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严家祺:中美贸易战的最佳出路

人气: 244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8年07月20日讯】据美国《商业内幕》网站在今年6月下旬报导,美银美林在一份最新报告中指出,美国消费者将成为中美贸易战的最大输家。看来,这将成为事实。美国增加进口商品关税,不仅针对中国,也针对其他一些国家。《今日美国》网站7月3日的报导,如果对进口汽车征收的关税最高达25%,汽车制造商可能会把关税成本摊派在其生产的各类汽车之上,以避免在那些国外制造的汽车处于不利地位。购买新车就要比以前多付几千美元。在贸易战前,美国消费者买进口货,包括中国货得到了太多好处,现在,美国自己拒绝让消费者得这些好处。这些好处没有了,说是输家并没有错。

在美国买中国货比较便宜

在最近二十年间,来自中国的集装箱在纽约港口卸货,从278号高速公路,运到美国东部各个地区。在2002年后,在278号高速公路上,我每一次从布鲁克林开车去纽约皇后区的法拉盛,前后都是十八个轮子的巨型集装箱卡车,有时被三面包围。在纽约商店中,到处都是“中国制造”的产品。有一次,我要买一个“美国制造”的开罐器,跑遍了布鲁克林的美国人开的商店,全部都是“中国制造”,最后,在一家中国人开的小店中,买到了一个“美国制造”的开罐器,价格比“中国制造”要贵。我家一直用“中国制造”的开罐器,坏了两个,就只能去买美国制造的。在耶诞节前,连圣诞老人全是“中国制造”。在美国买中国制造的皮夹克,真是物美价廉,从中国来的朋友一买就是三、四件,每一件要便宜几十美元。很多人来美国买“中国制造”的名牌手提包,一买就是许多。原因就是比在中国买要便宜的多。我认识一个人,他在中国有几千人的牛仔裤工厂,中国制造的名牌牛仔裤全部运到纽约销售,他请的两个犹太人推销员,每人的年工资是50万美元。

在近二十年中,中国货大批进入美国,使常常买中国货的美国人生活水准提高了至少10%。现在特朗普提高中国货进入美国的关税,这些常常买中国货的美国人,生活水准就降低了。我觉得,二十年中,购买从中国进口的消费品的人,主要是华人和美国低收入者。所以,特朗普提高中国货进入美国的关税,对美国高收入和中等收入者,没有什么影响。

中国货进入美国,对中国有什么好处

中国出口商品,除了开罐器等少数产品外,总的来说,品质达到美国要求,连圣诞老人制作得都不比美国差。这些产品,都是成千上万中国劳工长年累月创造出来的。在美国用较低的价格购买这些消费品,实际上得到了好处,而中国的劳工得到的报酬远比美国付出同样的劳动的报酬要低得多。

中国一箱箱集装箱在美国东西部沿海港口卸货后,这些远洋巨轮却没有东西可运回中国。因为这些巨轮不会把“美国制造”的牛仔裤、皮夹克、手提包、圣诞老人和同类消费品运回中国。

这些远洋巨轮回中国,一艘艘近于空船,实在太浪费,怎么办?在人类史上就出现了这样的情景——在2017年前的二十年中,中国人把自己生产的最好的东西,用无数远洋巨轮运往欧美、澳洲、日本,再把他们消费后产生的各种各样垃圾,用一艘艘远洋巨轮运回中国。中国从美国得不到黄金,每年得到的是几千亿美元的纸币。中美之间这种贸易的发生,不能用比较优势理论来解释。

据《每日电讯报》报导,英国仅在2012年,就有17个集装箱、总重达420吨的生活垃圾从英国运往亚洲,而其中七成被确认运往包括中国在内的远东国家。美国向中国出口的货物中,每年都有大量的垃圾在稍经处理后被装船发往中国,这里面有废弃汽车和旧家电上拆卸下来的金属、空纸箱和旧报纸等可利用的纸张以及废旧塑胶汽水瓶等。二十年前,中国进口的洋垃圾每年有400万吨到450万吨,二十年后增加了十倍,达4500万吨。全球每年产生的5亿吨电子垃圾,70%以上通过各种途径进入中国。广东贵屿成了全球最大的电子垃圾场,废旧电子产品堆积如山,环境重度污染。

为什么中国人要辛辛苦苦劳动,把无数物美价廉的产品运往欧美日澳,同时又把他们消费后的垃圾运回中国处理?这一切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得到国际上可以自由兑换的美元英镑欧元日元。在十六世纪,当年西班牙人把大量的欧洲产品和非洲奴隶运到美洲,西班牙人不是空船回国,而是运着无数黄金和白银回到西班牙。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国回国的远洋巨轮,美元英镑欧元日元用不到用远洋巨轮运回,只要通过互联网就可以付给中国的出口商。

