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鉴恒:产妇坠楼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人气: 89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9月09日讯】8月31日20时许,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26岁的产妇马茸茸从该院5楼坠楼而亡。院方第一时间发表《说明》声称,“生产期间,产妇因疼痛烦躁不安,多次强行离开待产室,最终因难忍疼痛,导致情绪失控跳楼。医护人员及时予以抢救,但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绥德县公安局表示,该产妇系坠楼身亡,排除他杀。此案轰动全国,然而至今舆论的焦点走偏,没有落在力争彻查真相上。

通常意义上的产妇,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剧痛之后迎来新生命,伴随的是无以伦比的自豪和幸福。在产房里因产痛自绝,古今中外闻所未闻,惨烈而匪夷所思,有悖常理,不符合女性天生的保护胎儿的母性本能,任何人冷静下来都应该打个问号。医院方、警方的结论,是否就是马茸茸死亡的真相?人命关天,更何况一尸两命,草率盖棺定论,对逝者、对家属、对社会都是极大的不负责任。

院方匆忙定性

首先,医院方以“难忍疼痛”、“情绪失控”一语概括,有抢先一步给事件定性之嫌。马茸茸没有留下任何遗言、遗书、声明之类,凭什么院方代替死者发声,将坠楼原因定论为难忍疼痛或情绪失控。产妇因宫缩的痛楚,嚎叫哭泣,倒地,是普遍的自然生理反应,天底下每个产妇特别是初产妇都出现过的,不足以证明马茸茸就要因此走上绝路。

其次,院方在事件发酵之前,公布监控录像,自说自话,指出马茸茸阵痛开始后,两次走出待产室,在走廊找到家属,下跪哀求剖腹产手术,在全国带动舆论哗然。加上院方公布的记载产程中家属三次拒绝剖宫产记录的《护理记录单》、产妇方《授权书》,人们先入为主,画地为牢,不自觉地在医院的暗示下,形成了一个家属不允许产妇剖腹产,逼迫产妇冒着危险和疼痛顺产的思路–产妇疼痛、家属拒绝剖宫产、跳楼自杀,舆论瞬间被点燃。。于是,婆婆丈夫逼死了产妇,亲生母亲冷漠无情的舆论旋风铺天盖地,愤怒的情绪指向家属。

然而,谁能证明当时的马茸茸是在下跪哀求?录像上的肢体动作,只能看出她瘫坐在地上,表情痛苦,身边的家属正在搀扶。没有语音,没有周围目击者的旁证。而马茸茸的丈夫等说,当时是她疼的站立不住,坐在地上了。至于产妇方《授权书》,是入院之际,每个产妇都必须签的,而在危急情况下,产妇本人有权撤销该授权,所以并不起决定性作用。而且,医院此前公布的家属三次拒绝剖宫产记录中,前两条的记录人均为值班助产士张帆。她透露,当天她与家属沟通时,并未向家属提议进行剖宫产;她同时解释,她记录在护理记录单上的家属拒绝手术字样只是一种医学上的术语表达。张帆的话可以理解为,无提议也就无拒绝之说。

“下跪说”的疑问

“下跪说”带来的后效应,是一波接一波的舆论大战,围绕剖宫产和顺产各自的利弊、剖宫产的签字盖章、产妇有无权决定自己的生产方式、无痛分娩为何不能在中国普及,等等等等,法律、风俗、医学、传统、人情,好一场全国性大讨论。各方争执不下时,有怀孕妇女跟帖声明:“入院生产,只带两样东西–钱和刀。疼的受不了了,要钱给钱,要剖就得剖,阻拦剖腹产者,见刀”。

人在某个问题上思维方式走上极端,必然存在问题背后的盲点。院方和家属,互相指责,到底是谁拒绝了马茸茸的剖腹产,始终走不出这个怪圈,似乎结论是:拒绝产妇剖腹产者,应对产妇坠楼负责。换言之,产妇坠楼的导火索,就是剖腹产的无法进行。这真的是马茸茸坠楼身亡的真相吗?死者最后的心理状态,好比失事飞机的黑匣子,在找到和打开之前,任何人无权代替死者抛出结论。

无论从医学专业知识、产妇护理临床记录、各类条文法规,医院和家属都存在信息不对称性,家属的声音必然相对弱势。最重要的,马茸茸从19点27分回到产房直至坠楼的20点10分之间,家属不在身边陪伴,也没有电话短信互动,这个时间段内到底发生了什么,经历了什么,只能听医院的一面之词。争论的重点不应该是剖腹产还是顺产,最该还原真相的是那段时间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才是事件的核心部分。然而,至今,核心部被医院的“下跪说”带偏了方向。如果,医院的“下跪说”是谎言,那么,就是为了有意开脱,掩盖的正是某些至关重要的事实。

