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转化再教育”下的悲剧(1)

人气 2585

【大纪元2018年09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综合报导)“2000年的9月中旬,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所长苏境在大会上说:‘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国家为‘法轮功’动用的经费相当于一场国际战争。’她强调这是上面的命令,要百分之百地‘转化法轮功。”

这是2016年4月14日,马三家幸存者尹丽萍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的证词。

转化”,就是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部围绕着“洗脑转化”(也称“再教育”)这一核心,针对大陆所有法轮功修炼者。据中共公安部统计,1999年以前,法轮功学员人数达7千万—1亿人。

为了逼迫学员放弃信仰,完成“转化率”指标,中共各级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机构不惜使用一切手段,包括酷刑、性侵害、精神病药物……中共各级行政机构也参与了这场迫害。

19年来,中共针对法轮功的“转化再教育”,掀开了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制造了难以计数的人间悲剧。

马三家幸存者亲诉遭遇

2000年9月,辽宁法轮功学员尹丽萍因为拒绝“转化”,从辽宁省辽阳教养院转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尹丽萍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

2016年4月14日,尹丽萍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向议员展示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照片。(李莎/大纪元)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坐落在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马三家镇,又名马三家劳教所。1999年10月29日,为了配合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设立了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女二所,苏境出任所长。

2000年9月22日,中央“610办公室”关于开展“教育转化”攻坚战的实施意见再次提出的转化标准就是出自马三家。2001年2月6日,由辽宁省委、省政府决定成立专门用来“教育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特殊学校——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在马三家教养院挂牌,由女二所所长苏境任校长。

一进马三家,四分队队长张秀荣就告诉尹丽萍:到马三家的法轮功学员必须都得“转化”,这里是劳教,是专政机关。

半个月的洗脑教育后,尹丽萍没有被“转化”。

四分队队长张秀荣开始来硬的。她边拳打脚踢,边说:“就你没写‘三书’(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等),因为你,我的分队都进不来新人,今天你写也得写,不写也得写,就是写假的也得写。”

大陆民生观察工作室的《受害者曝光辽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内幕》一文曾披露,马三家每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上级拨款10,000元。

尹丽萍说:“我不懂什么叫‘三书’,你身为警察随便打人你在执法犯法。”

张秀荣说:“谁看见我打你了,你给我找出证人来。”

张秀荣开始用刑,她拿起桌上的两根大电棍直奔尹丽萍而来。

“电棍辟啪地闪着刺眼的蓝光,电击着我的脸、脖子、手和脚。我的呼吸开始困难,脸开始抽搐,人已无法正常站立,身体虚弱地倒下……”

“在极度的痛苦中,我的眼光开始对视这个生命,好像一切都静止了,她在我的面前突然变得非常的渺小、可怜和卑微。我心中想起了我的师父,想起了师父的教诲:‘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澳大利亚法会讲法》)’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境界?我无暇去想圆满,怎样去爱这个电击我的人?她在迫害大法的信徒,她的生命将会去哪里?……我没有了痛苦的感觉,师父慈悲的能量灌透我的全身。”

此刻,窗外突然狂风四起、雷声大作,天都黑黄了,震耳的雷声在窗前炸响。

“我完全没有了惧怕与痛苦。我郑重地告诉她:我生命的最后一念都不会放弃法轮大法。”张秀荣扔下电棍、夺门而逃。

由于拒绝“转化”,2001年4月19日,尹丽萍等法轮功学员被从马三家转到男牢——张士劳教所。

尹丽萍表示,进了张士劳教所,一个膀大腰圆的男警察手里拿著名单点名,之后就开始念一份上面下达的对不“转化”学员的宣告条例: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

“我们九个被分别分到了九个房间。我被分到第一房间。房间里有一张大双人床和一个木制落地衣架,四个男人早已等候在那里。”

到了晚上,尹丽萍问一直待在房间里的中年男人:“你们为什么不离开我的房间,我要睡觉。”

