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迫公布收入 安省医生团体不服

安省医生的收入很高,但不想公布其收入。(iStock)

人气: 3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多伦多编译报导)加拿大医生收入太高,人们都想知道,由纳税人买单的医生收入,到底有多高?但医生们都想尽各种办法,不想让收入公布于众。

医生是个特殊团体?

据《多伦多星报》报导,安省医疗协会(OMA)和2个医生团体代理女律师加勒瑟尔(Linda Galessiere)周二对安省上诉法院辩称,医生和律师、顾问及承包商收入,虽均由政府掏腰包,但本质不同,后者和政府有合同,前者所有OHIP收入是根据法律规定来自公帑,不是合同收入,收入再高也不能向社会公布。

加勒瑟尔说,卑诗、曼省和新布省公布医生收入,是因为有立法规定。安省没有这一立法,省府与安省医疗协会(OMA)之间的合同仅规定医生OHIP具体收费,要想公布医生收入,先立法再说。

这2个医生团体,一个自称“被影响的第三方”,另一个自称“被法庭裁决令直接影响的几名医生”,2个团体共34名医生,均为男性,其中过半在大多区行医,近3分之1为放射科医生,另3分之1为眼科医生,这2个群体OHIP收费最高。

媒体此前曾披露,安省卫生厅只根据资讯公开和隐私保护法公开医生部分收入,引发公众不满,随后,安省资讯与隐私专员(IPC)向安省地区法院申诉要求公布收入最高的100名医生收入,1年前通过法院裁决,但医生们不服,因此上诉至上诉法院。

在被罗利奥(Paul Rouleau)法官问到医生和道路施工机构等其它公共服务提供者有何不同时,加勒瑟尔辩解是医生不向政府提供任何服务,只是为公民提供服务。

专家:医生不能搞特殊

加勒瑟尔还说,IPC认为医生OHIP收费不属于个人信息的说法是错的,因为这些收入不是净收入。IPC认为,医生OHIP收入牵涉业务和专业范畴,不属个人范畴,必须要公布。加勒瑟尔对此辩解是,并非所有医生OHIP收入申报业务成本减扣,如麻醉医师就没有管理等业务成本减扣。

这一说法却遭到媒体法律顾问的打脸。星报联合顾问沙巴斯说,医生代理律师们曾说过,医生OHIP收入不能公布,是因为这些收入是业务收入,不是纯粹个人收入,要扣除租金和人员工资等成本,但许多人可能误以为是个人收入。也就是说,这些律师们的说法本身就严重自相矛盾。

沙巴斯还说,医生和其它收入来自公帑的人一样,在姓名和收入等公布上,应一视同仁,不能搞什么特殊。人们有权知道公共医疗系统中哪些医生收入最高,就像有权通过政府阳光名单了解公务员收入一样。他还说,政府顾问、律师 、律师事务所和道路建筑公司等都是为政府服务,收入都要向民众公布。

在被副首席大法官货伊(Alexandra Hoy)问到为什么非得公布医生名字时,星报联合顾问菲谢(Iris Fischer)女士说法是,公布医生名字可方便记者调查政府支出。

她还说,2014年美国法庭裁决必须公布医生Medicare收入,当时华盛顿邮报社论就评论说,这些信息有助于人们了解困扰美国政府数十年的公共医疗系统中医生成本不受遏制疯涨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