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张坚:金融会议和金融管制针对谁?

近来,在大陆金融界有一种人民币汇率今年不会破7的观点。有业界人士认为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并没有发生实质的改变。
中国金融工作会议强调的金融稳定以及一系列个人资金外流严管措施,针对的是国内中产阶级。 (AFP/Getty Images)
人气: 76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8月20日讯】西谚:“如果船要沉了,老鼠会先逃走”(rats leave a sinking ship)。近来中国一些顶级阔佬纷纷逃离大陆,难道大陆的经济及市场环境已经使得这些勾结官府的特权富商,也觉得这条船要沉了?

阔佬逃离,惊弓之鸟

七月十日,万达商业与融创中国签订转让协议,王健林一口气几乎将他所有的地产都卖了个清光。六月二十六日SOHO中国以三十五点七三亿元人民币整售上海虹口SOHO,截至目前,SOHO静安广场、SOHO海伦广场、凌空SOHO、上海外滩金融中心、SOHO世纪广场……悉数抛售套现;潘石屹已经套现了二百三十六亿元人民币的现金;近期贾跃亭辞任乐视董事长。二零一五年五月,当时贾跃亭直接或间接持有乐视网股份共计八点三亿股,占乐视网股本的百分之四十四点八五。就在当月,贾跃亭拉开了他减持股份的大幕,开启套现之路。三次减持,三次套现,贾跃亭获得超过一百一十七亿元现金。近日海南航空发布声明,其最大股东在美国纽约设立一个二千亿美元的慈善基金会。过去三年里,海航掀起一股凶猛的海外并购浪潮,收购包括希尔顿酒店和德意志银行在内的一系列海外资产,现在其年收入达一千亿美元。

类似例子不胜枚举。

由此可见,中国的一些阔佬早在几年前就已经逃离大陆。

中国经济危机其实在二零零七年已经显现,只是被二零零八年的国际金融危机掩盖了。二零一四年,中国模式的经济走到头的迹象已经很清晰,经济危机没有现成的应对办法,中国经济长期下行已成必然,不急速下坠已经是上上大吉了。这些精明的大佬不会不清楚这一点。于是,那时就开始出逃了。

但是,最近一连串的大佬如惊弓之鸟也是事实,原因就在中共当局最近发出一连串的警告信号,既是经济上的也是政治上的。

从经济层面上看,今年七月中旬召开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外汇储备,连续下跌

今年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一改以往的强调市场化、国际化及创新,今年的基调是稳定、管制。

这一方面是习近平在政治上集权,在经济上尤其是主宰经济核心的金融领域也要集权,另一方面说明当前中国经济的确危机重重。就以人民币汇率风险来说,随时可能触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二零一四年中国外汇储备高达近四万亿美元,但短短三年连续下跌,今年年初跌破三万亿美元,最近虽然回升到三万亿,但是谁都清楚中国外储的最高数字就是三万亿,不再急剧下跌便是万幸了。

过去几年来,一直有人在说中国外汇储备额太高,事实上巨量的外汇储备额也使中国在经济上损失了许多。那么中国究竟需要多少外汇储备才是合理的呢?

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外汇储备综合指标,该指标涵盖包括贸易冲击、债务偿还、资本外逃等在内的一系列风险,并根据不同汇率制度和资本账户安排设定不同的风险权重,百分之一百至一百五十为充足范围。中国作为有资本管制经济体大概有一点七五至二点六二万亿美元就算符合指标了。

如果按照一般三个月进口覆盖,即反映能够在遭受冲击情况下进口可维持的时间,中国大概只需要零点四二万亿美元。

如果按照百分之一百短期债务覆盖,它主要是衡量一国在危机时的外债偿还能力,中国大概需要外汇储备一万亿美元左右。

按以上几个指标算,中国目前三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是绰绰有余的。

但是,如果按M2的百分之二十覆盖率,它主要考虑到在资本外逃情景下应对境内存款外流所需外储。截止今年六月末广义货币M2增长和增速虽然都在放缓,但仍有一百六十三点一三万亿元人民币。按现在的汇率,中国需要四点八三万亿美元。这就与当前中国拥有的三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相差很远了。

中产恐慌,金融严控

短短三年一万亿美元的外流,通常都是认为外企及外资撤离中国。外资外企从十年前就开始撤离大陆,但是中国的外汇管理条例往往管制住外资外企大规模一下子的撤出中国。中国至今仍然规定,外企每月汇出资金总额不得超过上年底境内总资产的百分之二十。

其实,看看以往三年里,中国在全世界疯狂的“买买买”,就可以知道那一万亿美元的流出实际上是中国五百权贵家族以海外并购的名义,把家产转移国外了。

非但如此,中国的富豪海外并购用的还不是自己的钱。以复星国际、万达集团、海航集团三家中资公司为例。根据彭博社统计表格,这三家公司的自由现金流均为负。与此同期,国际并购规模与它们相差无几的跨国集团──强生、高通和黑石集团的自由现金流则非常充足。很明显,这些中资企业的海外并购钜款来自于中国国资银行的贷款。

中资企业大规模海外并购能够不顾自己拥有充足现金流的国际市场经济规律,关键在于它们有中国国资银行钜额贷款支撑。这些政府企业或有强大政府背景的企业除了与同是政府所有的银行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还有中国的银行都是国有或国有控股的,从上世纪五十年代之后就丧失了银行基本的市场功能──追踪贷款客户的资金流的能力。

因此在目前这种金融状况下,切莫以为中共当局最近对中国大陆的富豪们发出的一系列警告,是要追回外流资本,那是不可能的。习近平中央如果要严追那些中资企业海外大量并购行为,很可能就会引发几家最大的中资银行贷款风险,从而触发中国系统性的金融风险爆发。

中国贫富差距极大,五百家族掌握中国财富大概有百分之四十。按此比例,原来中国拥有四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大概一半是五百家族的。现在已转移海外一万亿,另外一万亿即使没有习近平中央的严厉警告,他们也不会转移了。

国外做生意毕竟要自由竞争的,哪像这些特权阶层在国内做生意包赚不亏?至今中国在海外并购基本上都是亏损的。因此,他们必须把另一个一万亿外汇留在国内。

中国当前真正危险的金融危机在于中产阶级。按照投行瑞信报告,中国中产阶级已有一点零九亿名。在钜额资金外流、尤其是中国权贵大量资产外流的消息传开之后,在大陆中产阶级中已经产生了社会恐慌心理,他们可能兑换转移海外家庭资产约达一万亿美元。

如果一旦发生这种状况,那么中国外汇储备真是到了危险的地步,中国的金融风险可能马上爆发。而按照近十几年来人民币逐步国际化的步骤来看,这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只要看今年年初大陆居民在香港漏夜排队购买境外保险一事,就清楚了。

所以,中国金融工作会议强调的金融稳定以及一系列个人资金外流严管措施,针对的是国内中产阶级。

当然,对于那些中国资本巨头,习近平中央也在有选择的打击或拉拢。因为当政治权力转移已经完成,它必定会在财富分配上显示出来。五百家族还是五百家族,但内部会有变动。#

文章转自《动向》杂志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7-08-20 12: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