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评《共产党宣言》

凌晓辉:共产主义毁灭人类的宣言书(上)

虽然大多数自由世界正在被有关川金会的新闻报导所淹没,但朝鲜人却两眼一抹黑,对这个历史性峰会知之甚少。(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人气: 126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01日讯】

引言

自有人类以来,从未有过任何一篇文章、一本书、即使是一篇讨伐檄文,曾经像《共产党宣言》一样,对人类、对社会和世间的一切,以及对人类所有历代祖先、对宗教、直至对人类各自敬仰的神、佛和上帝会有如此滔天的“仇”和“恨” [1]

自有人类以来,也从未有过任何一篇文字,曾经像《共产党宣言》一样,会号召一定要用“暴力”来毁灭现存世界的一切。

自有人类以来,更是从未有过任何人像马克思恩格斯一样,用如此仇恨、欺骗、煽动、迷惑的词藻欲将整个世界推入你死我活的斗争深渊。

一篇不到两万字的《共产党宣言》,从发表到现在刚好一百七十年,却给当今世界造成了一亿多人的非正常死亡。我们把标点符号全都算上,其每个字就杀害了超过五千无辜人的性命。而且这些无辜的人往往都是社会的精英、虔诚的宗教信徒、人类社会道德的遵守者和维护者……。

这字字血泪所反应的还仅仅只是表面对人类的杀戮,其深层的危害更是由于《共产党宣言》曾经建立起来的共产国际,使毒害人类的范围覆盖了世界五分之二的人口;所掀起的共产主义运动波及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并不断的蚕食著整个世界。

共产主义邪恶幽灵阴险、狡诈,并且毫不间断的、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地将人类推向毁灭的深渊。首先是将人与神和祖先的联系斩断;再进一步就是泯灭人类的良知和本性;最终使人都成为没有道德,只剩有欲望的异类而自我毁灭。

人们通常知道神所默示的《圣经》、《佛经》、还有老子的《道德经》等等,传给人类的不同民族和不同人种的“普世价值”会救度迷中的世人。可是共产主义反其道而行之,否定一切人的行为规范和普世价值。 《共产党宣言》通篇贯穿的就是“恨” [2],表面上以解救劳苦大众为幌子,利用社会底层民众容易被欺骗的弱点,无端挑起一切可以挑起的人间“仇恨”,继而又鼓动以各种“暴力”去满足这种“恨”的需求,搅得共产主义所到之处民不聊生,人民无不生活在贫穷、苦难和恐惧之中。

所有这一切都十分清楚的告诉人们:共产主义是一个邪恶的幽灵、撒旦和魔鬼。正如《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所阐述的:“这个幽灵是在另外空间中由“恨”和宇宙低层各种败物构成的邪灵。它原本是一条蛇,到了表层空间的体现形式则是一条红龙。它与仇视正神、正义的撒旦为伍。这个邪灵的目的就是要毁灭人类,在神归来挽救众生的最后关头,让人不信神,让人的道德败坏到已经听不懂神的教诲而最终被淘汰,元神被永远销毁。” [3]

整个一百多年来血雨腥风的共产主义运动史充分证明:《共产党宣言》就是一篇毁灭整个人类的宣言书。

一、背景

十九世纪中叶(1848年)的欧洲,一些想不劳而获者以共产主义为名到处闹事,搅得刚刚跨入还很不成熟的新兴工业时代的整个欧洲社会不得安宁。当时的主流社会对于这股恶势力进行了一系列“神圣”的围剿。马克思、恩克斯意识到:有一股强大的幽灵正在把这些打、砸、抢者凝聚起来,并形成一股势力。他们借助这股势力正式宣布:这股幽灵以“共产党”的形式,就此在欧洲大陆落地了(附体在这群闹事者身上),并且先后以六种语言公布于世。这就是《共产党宣言》(以下简称《宣言》)的开篇语所反应的场景。

而当时的情况是:尽管当时工业革命产生的资本家与古老的传统也有些矛盾和隔阂,但是相比像共产主义形式的、不顾一切的对社会、生产、传统和文明彻底毁灭的极端行径完全是不同性质的情况。因此整个西方都在对其进行剿灭,致使其只能完全转入地下秘密进行活动。正如恩格斯在《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所写:“……在1848年以前欧洲大陆的政治条件下必然是一个秘密的团体。”

就在这时,飘荡在欧洲的邪恶幽灵一直在寻找时机和意欲附体的人群,并以科学的哲学形式建立一整套欺骗人类的虚假而邪恶的“学说和理论”来迷惑世界。《宣言》就是如此出炉的:“1847年11月在伦敦举行的同盟代表大会,委托马克思和恩格斯起草一个准备公布的完备的理论和实践的党纲。手稿于1848年1月用德文写成……”[4]

二、共产主义“幽灵”的本性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阴森、恐怖,使正常的人会感觉到将有一种莫名其妙、无法预料、很可能是无可抗拒的“灾难”就要降临……。这就是《宣言》的第一句话。

