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07年黑石拿走中投30亿美元 只用了八天

文|徐云

黑石CEO兼创始人苏世民接受《彭博社》专访,讲述十年前首次发行股票、取得中投30亿美元投资的往事。(Alex Wong/Getty Images)
黑石CEO兼创始人苏世民接受彭博社专访,讲述十年前首次发行股票、取得中投30亿美元投资的往事。(Alex Wong/Getty Images)
人气: 95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08日讯】彭博社在星期二(6月6日)发表一篇采访黑石集团CEO苏世民(Steve Schwarzman)的文章,题为“问答苏世民:金融界没有勇敢的老人”,里面还原了十年前(2007年)黑石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从中国政府获得30亿投资的往事。

仅用八天时间、就从中国拿走30亿美元外汇储备,这笔震惊国际投资领域的大手笔,背后却有点儿无厘头、或者说令人不可思议。

2007年,中国外汇储备达1万亿美元,拟成立一家机构、更积极地管理部分外汇储备。根据英国《金融时报》当时的报导,这一消息正受到国际投资银行以及私募基金的密切关注,谁能赢得中国的重大授权,谁就能帮助中国在海外的证券市场、掌管这些巨额资金。

而作为世界上四大私募基金之一的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于此同时,黑石也正在准备首次公开发行股票(IPO),筹资目标是40亿美元。

前香港财政司司长梁锦松(Antony Leung)刚加入黑石、成为大中华地区主席不久,作为中国通,他有很广的人脉,此时也频繁地出现在北京。

第一天 听闻中国要投资黑石 CEO觉得在开玩笑

2007年春,苏接到梁的电话。当时正值纽约夜晚,苏在家看电视剧《法律与秩序》(Law & Order),顺带处理一些办公室事务。

电话响起之后,那端传来梁兴奋的声音:“史蒂夫(苏的英文名),我在北京跟中国工商银行(ICBC)座谈——这是中国最大的银行——银行行长说有两个(中国)人想要见我。然后我见了他们,他们说想要在我们的40亿美元的首次发行中投资30亿。”

这可是件很大的事,苏来了兴致,接着调低了他最喜欢的电视《法律与秩序》的音量。“你怎么说的呢?这些人是谁,在哪儿工作?”

梁回答说:“他们没有工作。”

苏顺着说:“有意思。如果他们能写这么大额的支票,我得说他们非常富有。”但梁回答:“不,他们不是富人。”

这下让苏觉得梁有点儿开玩笑了:“所以,他们是不受雇用(Unemployed)、也没有钱的人,但能给我们30亿美元?”

“是的,正确。”梁回答。

苏有点儿不耐烦了:“你为这个打电话给我有别的原因吗?”

梁意识到玩笑开得有点过头,于是认真答到:“因为他们想要投资30亿美元。”

苏反问说:“先别往前扯,但是他们上哪儿拿30亿美元,这些人过去是做什么的?”

梁说:“他们中的一个是中国的财政部副部长,另一个是中国央行的副行长。”

苏明白了一些,但还有一丝不解,他想知道更准确的钱从哪儿来:“阿哈。那他们从哪儿拿到钱?”

梁回答说:“从中国。”苏简直不敢相信耳朵,反问到“中国?”“中国政府想要购买我们IPO中的30亿”,梁重复道。

“如果他们想要40亿美元中的30亿,(我们)没有理由还要去上市。”苏说:“让我今晚再想想,我再给你打电话。”

第二天 黑石再现华尔街本性 把40亿IPO目标调到70亿

第二天,苏去办公室上班,跟黑石的主席詹姆士(Tony James)讨论:“我昨晚接到梁的电话,绝对是最疯狂的电话。他要从中国政府两个不受雇用的人手上拿到30亿美元。你会怎么做?”

詹姆士回答说,“为什么不拿这笔钱,把上市目标变成70亿美元呢?我们可以在公司再投入10亿、给退休合作人再投入10亿,然后(剩下的)10亿,我们可以买回合伙人手中的业务、把他们变成第二位。”

苏觉得詹姆士的说法很对味,但仍有些疑虑。因为按照西方惯例,谁投资、谁就有经营决策投票权,尤其是大股东。“我们根本不知道这些人是谁。我不想我们有一个大股东出现,那样我们需要他们跟我们一起投票。我也不想我们的董事会上有一个外国政府的人。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在跟谁打交道。”

这一天可说是漫长的等待。这件事究竟办得如何,40亿美元能否成功变成70亿、因为中美之间的时差,诸多问题要足足等上12个小时才知道。等到梁办完手上的活儿,已是美国时间晚上,苏在等待中、再次打开《法律与秩序》电视观看,但是这一次他已经不再像昨天那么淡定和悠闲。

当铃声响起,他立刻抓起来,听到对面传来梁的声音,似乎比上一次更有劲:“我跟中国(高官)谈过了,他们不想就具体事务投票。他们说那太繁琐了。他们不投票、拿非投票的股份怎么样?他们也不要成为董事会成员。”(注:中投是主权财富基金,按照国际惯例,如果要取得美国公司的控股权,需要经过严格的审查限制以及披露企业信息,所以选择财务投资、放弃控股权能更实际、快速地达成交易。这可能才是中投当时不愿要投票权的重要原因。不过换句话说,这么大笔的投资,却不要投票权,也只有在中国这样的极权国家才可能发生。在民主国家这样的主权基金投资,早被质疑有内幕交易,因为实在是摆明了让人占便宜。)

苏听到这个消息,嘴角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觉得很好,然后他停顿了一下,说到:“还有一件事:我希望他们五年内不能出售,五年后也只能以三分之一、三分之一这样出售。”