其中一个男的说:“睡觉?你要睡觉?哈哈。这里不‘转化’没有让睡觉的。”

就在被转到男牢的第一个晚上,尹丽萍被集体性侵。

尹丽萍说,“晚上10点左右,走廊里突然传来了邹桂荣(法轮功学员)凄惨的喊叫声,她不停地喊着我的名字,‘丽萍,丽萍,我们从狼窝又被马三家送到了虎穴,这个政府都在耍流氓了!’她不停地喊这两句话。

“听到她凄惨的叫喊,我拚命冲了出去。邹桂荣也拚命地冲到了走廊,我抱住邹桂荣死死地不撒手,看管我们的男犯不停地打我们,我的右眼角骨被打凸起来,身上的衣服全被撕裂掉,裤子在脚面上,衣服在脖子下,几乎一丝不挂。我和邹桂荣都被拽回了各自的房间。”

“他们四五个男犯人把我扔到了床上,有摁胳膊、摁腿的,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骑在了我身上猛砸我的脸和头,我被打的记忆就停留在这里……等我醒来时,我的身旁已经躺了三个男人,我被他们群体性侵害的时候,还被录了像。”

他们还不停地说:“你别装死啊,死了也得‘转化’。”

“我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幕,一口鲜血涌到嗓子眼。”尹丽萍的思维静止了下来,床上、床下、床左、床右一切一切的喧嚣,好像离她是那么的远、那么的遥远。

“我的思维定格在了学校:从小学到初中老师们教我爱党、社会主义好、捡到一分钱要交给警察叔叔……这一切一切的思维瞬间在我的脑海里浮现,然后瞬间崩毁瓦解,脑子里出现了邪党的党旗,党旗在灰暗的空间飘荡着,一群幽灵在镰刀斧头下狂笑悠荡着。这一幕绝非形容,是那时脑中真实所见。”尹丽萍在一份自述中表示。

尹丽萍和邹桂荣的遭遇并非个案。2000年10月,马三家发生震惊世界的性侵事件:18名女法轮功学员被剥光衣服,投入男牢房蹂躏。

18名拒绝“转化”的女法轮功学员被轮奸 各地劳教所效仿

2000年10月,中共前政法委书记罗干在马三家劳教所蹲点。马三家劳教所的警察,将18位坚持修炼不“转化”的女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他们强奸,导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余者致残。

马三家的罪恶至极的“转化”手段成为各地劳教所效仿的目标。

2001年5月24日,以副所长史英白、十二队队长张波为首的警察把非法关押在十二队的60名拒绝写“决裂书”的女法轮功学员强行送进男劳教队摧残折磨,被绑、吊、毒打、电击等,有几名女学员被警察和犯人轮奸。

黑龙江省宾县松江镇法轮功学员谭广惠因上访被绑架进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2001年6、7月间,几个警察强行把谭抬进男劳教队轮奸。她还告诉有机会接触的法轮功学员:万家医院给她打了一种针剂药物,在药物作用下,她眼睛看着警察在强暴,却一点感觉都没有。7月中旬万家劳教所迫害15名法轮功学员的惨案曝光后,劳教所突然让谭广惠家里接人,谭广惠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从2002年8月至12月,贵州女子劳教所曾将法轮功女学员关入男所(即中八劳教所)警备大队的禁闭室(不足4平方米),由两名男吸毒劳教人员猥亵、奸污。其中一名涉嫌吸毒劳教人员叫王建强,贵阳人。

贵州省女子劳教所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周女士28岁,被警察队长顾兴英关在一楼警务室所谓“攻坚”时,遭到从外面进来的三个男畜生强暴、轮奸,持续时间大约40、50分钟。第二次,周女士被关押在三楼“攻坚室”,流氓队长顾兴英又从外面叫了两个男畜生进去。