中国如何处理外汇收入

中美贸易,美国是逆差国,中国是顺差国。最近三十年间,中美贸易顺差总额4万多亿美元。美元由美国的中央银行——美联储发行。美国不需要把美元当作自己的储备。美国储备的是黄金,有8000多吨,占美国全部国际储备的74%。中国的黄金储备只占中国的国际储备的3%,美元成了中国最重要的国际储备。中国的外汇储备基本上全部来自对美贸易顺差。4万亿美元相当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总开支,等于美国2017年GDP的五分之一。

得到外汇的中国企业,在中国要换成人民币才能付工人工资、购买原材料。从1994年开始,中国实行强制结汇制度,2008年,中国取消了强制结汇制度,出口企业可以留存外汇。但一般来说出口企业收到外汇后还是尽快换成了人民币。这一过程,实际上是中国的中央银行“额外发行人民币”的过程,中国央行收到美元或欧元,企业的得到人民币。这笔美元或欧元,留在央行,就成了外汇储备,成了只有中国政府才有权决定如何使用的财富。这实际上是中国政府在“额外发行”与外汇价值等值的人民币时,中央政府未经“征税途径”白白获得的一笔由中央政府支配的巨额财富。

在欧美日澳,这些国家对外贸易得到的外汇,可以自己保存起来,或者在金融市场兑换成为本国货币,这些国家的中央银行,不能依靠对外贸易额外发行本国货币。中国不管这一套,用人民币换中国出口企业的外汇,这样做的结果,中国市场上就白白增加了与外汇储备一样多的人民币。这就是滥发货币,是中国房价高涨、中国房市、股市兴风作浪的根源之一。

中国中央银行有了这么多外汇,如果只是存放在银行不用,美元贬值,损失就大了。中国向西方国家投资,因不熟悉情况,往往遭受损失。一带一路中的陆路还好,沿着印度洋、阿拉伯海的投资,大部分给“穷国”的贪官污吏拿走了,他们贪污腐败不比中国贪官污吏差。他们对付一带一路有一套基本策略,就是“说中国好话,骗中国钱财”,中国一带一路的投资,至少一半进入了这些穷国权贵的私人腰包。

这么多外汇储备,怎么办?有人提议,分给中国人。但这一办法行不通。大多数中国人有了外汇不会到国外去用,还是要换成人民币,这样就会造成第二次人民币增发。中国中央银行,想来想起,还是买美国债券最省心、最保险。就这样,中国用中国老百姓辛辛苦苦挣来的美元外汇,买了美国12,0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中国超过全世界所有国家,成了美国的最大债主。

特朗普决心要减少美国国债

现在美国国债已超过20万亿美元。最近三十年来,只有两个总统的政策,为削减赤字、降低国债而竭尽全力,这两个总统,一是克林顿,二是特朗普。1993年,美国赤字3000多亿美元,在克林顿第二个任期内,每年都有大量财政盈余。小布希总统上台后,因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和减税政策,把克林顿时期积累起来的盈余用得精光。2005年,小布希第二个任期开始时,美国国债达到近8万亿美元。到2017年初,奥巴马总统离职时,美国国债近20万亿美元。特朗普非常明白,美国的债务数量已经十分庞大,美国不能在全世界到处插手,到处撒钱,一定要把“美国利益放在美国总统考虑的第一位”,这就是“美国第一”或不恰当地称为“美国优先”政策。

特朗普去年就任美国总统,今年1月,就遇到联邦政府关门事件,数十万联邦雇员被停薪放假。中国人想不通,政府有的是钱,为什么要关门?美国政府关门,因国会对2018财政年度联邦预算案达不成最终协定。今年3月1日,刘鹤到白宫想见特朗普总统。刘鹤不知道,正是在前一天的2月28日,这是财政部长要求国会提高债务上限的日期,特朗普为此一筹莫展。中国是美国的最大债权国,去年中国美国国债持有量创七年来最大增幅,美国的债务上限也必须由美国国会批准,如果国会不能提高美国债务上限,将导致美国205,000亿美元国债违约。这时特朗普怎么会有心思见中国那个刘鹤呢?美国的债务增加完全是一年又一年美国对外贸易逆差和财政赤字积累造成的,其中对中国贸易逆差最大。

美国国债就是美国国家的信誉,按时还本付息。20,5000亿美元国债,已经超过美国全年的国民生产总值(GDP),每年债务利息就在2000亿美元以上。如果美国国债再增长下去,美国的负担就会愈来愈沉重。特朗普不仅是为了实现自己竞选时的诺言,而且作为总统,为了美国国家的信誉,要把“美国利益放在美国总统考虑的第一位”,用各种办法使美国对外贸易的逆差降低下来。增加关税的后果,会使美国消费者买不到过去便宜的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进口产品,但有助于美国逐步恢复这些产品的制造业和增加工作机会。

