益无疆界”机构的创始人和主席瑞洁.小约翰(Reggie Littlejohn)在2009年美国国会兰托斯人权委员会(Tom Lanto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of the U.S. Congress)举行的一个听证上表示,在中国,堕胎甚至会发生在孕期9个月的时候。她作证说,中共“杀婴方法”包括“在分娩过程中,刺穿胎儿头骨,将酒精倒入足月胎儿的大脑中以扼杀他们”。

小约翰甚至还附上了一份题为“最佳做法,杀婴活动”的中文文件,这份材料用于解决这个问题:“在诱导分娩后,如果婴儿还活着,怎么办?”

小约翰向“每日野兽”表示:“这是共产政权的标志——和平时期大规模杀戮自己的人民。”

自2016年初以来,中国允许一对夫妇可以生两个小孩,这是对其1979以来实行的臭名昭著的一胎化政策的松绑。但是,需要获得出生许可和其它强制性的措施依然存在。

家庭和人权中心的高级副总裁Susan Yoshihara表示:“残酷的中国计划生育政策导致了数千万的中国女婴被杀害,因为她们是女孩。”

同样恐怖的是器官强摘。以色列移植协会主席Jacob Lavee医生告诉美国公共电视(PBS), 2005年,他的一位病人提前两周获得承诺会进行心脏手术。“如果一位病人被承诺在一个特定的时间进行心脏手术,这只能意味着那些承诺者提前知道供源在什么时候会死亡。”

2014年,中共承诺在2015年停止摘取死刑犯器官。但是《大屠杀》的作者伊森.葛特曼表示,强摘器官还在继续。

伊森.葛特曼、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是2016年6月发布的一份详尽报告的联合作者。他们认为,中国大概每年进行6万—1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这一数字远远超过自愿捐献的数字。

中国监狱的前犯人的经历验证了这份报告的结论。法轮功学员王春英和尹丽萍告诉PBS,他们被迫做匹配器官的体检。葛特曼表示,他从其他囚犯那里也听到了类似的情况。

大卫.麦塔斯告诉总部位于多伦多的《环球邮报》:“中国并非唯一一个滥用器官移植的国家。所不同的是,这是制度化的、国家性质的、党所指使的行为。这不是后面巷子里的几个罪犯想赚点快钱。” 前加拿大国会议员、人权活动家大卫.乔高请求中共停止这一他称之为的“工业规模的反人类罪”。

在中国,你能得到肝脏、肾脏、心脏、脾脏、手、乳房、手臂、眼角膜、肠子、胰腺、甲状腺、干细胞、头发和骨髓。三位作者指控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维吾尔人、藏人和基督徒的器官。

美国众议院去年通过一项决议案,谴责中共强摘器官。北京将这些指控称为“无理指责”。

葛特曼告诉“每日野兽”:“新疆从90年代就开始强摘政治犯器官。根据‘人权观察’最近所披露的,中共正在全面绘制维族人的DNA,北京不仅仅是谋杀政治异议人士,而且进行慢动作的群体灭绝。”

但是,事实上,中共还在谋杀政治异议人士。2009年,24岁的犯人李乔明在所谓“玩躲猫猫”游戏的时候死亡,但事实上,他被殴打致死。“躲猫猫”这个词突然成为官方暴行的普通委婉语。

去年,29岁的环境活动家雷洋在北京被关押1小时后死亡。警方称死因是心脏病发作。尸体解剖显示,雷被自己的呕吐物噎住。

2015年7月9日,在“709”大抓捕中,约300名人权律师、法律助手和异议人士被抓。王全璋律师依然失踪。

自由记者Paul Mooney告诉“每日野兽”:“在中国,有无数的警察实施酷刑、虐待和导致可疑死亡的指控。”他说,这些警察杀害公民,但是不受惩罚。“警察的权力还在增加,我们预想情况会越来越糟糕。”#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06-17 1: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