在欧美文化中,幽灵(ghost)是指人死后的灵魂,但灵魂会升天进入天堂,或堕入地狱;宗教意味上讲,滞留在阳间的通常会是害人的鬼怪[5],如魔鬼(devil)、恶灵(evil spirit,亦是人死后的灵魂)、吸血鬼(vampire)等。

东方关于幽灵的思想和中国大抵相似:人死后,灵魂会进入阴间,因为种种原因滞留在阳间(人间)的怨灵,可能会戕害人类。[6]

而在欧洲游荡的幽灵既不是人死后滞留在阳间害人的“鬼怪”,也不是“怨灵”。它是高层空间被神打下来的“败物”。传说中“鬼怪”和“怨灵”大多会因在凡间的不公、冤屈和仇而生“恨”,这种“恨”是因仇而生,如同我们讲的“仇恨”;而由宇宙败物聚集起来的黑暗势力中的“恨”,不是指“仇恨”,这种“恨”是无缘无故的、欲将一切都毁灭殆尽的、对神和宇宙万物的“恨”,也就是共产主义的“恨”。

《宣言》中可以看出,共产主义根本就不是什么理论和学说,没有任何逻辑性,就是强盗土匪;不但违背人间各种“道”和“法”,而且都是反其道而行之。用粗俗一点的话讲就是:它蛮狠不讲道理,鼓励社会上的无奈打砸抢烧杀……,要干尽一切坏事。实际上它是有组织、有计划、有目的、系统性进行的要将一切毁灭掉。就是那毁灭人类的幽灵。

但是它又宣布共产党是唯物主义的“无神论”者。那所谓的“无神论”者声称:除了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外、其它的都不相信,说得好听的会讲:我只相信科学,科学以外的东西我都不相信。实际上它一直盗用人类文化和科学来表现自己,同时又毁灭人类的文化。

共产主义讲的唯物主义“无神论”也不是普遍意义上讲的,一般讲的“无神论”是指有些人对于科学本身的认识并不透彻,对于科学还没有认识到的某些客观现象,看不见的东西不相信,或他没看到的就不相信,比如对气功高潮中出现的许多特异功能现象,或东西方的某些神话和传说等等。

仲维光先生在《谈尼采、叔本华及爱因斯坦思想》一文中关于认识论问题时谈到了对中国影响巨大的马克思的唯物主义。他认为:“认识论及方法论问题是一切学术、一切知识的根本问题。这当然也包括人们所关心的政治思想问题。

这个认识论问题探究的结果肯定会牢牢地把唯物主义排除在学术研究的领域之外,因为唯物主义是一种货真价实的意识形态,一种观念论。而任何推崇启蒙思想的人,推崇近代自由主义思想的人,如果忽视认识论问题,不对黑格尔和马克思主义提出质疑,拒斥意识形态、观念论,那才是非常奇怪的事情。”[7]

他在谈到哲学史中认为:“在这里我要再次进一步强调的是,谁若是只知道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并以此来谈论哲学史,那么就根本是南辕北辙的胡扯。因为唯物主义是一种观念论、一种意识形态,以这样一种教条系统来理解、解释哲学史,那不是哲学史而是一种僵硬的、意识形态化的断言,一种让人哭笑不得的贴标签。如果再加上历史唯物主义的判断,那就更是一种对于真实历史事实的粗暴干涉及扭曲。为此,我要强调的是:对於哲学的历史,也就是philosophy的历史,真正在历史中存在的对於哲学问题的探索和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对立毫无关系,这就是说,和马克思论断的恰好相反,全部哲学史和唯物唯心的对立毫无关系![8]

其实,共产邪灵它本身就是神打下来的“幽灵”,它讲的唯物主义“无神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否则共产邪灵从始至终就不会将其革命“领袖”一一都搬上神坛,让共产主义信徒顶礼膜拜、并且从未间断过的直到如今。邪灵宣扬的唯物主义无神论是迫使其信徒抛弃创造自己的神,和延绵自己民族的历代祖先。为的是使得对人类各自生命中“神性”的觉醒产生障碍,这种“神性”是神造人时就根植在人的生命之中的,为的是当人类遇到大难,当神来救人时,人的“神性”能够被神唤醒,从而使人得救。共产主义的“无神论”是要泯灭人的“神性”,当人的“神性”被泯灭到连创世主都无法唤醒时,就只有走向毁灭。同时这种唯物主义“无神论”又有效的掩盖了共产主义幽灵的邪恶本质。(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

[1]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序言http://www.epochtimes.com/gb/17/11/21/n9876205.htm

[2]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序言http://www.epochtimes.com/gb/17/11/21/n9876205.htm

[3]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2) http://www.epochtimes.com/gb/17/11/21/n9876205.htm

[4]恩格斯,《1888年英文版序言》

[5]  见《耶稣传》

[6]  https://zh.wikipedia.org/zh-cn/幽灵

[7]仲维光:《谈尼采、叔本华及爱因斯坦思想》,大纪元。

[8]仲维光:《谈尼采、叔本华及爱因斯坦思想》,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06-01 9: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