最佳出路是实行“中国第一”

在近现代历史上,自由贸易对许多国家经济和全球经济的发展都起来推动作用,一些国家在一定时期实行贸易保护主义,是合理的,比较优势理论需要局部修正。采取什么样的贸易政策,是主权国家自己的事。每一个主权国家都有权利调整自己的对外贸易政策,一个国家对来自另一个国家的商品施加关税或限额,第二个国家如果不改变自己的贸易政策,或者对第一个国家降低关税或限额,就没有什么贸易战。当第二个国家实施报复时,贸易战就开始了。如果不断升级、针锋相对,可以称为贸易战。贸易战不是战争,就是发生了贸易战,也不会打得你死我活,只是对两国当前经济有不同程度的影响。这次中美贸易战停息下来的最佳出路,对中国来说,推行“中国第一”政策,就可以得到较好解决。贸易政策、对外援助政策、货币金融政策,全部移到“中国第一”的轨道上来,一切出发点是“把中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实行“中国第一”,要改变财富观念,把中国民众享受自己创造的财富放在第一位。在对外贸易政策上,中美贸易战正好给了中国一个调整机会。中国要把扩大内需放在前面。前二十年中,中国远洋巨轮把成千上万集装箱的中国产品运往欧美日澳,而空船运回的却是外国人消费后的垃圾,这种情景是人类史上的一幕悲剧,这说明当时人们财富观念中,运回垃圾只要赚到钱就是财富。外汇储备是实际财富的储备,这种财富可以用来扩大生产,外汇储备放着不用,等于放弃了一部分实际财富。外汇储备过多,对一个国家来说,是一种浪费。国际储备有一个“最适度储备量”问题。现在中国有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还可以减少。在美国对中国增加关税时,降低美国商品进入中国的进口税,适度增加进口,这是有利于中国人民的事。

实行“中国第一”,首先要关心的是中国人民。一个国家,当最高领导人经常受到民众批评,而民众没有遭受打击监禁,这个国家的人民就有幸福。汤玛斯·杰弗逊说:“如果人民害怕政府,就是暴政,如果政府害怕人民,这就是自由!”看看美国总统吧,每天在媒体上遭受批评,人民有自由,总统照样行使权力。特朗普的“美国第一”,目前做的就是竭尽全力,减少美国的贸易赤字。中国有全球第一的外汇储备,在一带一路的海路建设中,相当一部分中国人民创造的财富都被这些国家的贪官污吏侵吞了。要把财富多一些用于中国的贫困地区,让中国贫困地区的老百姓也能消费各种各样从美国和外国进口的消费品。

实行“中国第一”,要从根本上改变以往的人民币发行制度,一个健康的经济体,货币的数量一定要和整个经济发展动态匹配。1994年以来的结汇制度,是人民币发行过多的原因之一。2008年,中国取消了强制结汇政策,但人民币发行量按外汇数量扩张的现象没有改变。这种结汇制度创造的人民币,是不合法的“铸币税”收入,实际上是政府对人民的非法掠夺。正是人民币的滥发,一方面造成了由国宴、豪华仪式带头的奢侈浪费、拜金炫富之风,另一方面造成了中国股市和房地产市场的愈来愈大的泡沫。凡泡沫必破裂,泡沫愈大,金融风暴就愈发嚣张。

实行“中国第一”,要把改善中国的自然环境、人工环境放在重要地位。实际上,治理污染要消耗财富,所以,美好的自然环境和人工环境,包括美好社区环境、城市环境都是社会财富。

实行“中国第一”,就是不要号召人们去为虚无缥缈的“以全人类名义”的幻想去奋斗,连普世价值都不承认,就竭力宣扬他自己都没有弄明白的东西,什么人类共同体,怎么能要人民为它奋斗呢?

当特朗普为了实行“美国第一”,发动贸易战时,中美贸易战的最佳出路是,中国实行“中国第一”,就是把“中国利益放在国家决策的第一位”,在中国拥有全球第一大外汇储备的条件下,对付贸易战的近期策略,就是降低多种消费品的进口税,适度减少中国的外汇储备,使贸易战停息下来。在二十一世纪,“中国第一”也离不开中美友好,妥善处理现在的中美贸易争端,将有利于中美友好的进一步发展。相反,对在江泽民时期侵吞了中国老祖宗留给子孙后代的大片国土的俄罗斯“准独裁者”普京,谈不上发展什么友谊。(写于2018-7-3WashingtonDC近郊)

——原载香港《前哨》2018-8-1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8-07-20 11: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