2007年,黑龙江省鹤岗市一位女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绥滨看守所期间,警察竟将这位女学员推到男号房,对男犯说:“你们可以轮奸她。”这位女学员后来又被送到佳木斯劳教所迫害。

据明慧网引述一位大陆女法轮功学员的上书说,仅她就知道至少有三次把女学员扒光衣服仍进男牢房。她回忆说:“2004年新年期间,我被关在马三家教养院,一天,女二所所长苏境走进关押严管大法学员的一楼,一位学员对苏境说:‘你不是说网上说18名女大法学员在马三家被脱光了扔进男牢是假的吗?你看那个(手指着对面房间一个30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不就是曾经被你们扔进男牢的吗?’苏境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马三家是江泽民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样板基地

明慧网报导,江泽民要求将马三家劳教所作为“洗脑、转化、再教育”法轮功学员的试点,作为样板向全国推广。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表示,在中组部、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中央政法委、中央610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司法部的直接指挥和干预下,马三家设计实施了针对法轮功学员的各种洗脑转化和酷刑方法,并由以上中央部委向全国推广,后来更从针对法轮功学员扩展到了普通上访民众。

2000年8月29日,司法部教育转化工作经验交流暨表彰会,李岚清致信,罗干和王茂林讲话,重点推荐马三家劳教所的经验,尤其是马三家的5条转化标准,自此成为全国的转化标准。

2000年9月22日,中央610关于开展教育转化攻坚战的实施意见,再次提出的转化标准就是出自马三家劳教所。

到2000年11月,根据中央610办公室和司法部的一份内部机密文件,马三家教养院已先后接待了来自25个省市31批500多人次的参观考察。原辽宁省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也曾披露过各地部门组织去马三家劳教所学习经验。

2001年2月26日,中组部、中宣部、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民政部、人事部、中央610办公室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联合举行同“法轮功”斗争“先进”事迹报告会。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所长苏境在会上报告转化经验。

马三家受害者控告江泽民及追随者

尹丽萍于2015年7月6日向中共最高检察院寄出控告书,要求法办江泽民。

尹丽萍说:“江泽民命令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江泽民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挑起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导致我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学生辍学……”

2016年,尹丽萍也向美国国会递交了一份参与迫害她的部分责任人名单,其中包括江泽民、薄熙来、王立军、闻世震,以及一些包括马三家警察在内的参与迫害的狱警。她说:“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应为自己的所为负责,承担后果。”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5月底到2016年10月25日,近21万大陆和海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北京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江泽民。

迫害者的厄运

经常去马三家视察的辽宁省政法委书记丁世发,患脑出血多年,目前基本是植物人状态。

中共洗脑转化专家刘红松,曾去马三家劳教所做“转化”工作,后得了喉癌。

对马三家迫害法轮功负不可推卸责任的辽宁前省委书记王珉、省人大副主任王阳、省政法委书记苏宏章等“辽宁帮”成员接连落马。

沈阳市原副市长祁鸣,2016年落马被查。辽宁省曾投资10亿元进行监狱“改造”,仅沈阳马三家一地就投入巨资5亿多,建成中国第一座监狱城。祁鸣时任沈阳市财政局局长。

沈阳市检察院检察长张东阳,被宣布“双规”,他曾负责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的审批。当时沈阳市各区县,大批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等劳教场所迫害。#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高天韵:泪奔!《马三家来信》的震撼
原沈阳军区军官告江 曝光马三家教养院邪恶
美国会听证:马三家幸存者揭恐怖酷刑及性迫害
尹丽萍美国会作证 国际聚焦马三家骇人罪行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拜登后院起火?开除福奇成热词
【时事纵横】川普人气超夯 脸书遭群攻认怂?
【解密时分】殉爆之王——苏式坦克T-72
【财商天下】污染王变身环保王 中共夺气候霸权
【十字路口】透视共产党:谎言谋霸5套骗术
【新闻大家谈】力挺川普 佛州州长蹿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