但他没料到对面的梁脱口而出:“这主意不好。”

“为什么?”苏问道。

梁:“我想在中国那需要非常长的时间(来商量这个条款)。”

但苏仍然坚持:“往前走,试一下”。

第三天 讨价还价 双方同意头四年不出售

第二天晚上,梁再次带来好消息:“他们愿意三年(不出售),然后每次出售三分之一。”

在金融领域滚爬多年的苏,对谈判非常在行的他却回答说:“听起来他们真的想要做这笔生意,只是还要回到五年。”梁当时立刻回应到,“那很不明智。”

“为什么不明智?”苏问,苏是犹太人后裔,非常擅于谈判。

梁回答说:“如果他们想要做什么,当你驳他们面子的时候,他们就不会喜欢你。最好的答案是四年——取中——然后之后每次出售控制在三分之一。”

苏坚持说:“我知道我能拿到五年。”

梁劝他说,“是,但那不是重点。重点是跟互相尊重的人建立长期的关系。所以你应当选四年。”

最后苏决定采用梁的建议,“好吧,四年。”

第四~八天 国务院批准30亿中投资金买黑石股份

次日(第四天),梁传来事情已谈妥的消息。苏问梁接下来还要做什么。他说要等(中国)国务院投票。

当听到国务院这个词的时候,苏完全不了解中国国务院是什么?“像我们的内阁吗?”他问梁这个中国通。他不无担忧地说:“如果是,就不用再接触、做什么了,我们(还是)下个月上市。”

但是梁却安慰说:“不,国务院每周碰头,我们能够非常快地拿到决定。”

“你如何知道这些?”苏问道。

“跟我接触的这两人当中,有一个兼任国务院秘书。”梁回答。

经过一个周末的假期后,第七天,梁打来电话说国务院批准了。

(注:中国的官僚主义居然没有在30亿的巨无霸级投资中起作用,这是非常奇怪的一件事。看到这,反而觉得美国的国会更正常,虽然争争吵吵,但是总有不同的意见发出来,至少在这种重大决策上,会让决策者更三思而行。而且老百姓也有知情权,C-Spam每天都在直播国会的重要会议,而且事后都会及时发出通讯稿,媒体也会跟进。在中国这么快且安静地完成巨额投资,但这些却跟老百姓仿佛都没有关系,也不用给老百姓交代,因为中共说了算。)

到了第8天,苏以为交易已经完全办妥、结束了,结果梁说还没有。但还有最后一步,总理签字。

“总理的临时秘书会把它放到处理文件的最上面。”梁说。一天后,梁告知苏,总理已签字批准。

前后一共八天时间,其中还有一个周末。

(注:这30亿政府主权基金投资,在八天内到位,在外人看来,简直匪夷所思。但是在中国却能真的发生。)

对这笔30亿美元的投资,反正是争议没断过。再回顾一下十年前发生的事实:2007年6月22日,黑石集团在纽交所挂牌交易,开盘价36.45美元,较31美元的发行价高出17.5%。同年5月,尚在筹建中的中国外汇投资公司(中投公司)以30亿美元认购了黑石1.01亿普通股(持股比例9.37%、无董事会席位、无投票权,头四年不可卖出),以黑石上市当日收盘价计算中国外汇投资公司浮赢达5.4亿美元。不料随后遭遇金融危机,黑石股价一度跌至3.4美元,中投公司亏损幅度超过88%。

2008年10月,中投公司又追加2.5亿美元,以9~10美元的价格增持黑石股票,以图摊低成本,但仍受股市拖累。直到2014年才出现转机。

事后记

有人说中投投资黑石是大亏,也有人说不要只看账面。至于这笔交易究竟如何,也许当事人双方比谁都清楚。

我们能看到的是黑石与中投十年后再次联手,2017年6月5日,中投以122.5亿欧元(138.1亿美元)再次从黑石集团手中收购欧洲仓储公司Logicor。

我们看到的是黑石CEO苏世民与中国政府高层建立了长期且互相依赖的联系,被视为能跟中美现任两国领导人说得上话、搭得上线的人物。除了他本人是超级富豪(2017年个人资产估价是100亿美元,福布斯排名第113位),他还在中国清华大学设立“苏世民学者项目”,已向校方捐赠3亿美元(1亿美元自己出资、2亿筹款)。

十年间,他在中国取得的影响力或者慈善捐助,远非其他知名慈善富豪能比。因为通常中国政府对这些外国捐助并不热心,但仿佛苏世民的比较例外。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苏表示他的成功:“归功于中国,而不是我们(Credit to China, not to us)。”这话很耐人寻味。

而另一位当事人梁锦松,曾是花旗银行以及摩根的大中华地区代表,然后也当过香港的财政司司长,之后进入黑石、成为大中华区主任。在2013年退出黑石。目前,梁在香港的身家也已近三亿港币。根据苹果日报旗下的《壹周Plus》2014年报导,这还是只计物业的收益。对当年这笔黑石与中投的30亿美元交易,梁说:“当年中投同黑石签署合作战略备忘录,黑石为中投提供技术协助和培训,所以中投都讲过,投资黑石是项好投资。”

我们也知道,受黑石以及摩根士丹利股价下跌的影响,2009年中投公司时任董事长楼继伟表示,他不敢投资金融机构,但是为何在决策前期,不进行风险评估或技术分析呢?总之一句话,这种八天从国家主权基金中拿走30亿投资的事,只有中国、也只有那个年代能发生。#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7-06-08 9: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