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辉:抚养毛之子的“红牧师”厄运缠身

董健吾(网络图片)

董健吾(网络图片)

人气: 329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18日讯】他,曾是青浦首富董家之子;他,曾考入美国基督教会圣公会在上海创办的“上海圣约翰大学”,专攻神学,其后当上了牧师;他,曾加入上海青帮,上自蒋介石,下至青帮头子杜月笙,甚至从上海警察局到租界巡捕房,他均有结交;他,选择了加入中共,并将家中所有财产全部作为党费上缴,然后又将继承的姑妈的大笔遗产,也全部上缴;他于中共党魁毛泽东有救子之恩……然而,他最终还是惨死在中共发动的文革中。他的名字是董健吾

秘密加入中共

出生于1890年的董健吾,是上海青浦县人。清朝时,外国牧师到青浦传教,就借居董家。他的曾祖母很早就加入基督教,家人受其影响,也先后入教,因此可以说董家是基督教世家。董健吾也在中学入了教。

在圣约翰大学读书时,董健吾与后任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的宋子文以及外交官顾维钧是同学。1919年“五四运动”,他亦受到马克思主义影响。“五卅惨案”期间,董健吾带头在圣约翰大学降下美国旗,升起中国旗,因此被开除学籍,之后,他在上海圣彼得教堂担任牧师。

根据大陆出版的《红色警卫》一书,董健吾与宋子文不仅是同学、朋友,而且交往甚密。1927年国民党“清党”后,宋子文希望正当牧师的董健吾到国民党任职,但不理解蒋介石为何要“清党”、不了解中共“借壳发展”卑劣行为的董健吾,相信了中共的宣传,拒绝加入国民党。

不久,董健吾接受一个老同学的邀请,转赴西安圣公会教堂担任牧师。这个老同学名叫浦化人,是中共地下党员,公开身份是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军官学校校长。

董健吾来到西安后,浦化人引见他结识了时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的冯玉祥。冯玉祥夫妇信奉基督教多年,其部属也多信教。董健吾遂担任了该集团军随军牧师,并担任集团军政治部秘书处处长等职,同时还加入了国民党。

1928年,董健吾在河南开封经冯玉祥部的政治部部长刘伯坚和浦化人的介绍,秘密加入了中共。显然,这样的双重身份和所为与其对上帝的信仰背道而驰。

从此,他凭借着自己的合法身份以及与冯玉祥密切的关系,积极配合刘伯坚、浦化人等人在冯部国民革命军从事兵运、农运和工运工作。董健吾还借随军牧师的特殊身份,在冯玉祥部传播讲授“红色教义”,士兵们由此称他为“西北军中的红牧师”。

成为中共特务

董健吾在西北军中的活动,引起了国民党情报系统的注意。彼时,中共内部的叛徒又供出了董健吾的真实身份。这样,董健吾遭到了国民党中央特务机关的内部通缉,有人准备对他采取行动。当时的冯玉祥虽然追随蒋介石反共清党,但对军中的中共党员却未下手。当他得知董健吾处境危险时,立即派亲信将他“护送出境”。

1929年初,董健吾秘密返回上海。这时的他已然加入中共中央特科,成为二科情报科的特务,直接受陈赓领导。期间的1931年,他曾奉命与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护送张国焘前往鄂豫皖苏区。在返回途中,顾顺章因在上海大世界表演魔术,被国民党抓住,董健吾则逃脱。

照顾毛家兄弟 于毛有恩

1930年后,董健吾受中共中央委派,在上海中共党组织和共产国际秘密党员宋庆龄的大力资助下,以圣彼得教堂牧师的身份,在上海开办了一家幼儿园──大同幼稚园,其任务是:秘密收养失散流落在江西、浙江和上海等地的中共党员的子女和遗孤。董健吾担任幼稚园园长,其夫人黄雪光及李立三和恽代英的夫人均在该园担任保育员。

当年11月,毛的妻子杨开慧被杀,遗下毛岸英(时8岁)、毛岸青(时6岁)和毛岸龙(时4岁)兄弟三人。身在井冈山的毛不仅不去营救自己的妻子,也不将自己的三个孩子解救到井冈山,一个重要原因应该是他早已抛弃了杨开慧,而与贺子珍同居并结婚。关心毛家兄弟的是毛的弟弟毛泽民。

