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可心:从“反送中”年轻人的态度谈香港大陆教育(1)

2019年6月16日,200万港人游行反送中。期间有救护车经过,民众自动分开让救护车通过,之后人群又合上。这一幕被称为香港版“摩西分红海”,港人的和平、理性、高素质让世人惊叹。 (李逸/大纪元)

人气: 9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7日讯】从6月9日爆发自2003年来最大的游行示威以来,香港人反对港府强推《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的一系列抗争活动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4个多月以来,走在最前线的大多是十几岁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其中有许多是仍然在求学的中学生。这场年轻人主导运动的规模、理念及表现出的智慧赢得了全世界的赞赏。这群香港年轻一代宁愿放弃学业、前途,抱着被打被捕被自杀的危险,弃个人安危于不顾也要首当其冲为捍卫自由在这个炎夏上街抗议。回想大陆八十年代末,发起和参加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的也以年轻人为主,他们同样地冒着生命危险为自由勇敢站出来并撰写了历史。如今的大陆年轻一代,如何看待同样追求自由捍卫人权的反送中运动?

综述媒体报导,大陆年轻人对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态度不外乎几种。对于只能从中共官媒得到有关反送中消息的人来说,大陆的网络筛滤审查制度以及对反送中的抹黑洗脑宣传导致很多人对事件只有负面的印象;一些以工作繁忙或是不关心不谈论不参与政治为由保持沉默;当然同时也不乏那些默默地为抗议活动欢呼,但是不敢公开发出自己内心真实声音的年轻人们。另一方面,对于那些有机会来到海外了解未被封锁的真实讯息的大陆留学生,有人选择的是破坏连侬墙,在社交媒体甚至公开场合用极下流语言辱骂霸凌香港学生,这些现象的根源又是什么?

从2003年中共试图通过基本法23条限制港人自由,到反国民教育洗脑、到雨伞运动占中,抗议中共剥夺港人真普选权、取消议员资格,再到2019年反修订逃犯条例,更多了解了关于香港人抵抗中共暴政的历史,不难发现近年来每次活动的主导者都是年轻人。一次又一次,年轻人前仆后继,走上抗争的最前端守护核心价值,感动了无数香港人更震撼了世界。相比之下,香港的年轻一代和大陆内地的同龄人为何迥然不同呢?本文从教育体系这一方面来浅做分析。

一、香港传统通识教育与大陆爱党洗脑教育

一个人的核心价值观道德体系在幼年形成。教育影响一个人的一生,同时承载着一个国家、民族的未来,是百年、千年大计。

中国作为拥有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一代一代通过教育传承文明。教育旨在给人提供一个可以促进人生良性发展的指导,这种指导包括善良、无私、节制、宽容和对神的信仰等品德,中国历来的传统教育传授给人们安身立命的标准,以儒家为例概括地讲是“仁义礼智信”。而自1949年中共统治后,大陆的国民教育在文革中被破坏殆尽,大陆传统文化教育变成了党文化洗脑教育,人文的内涵、古老的智慧和真正的伦理道德被排斥或轻视。近年来市场经济中,教育行业投资严重不足,教师不再安贫乐道,教育行业迅速产业化,学校追求升学率。由于媒体上暴力、色情、反传统的变异文化等泛滥成灾,加上受到社会上权力滥用、金钱至上等不良氛围的薰染,急功近利式的教育剥夺了年轻人独立思考、坚守道义的能力。这样训练下学生很难学到真正的知识,反倒成为中共推崇暴力谎言的党文化下培养出的任意利用的宣传机器。

1. 大陆教育以应试为主,主要以“老师教、学生听”的内容灌输方式进行。教师主要教学生答题技巧,传授题海战术。

如《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所说:“这种训练,是从幼儿园开始的。在幼儿教育中,所给出的标准答案虽然不合常识和儿童人性,但却是获得成绩的标准。中小学乃至大学的政治教育中,学生学到的,是要毕业就必须遵从党所给出的标准答案。”

从娃娃时期就开始抓起的党文化洗脑教育,造成了孩子被动接受知识而放弃主动思考的习惯,破坏了孩子与生俱来的想像力和思考能力。在这种本末倒置的教育体系下,学生在无数次统一答案的训练下,思想也被统一,一个个考试迫使人们一次次内化着党的言论和观点,逐渐失去独立思考和明辨是非的能力,只知道与中共保持一致:如1958年-1960年饿死几千万人是因为三年自然灾害,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从没发生等等。在分数与个人利益挂钩后,在合法的学校教育途径中,只能接触共产党政治观点的年轻人,在无选择的情况下被中共政治化。

