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贸易战中努力求生 中国制造业能持续多久?

受中美贸易战冲击中国制造业还能撑多久
中国经济放缓的情况因贸易战而更加严峻,受到美国关税措施直接冲击的制造业,不得不想办法渡过难关,但是不知道能够持续多久。图为一名中国工人在江苏省一家纺织厂内工作。(AFP/Getty Images)
人气: 718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英编译报导)中国经济放缓的情况因贸易战而更加严峻,受到美国关税措施直接冲击的制造业,不得不想办法渡过难关,但是不知道能够持续多久。中共政权现在面临着如何保持足够就业的难题。

贸易战若持续 家具商:明年小型家具工厂将会消失

香港《南华早报》报导,去年,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家具出口来源国,出口总额达113亿美元。美国今年9月对包括家具在内的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惩罚性关税,对中国六千多家家具制造商造成了寒蝉效应,其中大多数是私营公司。影响所及,据中共官方数据,中国家具制造业的就业人数在今年10月底减少到约110万人,达到三年来的最低水平。

在江苏省和浙江省经营两家家具工厂、拥有600名员工的陈先生(Jason Chen)说,尽管受到贸易战冲击,他目前还没有解雇员工,但是不得不缩减较小工厂的员工人数,将他们转移到更大的工厂以节省成本。

他说,10月下旬还招聘两名自其它家具工厂下岗的技术劳工,他们要求的工资“不太高”,因为“工作机会很少”。

“如果一家企业的运营50%到70%依赖美国市场,那么它现在应该很难生存”,陈先生估计:“明年1月以后,员工人数少于200人的小型制造商将会消失。”

川习会后美中展开贸易谈判,如果双方未在明年3月1日前达成协议,美国将自3月2日零时起将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10%惩罚性关税提高到25%。

中共官方数据掩盖小型企业困境

国信证券(Guoxin Securities)分析师董德智(音译,Dong Dezhi)指出,中国的小型和微型企业对经济的贡献度显着,中国八成的就业机会、七成的技术创新、六成的国内生产总值,以及五成的税收收入都来自这些企业。

“提升中小企业的运营,可以帮助创造就业机会,这是我们在稳定就业市场方面必须取得突破的地方。”他说。

不过,中国的小型企业正受到贸易战的冲击。从表面上来看,中共官方公布的数据似乎嗅不到就业市场的危机感,因其掩盖了大、小型企业对于劳动力供给的明显差异。

根据中国就业研究所(China Institute for Employment Research,CIER)的数据,员工人数少于100人的私营企业在今年第三季度的就业供给低于需求,而大型企业则是平均为每名申请人提供2.87个就业机会。

CIER表示,出口行业第三季度的招聘需求下降了五成以上。在宁波和苏州严重依赖国际贸易的沿海城市,新增就业岗位的供应量下降幅度更大。

天丰证券(Tianfeng Securities)经济学家宋雪涛(音译,Song Xuetao)发现今年4月至9月招聘网站51jobs的就业数据显示,在这段期间的职位空缺约减少了200万个,其中员工人数在50至500名间的私营企业,招聘人数比国有企业大幅下降。

避免动荡威胁其政权 中共救经济首要目标:稳定就业

中共最高领导层非常清楚如果没有保持足够的工作机会,恐引发中国社会动荡,进而威胁其政权。中共政治局在12月会议后的声明中,首先提到的就是“稳定就业”,重要性高于金融、贸易和市场前景。

随着贸易战的持续,北京变得坐立难安。11月中旬,国务院起草了一份政策文件,其中包括对不裁员的公司退还失业保险金,以及补贴16至24岁失业人口,并且命令地方政府在12月中旬前起草应对方案。

北京还呼吁地方政府增加对企业家和小型私营企业的财政支持,提供人民币15万至300万元(22,000美元至435,000美元)的政府担保贷款,并鼓励下岗工农民工回乡建立自己的小企业。

美国经济咨商会(Conference Board)高级经济学家高原(音译,Gao Yuan)表示,北京想要鼓励企业家创业以抵消制造业工作的减少,“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随着经济增长的持续放缓,北京政府将越来越难以维持稳定就业及结构改革间的平衡。”高原说。

鼓励服务业填补制造业工作恐引来更大抗议

目前中国劳动力市场面临两个不利就业供给的挑战:工业整合和自动化,以及劳动力成本上升和就业市场参与率下降。

近几年由于服务业(尤其是小型企业)就业激增,因此在经济放缓的情况下,中国的城市就业增长仍保持相对稳定。问题是,北京可以帮助小型服务业继续创造就业机会吗?

最近的一些数据令人担忧,据财新采购经理人指数11月有关服务业的就业分项指数显示,过去两个月中国服务业劳动力虽然温和增长,但是已无法填补制造业缩减的工作岗位。

香港亿万富翁李嘉诚长江商学院(Cheung Kong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三百多名校友(主要是服务业私营公司高管)都表示,他们过去两个月招聘员工的意愿跌到六年来的最低水平。

CIER表示,互联网和IT部门第三季度的就业机会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0%以上,这意味着白领高薪工作机会减少。

一些小型科技公司正在缩减运营规模,一名招聘人员透露,销售廉价商品的电子商务平台Juanpi.com公司,去年开始一直要求员工加班。在香港上市的在线平台Meituan Dianping今年裁员约250人,占其员工总数的0.5%。

香港非政府组织“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CLB)的数据显示,中国就业稳定的一个风险因素是中国服务业劳工的抗议增加。今年前10个月在中国有记录的1,444起抗议事件中,238起来自零售业以及224起与交通运输业有关。

CLB警告,未来几个月中国制造业放缓带来的负面效应,可能会因为中美贸易战而加剧,因此将有更多的工厂下岗工人转移到新兴服务业。

“随着这些新兴服务业吸收越来越多的制造业下岗工人,我们预计会有更多的罢工和抗议活动,原因包括低工资、缺乏福利、长时间工作和缺乏工作保障等。”CLB在报告中写道。#

责任编辑:李寰宇

评论
2018-12-27 4: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