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清浊:罪恶与邪恶之辨

人气: 4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29日讯】共产主义共产党之恶,以“罪恶”二字述及,已显单薄,用“邪恶”一词论之,方合实情。本文尝试以一句俗语和两个人物为例,对罪恶与邪恶的区别略作分辨。

历史上两个反面人物,因为名声太恶,两千五百多年来一直无人敢为其说半句好话,可是到了1949年之后,却被中共捧上天:一个是盗跖,一个是少正卯。这两个人都是被孔子憎恶的,因此在中共对孔子批倒批臭的年代,他俩不但翻了身,且享尽无穷美誉。盗跖自不必说,不但嗜杀,还吃人,中共最喜欢“亮剑”式的好勇斗狠,盗跖自然成为中共宣传里最富革命性的农民起义领袖,一直到文革之后,教科书中的盗跖依然是响当当的推动历史进步的人物,以至于中学语文《窦娥冤》中出现那句“天地也,只合把清浊分辨,可怎生糊涂了盗跖、颜渊”时,很多被洗脑的学生果然也清浊难辨,反以为被拿来和盗跖作对比的颜渊是个大坏人。

至于少正卯,在中共的宣传里,是先驱——为“言论自由”献身;是勇士——敢于挑战“复辟狂”孔子;是教育家——因和孔子争夺生源而遇害;是冤鬼——成了文字狱的首个牺牲品。与之相比,孔子反倒成了文字狱的始作俑者。(今天我们应该能看清楚,共产红魔鼓吹言论自由,是为了怂恿人不断冲破道德禁忌话题,它只给人散布歪理邪说的自由,却从来不敢给人说真话的自由;而中共大力挞伐“文字狱”,是为了声讨所谓万恶的封建社会,都和普世价值中的人权、自由毫不相干。)

盗跖和少正卯,代表了两种不同程度、不同性质的“恶”。两者的差异,古人已有所论及,在《晋书》列传第五十八中,记载了东晋光禄大夫颜含一段论述:时人谈论少正卯、盗跖哪个罪孽更重。有人说:“少正卯虽恶,不至于像盗跖那样杀人、吃人肉,当然盗跖更恶。”颜含说:“做恶做在明处,人人都知道他该死;隐藏很深的奸邪,只有圣人能察觉并除恶务尽。由此言之,少正卯更恶。”听闻这番话,“众咸服焉”。

根据颜含的说法,盗跖属罪恶之徒,其恶在一般人能够察觉、判断、规避、防范;而少正卯之流隐藏很深的奸邪,为一般人所不能明察、只有圣人能察觉并去除的恶,是“邪恶”。

如果结合《马太福音》里的话:“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唯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它。”以“杀”而言,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是为罪恶,而能杀灵魂的,是为邪恶。罪恶属于人性先天自私带来的恶,邪恶是败坏道德放纵欲望的魔性之恶。

从孔子对少正卯的评价中,我们再看邪恶之恶:

据史载,孔子被任命大司寇仅七天,即公开诛杀少正卯。性情直率的子贡(端木赐)问孔子:“少正卯是鲁国显达之人,您为政刚开始就杀他,是否欠妥?”孔子回答说:“赐啊,听我说。大恶之人有五种,大大小小的盗贼都不在其列。第一是:心达而险;第二是:行辟而坚;第三是:言伪而辩;第四是:记丑而博;第五是:顺非而泽——五者居其一,就应该被处死,而少正卯五者兼具。所以他到哪都能聚徒成群;散布邪说却能蛊惑人心;排斥正的、以邪为正,却能自圆其说。这是小人中的桀雄,不可不诛。所以,汤诛尹谐,文王诛潘止,周公诛管叔,太公诛华士,管仲诛付里乙,子产诛邓析、史付,这七人,虽处不同时代,心术险恶如一,不可不诛。《诗经》说:‘忧心悄悄,愠于群小。’品行不端的人成了气候,最令人担忧。”孔子参与治国仅三个月,鲁国百姓安居,路不拾遗,民无争讼。