一天,董健吾接到通知,秘密见了毛泽民,后者将毛岸英三兄弟托付给了董健吾。经董健吾安排,三兄弟于1931年初进入了大同幼稚园。进入幼稚园后不久,毛岸龙病死(也有一种说法是失踪)。其后,因中共上海地下组织遭到破坏,幼稚园的孩子被疏散。毛岸英和毛岸青被董健吾带回家中抚养。

中共北上逃跑后,毛泽民无法再对董健吾进行资助。据毛岸英讲,当时生活比较困难,董健吾的妻子对兄弟俩态度变坏,两个人曾离开家,一度过着流浪的生活。后来,董健吾将他们找回,由中共地下党送二人经巴黎去了莫斯科国际儿童院。但不管怎么说,在那段困难时期,董健吾一家照顾毛家兄弟,对毛是有大恩的。

替宋庆龄送信

 1936年2月,董健吾等受宋庆龄委派,飞抵肤施城(今延安)。肤施距中共驻地瓦窑堡不远,不到200里,时为张学良的东北军驻守。张学良派人护送董健吾等前瓦窑堡。

次日,董健吾见到了中共中央负责人秦邦宪(博古),彼时毛和周正在作战。至于宋庆龄信函内容,董健吾似乎并不知晓。4月,他拿着中共领导人张闻天、毛泽东以及彭德怀等人给宋庆龄的覆信回到了上海。

当年12月12日,中共推动张学良、杨虎城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军事叛变,董健吾当的这次信使又起到了怎样的作用呢?

陪同斯诺前往中共红都

因写了《西行漫记》宣扬中共和毛而在中国鼎鼎大名的美国记者斯诺,1936年6月前往中共“红都”瓦窑堡的陪同者正是董健吾,他同样是受宋庆龄的委托。

在西安,董健吾化名“王牧师”,以拼对名片暗号的方式,与斯诺取得了联系,并再次通过张学良,到达了中共红都。也因为这一次的陪伴,斯诺记了董健吾一辈子,六、七十年代访华时,还提到要与董见面。

抗战爆发后,董健吾利用自己以前在上海各界的社会关系,为中共获取日伪政府情报;在国共内战期间,还“策反”了苏州国民党警备司令厉百川。

文革惨死

照理说,照顾毛之子,为中共获取情报,董健吾多少还是有些功劳的。然而中共建政后,1955年受“潘扬事件”牵连,董健吾被逮捕关押了一年多,后被“取保候审”,但境况堪忧。

网上《董健吾的最后日子》一文提到,1960年,斯诺访华时见到毛提出想见“王牧师”,中共这才通过调查知道“王牧师”就是董健吾,同意见面。但斯诺等不及,错失了见面的机会。不过,董健吾的命运发生了转变,中共安排其进了上海市政府参事室任参事。但他终究没逃过毛发动的文革。

在文革中,董健吾被扣上“反革命分子”、“逃亡地主”及“叛徒”、“汉奸”等罪名,被批斗、抄家等,厄运缠身。

1970年,斯诺又一次访华时,在与毛见面时,再次提到了董健吾,并表示想见一见他。彼时的董健吾在迫害下,身体已经十分糟糕。他因胃出血在上海瑞金医院开过刀。后又因为胃出血住进第一人民医院,被诊断为胃癌。据有关部门的报告,他“经近二十天的治疗,病情不见好转,神志有时不清”,可是当时只是“在不动手术条件下,采取治疗措施”,而且还认为他“行将就木,如此对待,亦属宽大了”。

斯诺对毛的请求,使董健吾的境况有了些许改善。当时的上海市委获悉这个信息后,把董健吾由第一人民医院转到瑞金医院高级病房医护治疗。然而,此时他已进入病危期。正当斯诺赶往上海要与他会面时,董健吾于当年12月离开了人世。临去世前,董健吾称:“知我罪我,自有公论。”

结语

 中共党史上类似董健吾这般为中共效力,却被中共卸磨杀驴的人数不胜数,而董健吾略有不同的在于,他还是一个基督徒。既然是一个基督徒,就理应不与宣传无神论的中共为伍。诚如另一个在中国很有名的基督徒、妇产科医生林巧稚在毛、周愿意介绍其入党时所言:“我是一个信仰《圣经》敬畏上帝的基督徒,共产党是无神论者的政党,我是绝对不能参加的。……我青年时期就在上帝面前立志除了医学有关团体以外,任何政治团体或组织绝对不参加。”

不知董健吾当初加入中共是出于怎样的想法?而没有识破中共伎俩的他,在经历了无数痛苦后,可曾明白,“红牧师”的头衔恰恰害了自己。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07-18 10: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