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拒给李宁打兴奋剂 前国家队医揭体坛黑幕

中共体坛兴奋剂真相:国家行为和证据销毁(上)

薛荫娴随中国国家队出征1988年汉城奥运会。(薛荫娴提供)

薛荫娴随中国国家队出征1988年汉城奥运会。(薛荫娴提供)

人气: 105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07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常春、张婷报导)前奥运名将李宁的指定运动医生、前国家队队医薛荫娴,因揭露中共体坛兴奋剂丑闻,并拒绝给李宁打兴奋剂而遭到几十年的政治暴力。日前在德国申请避难的薛荫娴再次揭开这一黑幕,其儿子杨伟东说,更多真相不久将公布于众。

薛荫娴早在60年代就进入了中共国家体育委员会(现国家体育总局),工作长达数十年,期间一度担任国家队11个队的医务监督大组长,并被中共国家体委安排为李宁、娄云等奥运名将的指定运动医生。

但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掀起的那场国家倡导的兴奋剂热潮打破了薛荫娴平静的生活。为了国格,为了人格,薛荫娴成为体制内罕见的公开反对者,并拒绝给李宁等体育明星打兴奋剂。从此全家遭受中共数十年的打压。

薛荫娴在数十年间写有68本工作日志,其中记载着大量中共体育界在运动员身上使用兴奋剂的证据。据报,薛荫娴打算向国际奥委会主席直接递交证据。

薛荫娴在数十年间写有68本工作日志,其中记载着大量中共体育界在运动员身上使用兴奋剂的证据。(Getty Images)
薛荫娴在数十年间写有68本工作日志,其中记载着大量中共体育界在运动员身上使用兴奋剂的证据。(Getty Images)

中共体坛上的兴奋剂大潮

薛荫娴近日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再次披露了当年发生在中国的兴奋剂大潮。她说,从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我在班上的时候一直是抵制兴奋剂,那个时候中共(体育界)吃兴奋剂是大的浪潮,不光国家队吃,让地方队也吃,地方队多少人哪!青少年也悄悄地跟着吃。”

薛荫娴还透露,国家体委派医务处一名叫陈章豪的医生去法国学习如何在运动员身上使用兴奋剂。回来后,“在全国都发展兴奋剂运动,这是害了全国运动员一辈子的事。”

薛荫娴的儿子、中国当代艺术家杨伟东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了当时使用兴奋剂非常广泛,他说,除了那些已经被查出来的使用兴奋剂的案例外,乒乓球队,女子排球队、体操队、羽毛球队等,只要是属于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主抓的11个队都吃了(兴奋剂)。

杨伟东还透露,当时国家体委训练局的一把手李富荣对外提出的是“科学训练”,所有人都必须要吃。这个“科学训练”实质就是“兴奋剂训练”。杨伟东说:“所以说,科学训练是他们的一个遮羞布,一个幌子。”

兴奋剂的可怕危害

作为国家队队医,薛荫娴对兴奋剂的危害一清二楚。薛荫娴表示,兴奋剂的伤害非常多,可引发脑癌、严重损害肝脏,还会引发肝癌,对心脏、血管也都有影响,对全身上上下下的组织,包括运动系统都有影响,比如肌肉拉伤、肌腱断裂都是使用兴奋剂的结果,最厉害的是骨头酥松脆弱容易断。更可怕的是,女性还可能出现变性。

薛荫娴表示,起初运动员也不知道这是兴奋剂,当时李富荣把兴奋剂叫“特殊营养药”,不让叫兴奋剂。因为叫兴奋剂大家有警惕心,因此叫“特殊营养药”。

李富荣自己私下成立兴奋剂小组,组长就是去法国学习回来的陈章豪。薛荫娴说:“在国家队还有人看着,由队医看着给吃兴奋剂,他要负责任的。到地方队谁管啊!小孩一听说是“大力补”来了,就伸出手要,倒是的确能出成绩,就进了专业队了。”

但薛荫娴看到了可怕的现象,她说:“女孩胳膊这么大、声音粗了,教练也不敢收她了。我看到有人就出现这个情况,后来破了省队纪录了,她就变性了。后来家也破了,现在脑神经有毛病。”