从孔子描述的五种大恶之人,我们仿佛能看到少正卯之流正活跃于当今世界舞台。而至于“到哪都能聚徒成群;散布邪说却能蛊惑人心;排斥正的、以邪为正,却能自圆其说”,几乎就是对共产党发迹过程的入木三分的刻画。怪不得毛魔头对孔子怀有那么刻骨的恨,原来是孔夫子不小心揭了这个魔头的老底。

今天我们有幸拜读《九评》编辑部的三本书。借助书中的开示,我们看看少正卯之流穿越两千多年后的邪性表演。以下仅从孔子描述少正卯的五种大恶入手,引用的文字多摘自《九评》编辑部发表的新书《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一、心达而险——野心勃勃,用意险恶

通过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我们知道,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是毁灭人类。魔鬼的手段,从新书“魔鬼毁人之三十六计”之【第二十一计】煽动革命中可见一斑:掌握政权是魔鬼毁灭人类的快捷方式,只要有可能,魔鬼总是以掌握政权为第一选择。马克思在总结巴黎公社的“经验教训”时指出,工人阶级必须打破原有的国家机器,代之以自己的国家机器。政权问题一直是马克思主义政治学说的核心问题。煽动革命可以分为几个步骤:第一步,煽动仇恨,分化人群;第二步,用谎言欺骗大众,建立“革命的统一战线”;第三步,各个击破反抗力量;第四步,用暴力制造恐怖气氛和混乱局面;第五步,发动政变夺取政权;第六步,镇压“反动派”,用革命的恐怖建立并维持新秩序。共产国家妄图发动“世界革命”,成立共产国际,向全世界输出革命,扶植各国左翼势力,在各国制造乱局。

二、行辟而坚——行为邪僻,持之以恒

新书“魔鬼毁人之三十六计”之【第二十五计】恐怖主义:

共产主义革命以恐怖主义起家,共产国家实行国家的恐怖主义。前苏联、中共资助扶持国际恐怖主义,作为对抗西方自由世界的一支别动队。以斗争哲学发展出的列宁主义为当代恐怖主义提供了理论温床。魔鬼以各种方式分化人群,挑起仇恨,使个人怨恨扩展为对更大群体的仇恨,滋长各类恐怖主义行为。恐怖主义非理性的滥杀无辜,增强人的荒谬感、无助感,把社会变成一个无处可逃的所在。无处不在的暴力更容易使人变得反社会、抑郁焦虑、愤世嫉俗,这就破坏了原有的社会肌体,使社会碎片化,达到了魔鬼对人“分而治之”的目的。

三、言伪而辩——鬼话连篇,气焰熏天:

进化论、无神论、唯物论、“我就是玉皇,我就是玉皇,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些鬼话和邪说可谓气焰熏天。仅以“言论自由”为例,且看新书开示:这里需要简要说明的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所规定的言论自由权利原本是指表达政治意见的言论自由,而非出版色情制品的“言论自由”。

新书“魔鬼毁人之三十六计”之【第十计】控制媒体

为了蒙蔽人,魔鬼千方百计地控制人的资讯来源,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大众媒体。在掌握了政权的国家,垄断一切媒体;所有的媒体都是“党的喉舌”,起著替共产党宣传辩护的作用。在尚未掌握政权的国家,鼓吹极端的言论自由,让谬误和造谣、低俗和琐碎淹没一切严肃的探讨和交流。

四、记丑而博——专汲糟粕,发扬光大:

新书“魔鬼毁人之三十六计”之【第九计】魔变艺术

人类的正统艺术来源于神,最早出现在神殿、教堂和庙宇中,是神与人沟通的重要方式,也是维持人的道德水准的重要文化形式。正统艺术表现真和善、美好和光明。变异文学艺术是魔鬼破坏传统文化败坏人类道德的重要一环。魔鬼以“表现现实”为借口,在艺术领域引入印象主义,在文学领域引入现实主义、自然主义;又以“创新”、“批判现实”等为借口,引入表现主义、抽象主义等形形色色的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对崇高的嗤之荒谬,纯洁的标上无聊;下流的变成有趣,无耻的赏以成功。垃圾被摆上艺术的殿堂,大噪之音和靡靡之音被吹捧为艺术的新潮流,阴暗的绘画表现的直接就是鬼的世界,充满魔性的摇滚乐、行为艺术早就突破了人的道德底线。很多青少年更是把外形丑恶、行为堕落的明星当成偶像,狂热地追捧。

