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王维洛:为何三峡大坝非拆不可(二)

三峡工程最主要负责人曾说,三峡上马后,解决库区水污染要3千个亿。专家指出,比造三峡大坝还贵,造它干什么?图为三峡大坝资料照。(Getty Images)

人气: 2057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梁欣采访报导)国土规划、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发表一系列文章,探讨三峡大坝为什么非拆不可。事实上,当初三峡工程的生态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结果原是“弊大于利”。那么,是如何变为“利大于弊”允许上马的?

三峡工程论证报告原是弊大于利

王维洛博士向大纪元分析,1986年胡耀邦与赵紫阳在位,政协官员坚决反对国务院自己说了算;要求必须做好三峡大坝工程的可行性研究、环境影响评估报告。

中央当局接受了,并成立可行性的班子,分为14个小组。王维洛表示,“从我来看,报告写得还不错。报告结论是三峡工程对环境的影响‘弊大于利’。他们领导小组很不满意,说这么写不行。”

王维洛介绍,当时生态与环境专业这个组,都是当时中国很有名且主要来自中国科学院的专家,是论证里人最多的一个组。当时该组组长马世骏、顾问侯学煜都是科学院院士,是中国生态环境领域的领军人物。

马世骏较会做官。王维洛说,既然领导不满意,他就在结论后面加上一句:但是很多不利的东西,是可以通过人为的措施加以限制的。可侯学煜先生不同意,说不能这么加。“因为我们现在知识还不够,都不知道它的影响有多深刻?在什么地方有什么影响都不清楚,怎么能提出措施来减少这个影响呢?说这半句不行。”

三峡工程论证改变了中国治国理念

“弊大于利”是主要部分,后加的是领导要求。王维洛说,所以其余大家都在报告上签了,报告就这样交了上去。侯学煜是个书生、老学究,没签;小组中,北大教授陈昌笃是侯学煜的学生,也没签。就因为没签,之后,这2人都没当上中国科学院院士。“讲开了,中国这个三峡工程论证是一个改变了中国整个治国理念的一个工程。”

王维洛指出,参加这项工程论证的四百多名专家,当中签了名的,他认识的至少有40多人最后当上了院士,不认识的还不知有多少。“没签的比他们签的都要好得多,都很厉害,一个也没有当上院士。不签字就没有这个机会!”

“中国的文人、读书人都喜欢名和利,院士则是大家所向往的,永远不退休,几乎是部长级待遇。所以,要说大陆的教授、科学家们,他们为什么有时候说话很不着边呢?他要说话着边,他名、利两者都没有了。”王维洛强调。

弊大于利被改成利大于弊

1991年8月,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影响评估这份报告原已将要通过。在最后的会议上却突然称报告提纲没经过审批。王维洛说,当局找了个没有理由的理由,于是报告重做。之后,从拟提纲、写报告到环保局批准分别用了2个月时间。最后通过的报告结果: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的结论,被改成了“利大于弊”。

王维洛指出,写这份报告只用2个月时间,不可能重新调查,而在同样的数据基础上,不可能得出两个截然相反的结论;这是违法、可笑的程序。之后,中共当局只对外发表了一个简报,里面只有简短的提纲。王说,他找到了这份报告,发现其中的技巧。“用了什么办法能有这个特技,能把黑的写成白的?”

“最后发现这次环境评估报告,把社会环境因素也都加进来。让自然环境这一块还是保持负的,还是弊大于利;在社会这一块让它来个大大的正数,就弄出一个‘利大于弊’。窜改了三峡工程对环境的影响评估报告的定义。”王维洛强调。

是知识分子骗政治家?报告通过

当时,国家环保局先请55位专家读过这个报告。王维洛分析:“这55个专家哪一个专家读过这份报告?如果是有良心的、真正读过这份报告的学者,会马上把它给扔回去。但是,真不知道到底是知识分子骗政治家?还是政治家愿意被知识分子骗!”这份报告通过了。

“自从三峡工程做了这个工程对环境的影响评估报告以后,中国所有工程做对环境的影响评估,都有这么一份报告;最后的结论都是利大于弊,都照着它这么做。就业、经济发展、GDP,都一起往这个大马杓里烩。”王维洛指出。

中国的生态怎么变坏的?谁也说不出来。王维洛进一步指出,因为每个变坏的都有这个报告“利大于弊”。一个国家到了这个地步!通过三峡工程可以看到中共当局是怎么治理这个国家的;这是一个决策过程。

王维洛说:“如果决策过程里都可以这么造假!这么明目张胆地把‘弊大于利’改做‘利大于弊’”,“我们中国还是国吗?中国的知识分子的传统到哪去了?知识分子撒谎、政治家撒谎、全民撒谎,撒的还都有道理!做得冠冕堂皇!”

“如果中国的大事在决策过程中,可以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来更改,那我们中国真不是个国了。不用‘厉害了’。这是一个违反基本原则的事情。”王维洛指出,中共治下,中国一些知识分子的狡猾及堕落,导致了三峡工程的错误决策。

库区水污染处理需3000亿!为啥建坝?

另外,三峡工程最主要负责人张光斗曾说,不说假话我做不到,但是我尽量少说假话。王维洛分析,但能知道他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吗?1992年三峡工程批准时,总造价是570个亿,最后完工时涨到2千2百个亿。而在约2000年时,张光斗跟中央领导说,三峡上马后,解决库区水污染要3000亿。

“比那个数字都大!他说的这句话是真话?假话?他要知道水污染处理比造三峡大坝都贵,造那个干什么?对不对!人只要用脑袋想,就能知道这个东西是不对的,这么简单的算术,中国领导人他比不出来!”王维洛指出。

中国的史书将会记录三峡工程这个错误决策的过程,一个让决策者十分丢人的过程。要恢复长江生态环境,唯有拆除三峡大坝,王维洛最后指出。#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8-05-28 3: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