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谢田:托马斯‧弗里德曼的圣经七年

曾写过“圣经式的七年”的托马斯·弗里德曼现在认为,中共带给世界的问题,使川普的政策有了依据。图为北韩问题即将摊牌之际,川普会见韩国总统文在寅。(Getty Images)

曾写过“圣经式的七年”的托马斯·弗里德曼现在认为,中共带给世界的问题,使川普的政策有了依据。图为北韩问题即将摊牌之际,川普会见韩国总统文在寅。(Getty Images)

人气: 54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7月12日讯】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是美国《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弗里德曼专栏的主要内容,是国际外交、全球贸易、中东问题、全球化和环境。弗里德曼曾经立志于当一名职业高尔夫球选手,他父亲也常常带他去打球,但最后他还是成了一名记者和专栏作家。弗里德曼曾于2008年写了篇文章,题目是〈圣经式的七年〉(A Biblical Seven Years),但文章被译成中文后,中文的译者/编辑似乎有意去掉了“圣经式的”几个字,而译成“中美这七年”了。这样的结果,忽略了作者很关键的词句,也变动了作者的本意。

西方人形容一个东西是超常的、出乎寻常、史诗般的或者具有极大历史意义的时候,会用“Biblical proportion”(圣经般的、圣经式的、圣经规模的)这样的描述。它常常被用来形容非常庞大的自然灾害、灾难、天灾和惨祸,因为其规模过于庞大,会让人们联想起圣经中提到的、已经发生的人类大洪水,和以后将要发生的更巨大的灾难。弗里德曼为什么用“圣经式的七年”,来描述中美关系的新阶段呢?当年的中国印象对他显然很深刻,但在今天看来,中美之间可能真的会有超常的、出乎寻常、史诗般的互动和变化。

2009年在写到中国时,弗里德曼赞扬中共的一党专政,说中国是“被一群相当明白事理的人”在统治(“led by a reasonably enlightened group of people”)。可以想见,弗里德曼的书在中国很受欢迎,尤其是他的“世界是平的”那本,在中国是畅销书,但原本的英文书(The World is Flat)中批评中共的部分,则被去掉了。到了2012年,弗里德曼才说中共领导人没有用增长中的经济力量去进行逐渐的政治改革,“腐败无以复加,政府透明度和法制相当虚弱,共识性的政治荡然无存。”

在〈圣经式的七年〉文中弗里德曼说,北京奥运会的鼓声虽然震耳,他当时也想过让自己的孩子学中文,但两个星期的一项活动(奥运会)不能改变历史,只是一个政治上的展现。他当时就注意到,中国在911之后的七年之中,在花大钱办奥运,美国在花大钱打凯达;中国在建体育馆、地铁、机场和高速公路,美国则在建更好的金属探测器、装甲悍马车,和无人军用飞机。

弗里德曼对美国新任总统川普,跟许多左派人士一样,基本上是持嘲笑、谩骂的态度的。从弗里德曼的观察之后,又一个七、八年过去了,历史的演进,造就了川普新经济政策和国际政策的塑造和成型。6月初弗里德曼在〈川普撒谎、中国发达〉(Trump Lies. China Thrives)一文中,说美国总统川普接连撒谎,不像成年人,更不像总统,但当川普说真话的时候,人们很容易忽略它。弗里德曼那时刚刚从中国回美国,他说的是中国在贸易问题上不符合公正的原则。

弗里德曼在中国时,特别关注到中国手机付款的迅速膨胀,甚至中国大城市的乞丐,也会在讨饭碗里放一个QR二维码,这样人们可以很容易的用手机支付给乞丐施舍。弗里德曼听到中国互联网业界人士说,美国梦想着变成一个无现金的世界,但美国做不到,而中国已经做到了。

这显然并不是事实。美国人其实并不那么想迅速走向无现金的世界,虽然很多人有这个希望,但也有很多人不愿意这样,因为美国民众还不想把自己的金融命脉全部押宝到一个或两个互联网公司的手里,或者让政府机构很容易的通过“大数据”了解自己的一切经济活动。在中国之前,美国已经有手机支付的手段,但美国民众并不很热情的拥抱这个主意。如今,美国社会是现金、个人支票、信用卡,和手机支付并存的世界,美国人也没有意愿很快丢掉现金和信用卡,尤其是信用卡,因为它有很多对消费者的保障。中国社会基本上是从现金社会一步过度到了手机支付,中国民众绝大多数人从来没有用过个人支票,真正意义上的信用卡(不是借记卡)也没有真正实行,也就是没有建立真正的信用社会。互联网手机支付的弊端,其实还没有完全展现出来,中国民众一头扎进、拥抱手机支付,依赖于一、两个和中共政府关系密切的互联网公司来处理自己的财务,其可能的危险和后果,还没有充分的展现。

弗里德曼说他认识一个在中国的、绝顶聪明的贸易专家,询问他对川普贸易政策和中国政策的看法,这位中国专家回复说,“他很同情和认同川普的贸易政策和产业政策。但川普的政策可能为时已晚。”按弗里德曼和这个专家的看法,是欧美同意中国进入世贸组织,但没有严格要求中国开放市场,中国已经利用这个漏洞保护了自己的产业,成功的钻了这个空子了。

美国左派媒体和人士这样的承认,其实是从反面证实了川普新经济政策的正确性和重要性。但中国人说,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中共能够骗得了国际社会一时,骗不了国际社会永远。靠欺骗和手段得到的竞争优势,也注定不会持久。中共虽然成功的扶持了自己的产业,但需要这些产业走向国际的时候,吃过亏的、猛醒的欧美政府和企业,就不会善罢甘休了。阿里巴巴可以把服务器设在美国,亚马逊却不可以在中国独立设置服务器;中国本来很早就应该允许维萨、万事达信用卡进入中国市场,但一直被拖延到今天;中国可以收购德国的机器人公司,但美国绝不能收购中国的公司……。

川普对中国的经济政策,因为在北韩问题上不得不与中国合作,有给中共一百天对北韩软硬兼施、进退腾挪之计,所以对华经济政策的实施在暂时的滞后。但朝鲜半岛局势日渐紧张,摊牌的时刻正在到来。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纷争,最终还是必须得到解决。说到底,对中国政府和企业来说,还是老老实实做人,实实在在研发,踏踏实实做事,开放市场引入竞争来壮大自身,才是国家发展的正道。◇

责任编辑:刘菁

本文转自538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www.epochweekly.com/

评论
2017-07-12 9: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