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每年7000万会员费哪去了?律师起诉上海律协

彭永和公开声明退出律师协会,不担心遭当局打击报复。(彭永和提供)

彭永和公开声明退出律师协会,不担心遭当局打击报复。(彭永和提供)

人气: 299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上海律师彭永和,最近向上海市徐汇区法院起诉上海律协,要求公开2016年度相关的财务资料。他表示,律协每年强制律师交纳会员费,估计一年可收取约7千万元(人民币)的会费,钱都花哪儿去?

彭永和,江西鹰潭人,原在北京长安(上海)律师事务所工作,2010年开始执业。他认为律师协会的组织架构模糊不清,“官办实质”的律协背离律师行业协会的自主原则,而于今年5月2日公开声明退出。

退出律协 打压不断

他说,记忆里从未主动要求加入过上海律师协会,6年期间均属“被”会员状态。目前他已被原律所单方面解除了劳动合同,而新的律所却无法接收。这几个月来他不断遭到打压,转所阻挠重重,而沦为“无法执业”的律师。

6月1日,彭永和前往上海市宝山区司法局办理转所手续时被要求谈话,对方以恐吓的言语说“没有律所不能执业”,并要彭永和考虑清楚后果。

6月4日,他拿到了宝山区司法局准许转出律所的手续后,新洽谈的普陀区律所主任就来电话了,说普陀区司法局不让办理转入手续,并强调是上海市司法局的意思。

7月18日,上海司法局律管科忻处长给彭永和打了通电话说,“没有态度是过不去的(指转所),有了态度,司法局可以和律所沟通,你的这个退出律协的情况,不论你应聘到哪家律所,我们(司法局)都会告诉不准接收的”。他说,所谓的态度,就是要他书面承认自己还是律协会员。

彭永和表示,中国的律师协会不是官方机构,但却受到官方的全盘掌控,背离行业协会的自主原则。每位律师除了强制缴纳会费外,根本没有必要性和实质性。每年所交的会费更是一笔糊涂账,不如拿来给有需要的维权人士更有意义。

起诉上海律协 被约谈

彭永和告诉大纪元记者,8月28日,他向上海市徐汇区法院起诉上海律协,但至今未立案,今天(13日)收到法院通知,9月15日约谈立案之事,他认为是件新鲜事。“我连起诉个律协半个多月都不立案,也没有一个说法,什么都没有,什么立案登记制度?你只要碰上政治,什么都不按规则走。”

彭永和,“我跟他们说,我退出律师协会,我还是律师身份,我为什么执不了业呢?没律师事务所敢要我呢?这就是法律之外的东西,中国不按法律来的。”

彭永和在起诉书中写道,过去自己都在“被”会员状态。他认为律师法第45条规定律师、律师事务所应当加入所在地的地方律师协会,是违反《宪法》中的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并且,在“被”会员期间,律协从未向上海2万多名律师和1500多家律所,出具2016年度的财务会计凭证和会计账簿等相关任何财务资料。

他举例,以2万多名律师缴交的个人会费1300元,加上1500多家律所缴交2万-5万的团体会费,上海律协2016年收取的会费估计约7千万元。律协需要这么大的开销吗?这么多的钱去哪了?

他说,“以前司法局收律师注册费,但这没法律依据不收了,就让律协来收,这就有个问题了,律协当初没有会费收入照样正常运转,现在收这么多的钱做什么?”

他认为,律师协会应当向上海的所有律师律所出具年度财务报告、账簿等,不予公示财务资讯显然属于暗箱操作,其中必有黑手。#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7-09-14 12: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