前中国国家队队医薛荫娴因在国内抵制给运动员注射兴奋剂遭受迫害,日前逃亡到德国。(大纪元)
前中国国家队队医薛荫娴因在国内抵制给运动员注射兴奋剂遭受迫害,日前逃亡到德国。(大纪元)

为国格为人格 薛荫娴拒绝给李宁打兴奋剂

年近80岁高龄的薛荫娴还清楚地记得,那是1988年7月13日,李富荣召集了11个国家专项队的总教练、班主任、组长,召开会议。当时是1988年汉城奥运会的前夕,因此会议的内容主要就是谈论兴奋剂怎么用、怎么打。

薛荫娴当时是医务组组长,本应参加这个会议,但薛荫娴说,他们特意“让我手下一个大夫去参加这个会议,这个大夫给我传达,在会上就布置了好多运动员要吃兴奋剂,李宁就是其中一个”。

薛荫娴说:“上午开会,就在会上宣布,薛荫娴管体操队,体操队就变得‘水泼不进,针扎不进’,没法儿用兴奋剂。”

下午在女队的训练场地总教练高健找到薛荫娴,说起要给李宁打兴奋剂的事情。薛荫娴表示,她是一贯反对兴奋剂的,那些人是“损人利己,自己摸著权力赚钱,兴奋剂是利益集团想赚钱”。

薛荫娴当时就对高健说:“你给李宁打这个针,李宁可是名人,查出来,你,我,李宁的人格没了,大中国的国格也没了。第二个是对李宁身体的损害。因为他的女朋友也有病,她打这个以后肝也出现毛病。我当时没同意,拒绝打这个(兴奋剂)。”

薛荫娴就这样最终被调离了体操队,成了一名边缘人。那年奥运会,李宁最终兵败汉城。针对这段往事,李宁说,那个时代需要金牌不需要体育,体委需要冠军,不需要运动员。

薛荫娴:“捍卫奥运精神”一直支持着我

薛荫娴说,她当时拒绝执行打兴奋剂并没想到自己会有什么后果,当时只想到,人得能去体现奥运精神,“就是不打兴奋剂,大家开一个友谊的运动会,而不是斗争的运动会。这个精神一直支持我,也就是要捍卫奥运精神。我就拒绝打”。

薛荫娴还说:“一个人反对兴奋剂,而整个一片人都围着权力转,都愿意用兴奋剂。我是医务监督组的大组长,就是11个队的医务监督人员都归我管,他们要向我汇报情况。我得到这些情况后,心里很难受。”

薛荫娴解释说:“他们把运动的方向,运动医学的方向给转变了。给运动员吃兴奋剂,那是违背运动医学大夫的道德品质的。运动医学大夫首先是防伤、防病,在呵护运动员身体的情况下发挥运动员的潜力。”

薛荫娴遭遇“灭顶之灾”

薛荫娴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的拒绝执行命令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了“灭顶之灾”。她说:“李富荣给我个灭顶之灾啊。首先是我丈夫被打致死,两个儿子都失业,有了工作就硬让他们失业。他们不讲理,公开地要用兴奋剂,我在围攻中两次得了脑中风,我在死亡线上挣扎过来了,活过来了,但是留下了很多毛病,一开始我都不会说话。”

被调离国家队的薛荫娴,在随后的日子一直遭受着政治暴力。杨伟东表示,2007年9月20日,他的父亲刚刚动完手术不久,“国家体育总局打着看望我母亲的旗号,到我们家里来,威胁我母亲,让她少说对国家不利的言论。所以就发生争执了,肢体冲撞,我妈让他们出去,离开我们的家。”

杨伟东说,当时(中共)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副局长把他的父亲推倒在地,后脑一下子就撞在地上,导致父亲于12月2号去世。

薛荫娴一家人几十年来失去了自由。警车就停在她家门口,每天24小时被监控。电子信箱、手机都被监视、窃听。她还被限制出境,理由是“可能危害国家安全”。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官方还派出大批人员到薛荫娴家去,要求她对兴奋剂一事噤声。

近两年,薛荫娴多次病重就医,每次刚到医院,警察就到了,在这种压力下,没医院敢接收她,唯有在外交协助下以出国治病的名义离开中国。杨伟东说:“他们两年不给我妈看病,北京医院、中国友好医院只给我们做检查,不给诊疗。医院没说原因,但我们到了医院,警察就跟到了医院了。”(待续)#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7-09-07 9: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