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首次抽签父母团聚移民 备受争议

(Fotolia)

(Fotolia)

人气: 8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邱晨、陈怡然温哥华报导)中国传统文化尊崇孝道,华裔社区格外关注父母团聚移民的事宜,自是情理之中。今年自由党政府又首次透过随机抽签来选择(祖)父母担保申请人,说是为了公平。不过中签幸运儿中仅不足十分之一提交了申请的消息,令各界大跌眼镜之余,抽签是否公平也被深深质疑。

加拿大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简称IRCC)4月25日宣布对接获的大概9.5万份申请中随机抽出了一万份。被抽选中的申请人必须在90天内向当局递交完整的申请文件。

近期在多伦多举行的加拿大律师公会移民法律会议上,移民部官员表示,截至6月中政府只收到700份中签的父母及祖父母移民申请,离每年一万名的限额有相当大的距离。因此当局计划8月份进行第二轮抽签

父母团聚移民抽签赌运气的做法,从一开始就遭到各界质疑,现在万名中签者仅700人及时提交申请的讯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许多期盼尽早与父母团聚的民众,忧心自己的运气是否经得住这漏洞百出的抽签制的筛选,国会议员关慧贞(Jenny Kwan)更呼吁取消抽签和父母团聚移民限额。

“人人都来赌运气,不公平”

本拿比的Laura Chen是中国大陆第一代独生子女,她说:“我们这代人没有兄弟姐妹,照顾父母的责任自然责无旁贷。”近年来移民局不断收紧父母团聚移民政策,抬高家庭担保收入门槛,让像Laura这样的担保人进退两难。

目前移民局在审批担保人资格时,要求担保人的家庭收入要连续三年符合标准,而且要求提交报税单。几年前Laura更换了一个收入不错的工作,原本打算攒足三年的报税单后为父母办理团聚移民,结果去年联邦自由党政府突然宣布,从2017年开始以抽签方式取代先到先得的惯例,这让Laura对父母移民深表担忧。

她说:“我原本以为2018年报完税后,我就满足担保资格可以申请父母移民了,结果改为抽签方式,那我要是年年运气都不好,那不是永远都不能申请父母团聚了吗?”

对于万名中签者仅700人及时提交申请的消息,Laura并不惊讶,她说:“既然是抽签赌运气,就会人人都来赌,那么可能很多申请人并不真的具备担保资格,也会加入到抽签中,因此出现大量中签的申请人却无法提交合格申请,也就不足为奇了。”

其实,早在2016年自由党宣布新抽签举措后,Laura的同事就曾建议她在2017年先递交申请试试运气,“既然抽签时不看申请人收入,只看运气,那么不妨在担保资格不够时,先把坏运气用掉,等到担保资格够了,好运气自然就来了。”

Laura虽然没这么做,但她认为这至少说明一个问题,抽签时如果不审查申请人资格,那么不符合要求的申请人也会参与抽签,这对于符合要求的申请者势必会不公平。

Laura认为任何政策都有利有弊,先到先得确实受限于名额限制,让很多人抢不到名额,而只能一等再等。但是抽签方式漏洞太多。她认为,移民局可以把抽到却没有按时提交申请的担保人列入黑名单,至少在几年内不能再参与抽签,避免名额浪费的问题。

不愿赌运气 宁可放弃

其实不仅是Laura,抽签新政策出台后,不少符合担保要求的申请人也将父母团聚计划暂时搁浅。

在列治文工作的Susan Yu也是一个独生子女,虽然父母持有十年往返探亲签证,但是毕竟是临时居住签证,每次来都没有定居的感觉,Susan多年来一直想为父母办移民。

2017年Susan攒足了三年符合要求的报税收入,却赶上了抽签。她说:“原本想2017年一到我就把材料递上去排队,结果没想到改为抽签方式。今年十万人参与抽签,我对自己运气从来没信心,不敢去抽签,就放弃了递交申请的想法。”

关慧贞:“再抽签很离谱”

图说:温哥华东部国会议员关慧贞(Jenny Kwan)在国会发言。(图片来源:Jenny Kwan)
图说:温哥华东部国会议员关慧贞(Jenny Kwan)在国会发言。(图片来源:Jenny Kwan)

温哥华东区国会议员、新民主党移民评论员关慧贞(Jenny Kwan)认为家庭是加拿大的核心价值,以抽奖方式来决定家庭团聚并不人道,自由党政府的政策对移民家庭不公平。关慧贞听到选区诸多抱怨,她也举行过几次社区会议了解到抽签制所造成的拖延和混乱。

关慧贞说:“到了今天政府应该知道抽签制度行不通。”“移民部在一月收到9.5万份申请,经过几个月抽签否决了8.5万个家庭的申请。但数个月后却发觉被抽中的1万份只有700个家庭递交申请。”

“现在要准备再次举行抽签实在很离谱。”

关慧贞要求联邦政府取消父祖辈团聚移民的抽签制,并取消该类别每年的申请限额,因为“既然其他所有移民类别都没有设定限额,为何唯独家庭团聚要设定限额。”

长者虽然是消费加拿大医疗服务最大的群体,而且用的是纳税人的钱。但联邦政府在2014年已经大幅提高担保要求,关慧贞强调,父母及祖父母类别属于私人赞助式移民,再加上申请家庭的收入要求定得相当高,所以对政府不构成财务负担,政府应该放心。移民部自己所做的研究报告亦显示,父母及祖父母移民不单有助促进社会和谐,同时还有经济贡献。

超级签证可代替团聚移民吗

移民部曾经回应说,父祖辈团聚移民采取随机抽签以确保其公平与透明性。移民部还强调,需要与在加拿大的亲人团聚较长时间的人,可以选择专为父母及祖父母设计的超级签证,持这类签证的人可以在加拿大境内连续停留2年。

关慧贞并不以为然,她说每次探亲往返的资金都是不菲的,给家庭带来巨大的经济压力;而且父母祖父母心中永远只是一个游客,来到加拿大没有归属感。

她还认为加拿大不应该忽略父母祖父母对加拿大经济的贡献,长者并非加国负担。例如《多伦多星报》专栏作家帕拉卡SHREE PARADKAR曾经研究过,加拿大担保者的父母通常会帮助照顾孙儿女,使这些年轻父母能全职工作,有些父母仍在工作年龄还可以为家庭带来收入。“鉴于他们对加拿大带来净收益,让移民的父母住在这里是一个双赢局面。”

也有律师表支持

不过,温哥华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回复《大纪元》说,他认为新的抽签方式工作良好,确保整个系统每年吸纳人数有限,不会造成堆积。

李克伦说,看上去虽然只有700人申请,然而这些积极的移民申请会迅速处理,让父祖辈团聚移民时间缩短等待时间可能一年内完成。

李克伦认为“允许更多老年人移民对现在已经老龄化的加拿大不合理” 。 ◇

责任编辑:李道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