2. 人的立身处世,家族的兴旺,国家的长治久安,都要靠道德维系。但大陆教育注重的是政治教育,“真诚、善良、忍让、宽容、仁爱、孝顺”这些传统美德只略略带过。大陆教育有意混淆党和国家的概念,让人形成爱国就是爱党、爱党就是爱国的错误观念。大陆教育方针是“党的教育方针”;教师的使命是“忠诚党的教育事业”;学生守则的第一条是“爱党”。中共通过各种配套的强制手段,不仅把政治理念引入课堂,令其成为常规的教学内容,更通过行政设定的制度、各类考评和仪式,把纸面上的政治表衷心活动,落实为社会成员意识和行为上的惯性。但它煽动学生狂热的爱国热情的真实目地却是为了维护其极权统治下政治利益与权力稳定。

综上所述,大陆教育的特点可以被概述为:传技重于传道,政治重于美德;“爱国”重于做人, 爱党重于爱国。

当自由思想、独立精神被扼杀,何来创造性?大陆教育号称“素质教育”、“以人为本”,但当教育抛开了人道、人性、人权、人伦这些人的基本要素,何来“以人为本”?

相比之下,香港的教育制度,融合了东西文化的特点,既保持了中华文化传统教育的基本特征,又能不断吸收西方现代教育的最新观念、理论和经验。香港的教育模式以学生为中心,崇尚学术自由和开放式教育;注重素质教育,课本题材生活化。教科书不硬性规定书本的印刷商,由学生自行购买。

经历了164年的英政府统治后,香港人受英国文化的影响至深。历史上港英政府重视教育投入,使香港教育一直与国际接轨。香港的通识教育中,保留了很多儒家文化的精华。这一代香港年轻人接受的是西方教育体系下的自由人权的普世价值,他们可以得到未被审查过滤的信息,可以了解到中共的罪恶历史和如今迫害践踏人权的现状,同时更重要的,许多年轻人的父辈和祖辈,都有被中共压迫的历史,家族在中共暴政下被迫背井离乡逃港安身的苦难经历使他们从小就懂得自由和平等是人生俱来的基本权利,对人权和民主有充分认知,对中共能够有着更加清醒的认识和判断。接受港英政府精英教育成长起来的几代人追求自由民主的精神,从未因香港主权回归大陆而消失。

近年来,中共试图在香港实行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但是在“学民思潮”学生团体及香港多个政党和社团组织的共同抗议下被迫停止。

学民思潮是2011年5月间由一批香港90后学生组建的社团,其宗旨是反对香港特区政府教育局在中小学强制实施“洗脑”课程,故组织初期命名为“学民思潮—反对德育及国民教育科联盟”。其声明中曾提出反对国民教育课程的五大原因:一、“乱推五亿资助”。教育局将向每所中小学及特殊学校一次发放53万港元,作为实施国民教育科的津贴,浪费纳税人约5亿港元。这是变相收买的推行措施。二、“管制学生思想”。课程中心内容要求学生对祖国有情感触动和孕育感恩之情,有违学生选择自身政治立场和个人观点的独立思考准则。三、“中共撰写课程”。香港教育局邀请大陆的“国家教育部”专家编纂香港的国民教育课程,把国内洗脑教育制度照搬强加灌输给香港学生,实为干预香港原有的教育政策,有违“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四、“漠视少数族裔”。课程要求香港少数族裔跟其他香港人一样接受国民教育,强迫在港居住的英国人、印度人、尼泊尔人、日本人、韩国人、菲律宾人等非中国籍的学生效忠中国对“祖国”怀有感恩之情,这不仅是不尊重少数族裔的国家和文化,也侵犯了少数族裔学生的思想自由。五、“课程文件含糊”。课程内容对8964等“敏感”议题有意掩盖真相,歪曲历史。对中共一系列拘捕监禁维权人士等践踏人权的暴行加以回避。

学民思潮这一批年轻人主导的“反国教”运动对香港80后、90后、00后的日益觉醒产生了深远的正面影响。如今反送中运动中,他们再次站在了抗争年轻人们的前线。

(待续)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10-17 6: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