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五违四必”

佚名:新时代的“打土豪,分田地”?

人气: 78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8月11日讯】自改革开放开始,中国进入历史上少有的快速发展期,这个时期持续了30多年,上海这个昔日的东方明珠也借助经济大发展的东风重新焕发了青春活力,但城市增长潜力终究有尽头尤其是财富创造从增量阶段过渡到存量阶段的时候,从哪里给持续发展的城市提供养分就成了一个问题。对于体制外的中小企业来说,这几年早已感受到了经济的阵阵寒意,看着李超人这类大佬的跑路离开虽说对接下来的命运自己已经有了些许觉悟,但形势的快速发展还是超出了预期。2015年9月,上海在其市委书记的领导下开始了一场以打击违章搭建为口号的拆迁大运动,这就是目前轰轰烈烈的“五违四必强拆运动。这场运动自初始已经持续了三年,目前波及范围仍在扩大,拆迁运动有越演越烈之势。

这场“五违四必强拆运动针对的主要对象是来沪开店开厂做生意的外地人,针对的企业多是无序杂乱的低端中小企业,拆掉的地块由政府重新规划利用,在外观视觉上由“脏乱差”变成了“高大上”,本地媒体也有了跪舔政绩的事实依据,另外由于主要针对外地人而非是本地的底层居民,在政府强制拆迁时受到的阻力较小,毕竟来上海是做生意求财不是来玩命的。客观的说,这场运动一开始的效果还是不错的,政府人员也基本是依法依规来执行的。但就如历史上多次的运动一样,随着指标压力的增加和政府基层一线人员违规行为被默许尝到甜头后,这场“五违四必”的运动逐渐已经变味。

在寸土寸金的大上海,违章搭建等毕竟是少数,大多数都是合法合规签订正式契约合同的正规企业。年复一年持续不断地指标下来后,打击的范围也只好扩大为合法合规企业,当法制的红线被跨越后,当地中小企业的噩梦就开始了。在上海各级地方政府的默许支持下,执行人员的心理也由一开始破坏合同违反行政的心虚没底发展到后来的公然违法蛮不讲理。拆迁速度也变得突飞猛进(宝山区仅2017年半年时间就拆违1,125万平米),可以预见,以上海在中国的经济地位和敏感性,这场运动持续下去必然会产生一个标志性的事件而载入历史。有个鲜活的例子:上海成吉仓储有限公司的一位大股东在沪太路西侧(宝山区大场镇红光村)租下土地建的厂房2016年被拆迁了,虽然标准只有象征性800元/平方但总归是有赔偿的。到了2017年的7月,在同一条马路的东侧,此公司在宝山区庙行镇场北村将近4万平方米的厂房被拆掉,60亩土地被收回,而政府给的赔偿是零。非但如此,拆迁过程也由几年前的协商谈判持续几个月变态到目前整个拆迁过程只在被拆的厂区贴个限期2周搬离的告知书,期限一到雇佣的一帮黑衣人过来断水断电封路推土机强行抹平,一条龙流水化操作,只剩压在碎石破瓦之下的机器设备在哭嚎。

当公检法强力机关不闻不问违法行政被默许,当法律法规成为摆设,当聘请的律师成为政府人员的嘲笑对象,这场“五违四必”运动的变味已是必然。此种做法究其原因,不过是上海高涨的地价房价和地方政府不受监督制约的权力结合罢了。上述公司所租土地附近的庙行镇中环国际社区房价在每平米6万元以上,这块中外环间的60多亩土地(租用土地合同截至2023年结束)在市场上是何天价!在远超贩卖毒品的利益面前地方政府违背契约践踏法制,付出的成本只不过是自身的公信力和雇佣的黑衣服流氓的打手费而已!

作为商人,当形势变化时顺应潮流才是明智的。当前经济形势下,国内如万达/安邦之流或有原罪或为手套,仔细思量何去何从尚可理解,但千千万万的中小企业沦为这场“五违四必”强拆运动的待宰羔羊,难道这是多年前曾有过的“打土豪,分田地”的翻版?不寒而栗!改革开放以来经济持续发展民众逐渐富足,30余年韶华易逝,而今回首,无尽唏嘘。

秋风瑟瑟,落叶萧萧,言尽于此,醉饮祭怀! Welcome to ShangHai  你我将见证历史。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7-08-11 9: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