如果说,马茸茸存在产前抑郁症,造成突发性情绪崩溃,那么应该从入院前就有抑郁的迹象,但是此处无从佐证。马的婆婆、堂嫂都说,马珍爱胎儿,走路尽量避免和行人碰撞。8月21日晚上,马茸茸还在刷朋友圈,那天晚上10点,她发了一条朋友圈,“但愿这两天安全度过”,连续发了三个祈祷手势。8月30日夜,因睡不着觉,马找到陪护房间中的丈夫,还曾笑着说:能坚持。8月31日出事的当天下午,马茸茸通过手机短信,让丈夫买来巧克力和红牛(据说这两样食物有助顺产),从她和丈夫的其他短信互动中看不出任何绝望的异样。

从事发当时的情况看,窗台1.13米,马身高1.60米,挺著大肚子,宫口全开,是怎样以敏捷的身段爬上窗台再纵身一跃,是个谜。一般来讲,宫口全开的产妇,疼的无法活动,连吃喝拉撒都在床上,不可能下地,更不可能向高处迈腿的。据助产护士刘丽向警方证言,当时拉了一把,没拉住。可是,当家属询问情况时,护士们为什么说:你们的产妇不见了,找不到了。这又是个谜。马的丈夫看到一楼妻子躺在血泊中一丝不挂,被抬上担架。而榆林一院产科副主任霍军伟说,产妇坠楼时穿着衣服,抢救时,自己剪开她的衣服检测体征并试图挽救胎儿。到底穿没穿衣服,为什么说法对不上号,又是个谜。

大陆医疗体制乱象

目前,至少可以肯定,医院的管理存在漏洞。比如,让阵痛中的产妇到处走动,坠楼后经过21分钟才施救等。再有,马茸茸丈夫说,曾在产妇走出产房疼痛不已坐在地上之后,给熟人大夫打电话,希望通融一下给做剖腹产手术。这在欧美国家是不可想像的事情。患者家属临时通过关系做手术的思路,从一个侧面体现出医疗体制的混乱。

大陆妇产医疗体制的混乱早已从一些报导中见端倪,比如,2016年8月,大陆澎湃网等媒体报导,湖北省武汉多家医院暗中存在人体胎盘交易的情况,只要肯花钱,就能从医院清洁工手中买到胎盘,最低每个仅卖25元人民币。有清洁工甚至称医生知情,暗中参与人体胎盘买卖。而早在2005年,《沈阳晚报》曾披露,市场上深受女性喜爱的胎盘素,原料多数来自医院私下贩卖的胎盘。一名业者指出,医院贩卖胎盘的营收,至少有一半进了经手医生与护士的口袋。而整个贩售过程,产妇却浑然不知情。再比如,苹果日报曾报导,2012年8月江西省景德镇有产妇在当地新华医院做剖腹产时被偷走一颗肾,警方逮捕这家医院院长时搜出180万现金,院长还向警方表示,自己已经连偷了9个肾。大陆记者致电景德镇市洪源镇派出所求证,值班警察表示肯定。

这些消息如果属实,是关系到整个社会安定的大事,多年来有关方面为什么不展开调查、整治,而是一味的“辟谣”加以掩盖。造成目前医患紧张,医疗诚信危机的,体制的懒政、敷衍、拖延、潜规则、塌方式腐败是根本原因。从一胎制、堕胎、强制节育,到允许二胎,违反自然的政令干预,短短30年折腾来折腾去,造成诸多存在的乱象,大陆妇产医业界早已应当全面整顿。

真相在哪里?

19点27分马茸茸从监控视频中消失回产房,到坠楼的时刻20点10分,这期间,家属被挡在门外,里面的情况除了护士刘丽“拉了一把”的描述之外,信息空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才是揭开坠楼之谜的关键。在存在众多疑点、严重信息不对称、医院有意图以“下跪”引导舆论之嫌的情况下,马茸茸难忍产痛跳楼的结论可信吗?没有别的可能吗?

没有真凭实据,谁也不能断定,马茸茸在生命最后的一个小时左右经历了什么,也许是一些突发情况,也许是等在外面的人永远也想像不到的事,也许是网友们猜测的常见的“产房暴力”,即因冷言冷语等受到刺激,也许真是自身的崩溃……但这些设想终归是设想,本着公正的原则,不能任凭医院方单方面的过早给事件定性。彻查真相,还原事实,才能让逝者母子安息。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7-09-09 11: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