五、顺非而泽——取悦人欲,放大执著:

共产党利用这一点腐蚀各个阶层的人:“打土豪分田地”,工会,最低工资标准,女权主义,用高税收、高福利让不劳而获的人心安理得地坐享其成、环保主义(一方面把这篇承载五千文明的国土变成世界上最不适合居住的土地,另一个面在国际上把“环保”、“气候调控”这些空话喊得震天响,仿佛它最忧心人类的居住环境福祉。)新书“魔鬼毁人之三十六计”之【第二十七计】拉拢精英拉拢各国、各行各业的精英,使其为自己服务。为了让精英为自己服务,魔鬼有针对性地施以利益,并以听命于自己的程度来决定给予其大小不等的权力。对求权求名的各类精英,予之以名、权;对贪婪之士,诱之以利;对狂妄之徒,进一步助其自我膨胀;对无知者,充分利用其无知;对忠诚者,转移其忠诚的对象;对痴迷者,加重其痴迷程度;对才智之士,用科学、唯物的幌子和话语权去引诱;对有远大抱负和良好愿望者,充分利用其善良和抱负。让他们觉得自己是总统、总理、学者、智囊、决策者、当权者、精英、领导人、财阀银行巨头、教授、专家、诺贝尔奖得主……让他们有组织,有等级,有出人头地的身份,有万众瞩目的权势,有取之不尽的财富。因势利导,不拘一格,对症下药,百试不爽。在魔鬼眼里,那些上当受骗者统统是“无知的代理人”、“有用的傻瓜”。

以上通过比较盗跖和少正卯不同的恶,来分别罪恶与邪恶。下面,我们从新书中引出的一句俗语再来辨析罪恶与邪恶的差异。

民主国家的制度本来就是给有一定道德尺度的人设计的,对于处心积虑想干坏事的人来说,这个制度有很多“漏洞”,如果要颠覆自由社会制度,有很多条道路可供选择。中国有句俗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共产主义分子和被他们欺骗的无知的代理人处心积虑地颠覆自由社会的制度,经过几十年的筹画和运作,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政府和社会都已经被蚕食得千疮百孔,共产主义思想、因素已经深度侵蚀进了美国的肌体。

上面引出的一句俗语就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以人物比,监狱里的罪犯,像盗跖一样,大多属于“偷贼”,其行为可以用“罪恶”描述;而监狱外痴迷于暴力与谎言的邪党党徒以及世界上形形色色作为共产红魔在世间代理人者,被魔鬼附体而不自知的人,就属于“惦记贼”,其行为应以“邪恶”论之。在当今中国,尤其是那些以散布马列邪说为职业、爱好的人,那些不断发明新真理、新思想的人,皆为魔鬼子孙,属少正卯之流,为圣人所不容。在《九评》编辑部的两本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和《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发表之后,“惦记贼”的鬼言、鬼行、鬼态就显得格外刺眼夺目。生活在当今的世人,生老病死的每一个环节,衣食住行的每一项需求,德、智、体、美、劳的每一则修养,全都被共产红魔在世间的代理人——这些“惦记贼”——惦记着,即使到了地球的另一端也难逃其魔爪。

当今,通过拜读《九评》编辑部的三本书我们知道,创世主的洪大慈悲公平地给予每一个人,包括为圣人所不容的少正卯之流,因为他们也是被红魔迷惑和欺骗的。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够快快看看这三本书,借助高层智慧的开示,用良知冲破偏见,做出对自己生命尊重和负责的选择,拥有美好明天!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8-06-29 10: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