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杭州保姆纵火案新疑点 死者报警通话1分半

官方记录全无 媒体指家属想要高额索赔 朋友驳:可耻

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人家属,展示在官方声称火灾发生前,死者曾跟110、119通话1分半,并接到120急救中心回电。(国内网络媒体局面的微博截图)

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人家属,展示在官方声称火灾发生前,死者曾跟110、119通话1分半,并接到120急救中心回电。(国内网络媒体局面的微博截图)

人气: 222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杭州豪宅保姆纵火案再次暴露新疑点,死者朱小贞在官方通告的起火时间前,曾两度致电110(119),并接到120急救中心回拨电话;但到场消防员并不知晓这一消息。

根据死者家人林生斌提供的朱小贞身前的通话记录以及朱小贞哥哥朱庆丰在火灾现场的目击实况,当日的消防灭火过程再添存几大疑点;而对网上流传死者家人“讹物业”、“讹消防”的传闻,死者好友表示这种说法很可笑、很可耻。

疑点一:官方未提受害人报警一事

官方6月22日的通报中说,“5点07分接到(物业)报警电话”,只字未提朱打电话报警之事。

根据死者家人林生斌提供的朱小贞生前的通话记录,受害人朱小贞(孩子妈妈)在6月22日早上:

5点04分38秒,朱打110,通话65秒。

5点05分55秒,朱打119,通话29秒。(杭州110和119联动)

5点11分,120急救中心回打给朱,通话56秒。

按照法律规定,所有火警报警电话,都有同步录音,时间都会精确到秒,而且无法修改。统计这些报警记录非常容易,但是,根据杭州市消防部门通报称,“6月22日早晨5时07分,位于杭州市上城区鲲鹏路的蓝色钱江公寓2幢1单元1802室突发火情”,通报的首次接警时间、比朱电话记录上显示的首次报警时间,晚了3分钟。

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人家属,展示在官方声称火灾发生前,死者曾跟110、119通话1分半,并接到120急救中心回电。(国内网络媒体局面的微博截图)
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人家属,展示在官方声称火灾发生前,死者曾跟110、119通话1分半,并接到120急救中心回电。(国内网络媒体局面的微博截图)

疑点二:消防员未带破拆工具

受害人亲自报警,为何消防员未带破拆工具,而且进入现场后何以判断说“里面没人”。

5点23分,消防员到达林家门口,没带破拆工具。

5点40分,消防员(另一队)进入火场灭火。

5点53分,消防员明确对物业的保安队长说“里面没人”。

报导称,按照合理推断,接警部门将报警人朱提供的火场信息转给120,告知其中涉及人员安全,所以才需要急救。120和朱小贞的56秒通话,应该是和朱核实人员是否受伤,是否需要紧急救助等情况。若是如此,出警的消防队或许从一开始就知道火场有人被困。为何消防员未带破拆工具,是否并未获知房内有人、且已经报警一事。

杭州保姆纵火案中的受害人家属——朱庆丰(朱小贞的哥哥)第一时间在现场指责消防救援工作不到位。(网络截图)
杭州保姆纵火案中的受害人家属——朱庆丰(朱小贞的哥哥)第一时间在现场指责消防救援工作不到位。(网络截图)

疑点三:消防员救火操作是否得当

官方称在火灾救援时,涉火楼层浓烟极大,考虑到人员被困情况,消防人员在救援时先期采用了人工入楼搜寻的方式进行灭火救援。但是受害人家属质疑消防员缺乏经验、判断失误,应当对这起悲剧负重要原因。

6点后,朱庆丰(朱小贞的哥哥)到楼下,现场说火场里没人。

6点40分,朱庆丰混入救火队伍,冒险进入失火大楼。

6点43分,朱庆丰到达林家门口,问有没有人,消防人员依然说没有人。又问破门(卧室的门)没有?消防回答没有。朱庆丰要求破门。

几分钟后,门破了。朱庆丰问消防员看到人没?消防第一次回答“三个小朋友”,让他节哀。朱庆丰说不对还有我妹呢?消防又进去,第二次出来说“都在”。

朱庆丰要求消防员立刻背伤者到楼下救助,但消防员说需要担架;7点40分,最后一名死者被抬到楼下。

闯入现场的家人朱庆丰现场就质疑消防员救援不到位、延误救援时间——为何在多次询问房内是否有人,都答曰没有人、且前后不一致。至少官方应该给出一个回应,是否救援得当?

报导指在中国,消防员是一个不能被质疑的职业,“但职业受尊敬,和我们总结职业里不规范、出错的地方,并不冲突”。据悉,中国的消防队员培训普遍不足,而且年龄层单一。早在天津大爆炸事件后,就有媒体指出消防员行业存在的诸多问题。

疑点四:媒体有引导舆论之嫌

对此案的报导,国内媒体集中在对保姆(纵火案嫌犯)报导上,但是对受害人家属质疑物业的消防配置以及消防员救援行动等都少见报端,而受害人家人林生斌的微博也出现发帖被删、希望朋友圈把消息传到海外。

在国内网络上,更是出现两种声音,一种是帮受害人传播被封锁的消息;另一种是主流媒体的集体消声或转移视线。

有媒体指责受害人家属想要讹消防员、索要高额索赔,“事实非常清晰:家中保姆,放火烧死了女主人和三个孩子。消防机关组织灭火,医院组织救人,公安机关破案抓人……然而,结果是,被害人家属,在第一时间,讹上了消防员。”

本报联系上死者的朋友——现居美国的夏小姐,她驳斥了网上的这种传闻。对朱家想要讹高额赔偿的说法,她说“太可笑了、完全站不住脚”。她在国内做生意的时候、曾见过朱一家人,也见过他们的孩子。“他们一家是做儿童服装生意的,朱家的孩子很漂亮,能当服装模特那种;家里经济条件很好,属于不缺钱那种。”

而受害人家属林生斌之前接受网络媒体“局面”采访时也表示,他希望用赔偿金做“潼臻一生”基金(夫妻俩创立的童装品牌)、帮助消防受灾的人。现在国内部分公寓因为杭州保姆纵火案后,也陆续更换消防设备和加强消防工作,网友感谢林生斌对此坚持,才换来的公众福利改善。

夏小姐表示希望大家能理解,林生斌在国内肯定备受很大压力,但“谁在这个情况下(妻子儿女无辜骤亡)都会有点血性吧!”记者并有致电林生斌国内好友,表示受害人曾在起火时、拨打电话记录属实,但对目前的情况以及林生斌的状态则不愿多说。

杭州保姆纵火案事件回顾

6月22日早晨5时,位于杭州市上城区鲲鹏路的蓝色钱江公寓2幢1单元1802室突发火情。官方称,火灾起火时间5时07分,至22日6时48分许,现场火情被扑灭。但是根据现场记录,6点53分现场拍到的火场画面,火依然在烧。

起火建筑为25层砖混结构居民住宅,起火部位位于18楼1802室,面积约300平方米,火灾过火面积约50平方米,燃烧物质为家居。

另外,本案涉嫌放火和盗窃的34岁保姆莫焕晶已被收押。其辩护律师党琳山近日接受内地媒体采访,透露莫焕晶强调自己并非有意谋杀林家人,声称“从未想过要烧死谁”;请求律师“帮我在灵堂上、献一束花”。

而火灾发生的公寓地处杭州钱江新城CBD核心区域,属杭州市高档小区。二手房均价高达6.7万/平方米,此次涉火的房屋建筑面积共计360.1平方米,总价超过两千万元。#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07-17 6: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