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驳克鲁格曼的中国教师爷论

人气 726

【大纪元2019年10月08日讯】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的杰出教授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博士今年7月在《纽约时报》的专栏上,发表了题为〈特朗普贸易战为什么会失败〉的文章,未展示充足的证据和令人信服的论述。今年8月,克鲁格曼又针对贸易战发表了题为〈中国试图教特朗普一点经济学,但失败了〉的文章,提出“中国教师爷论”,也是云山雾罩,令人啼笑皆非。

美中贸易战是顺差问题,是贸易问题,是市场问题,是商业问题,也是国际经济问题,但不是纯经济理论范畴的问题,也不需要经济学的理论指导。恰恰相反,新的经济理论需要在未来能解释贸易战的发生,和贸易战的结果。如果经济学家不能把地缘政治、道德伦理、邪恶与正义,和国家恐怖主义等因素纳入新理论框架之中,那是经济学家的问题,不是政策制定者和政治家的问题。

克鲁格曼开门见山的说,“如果你想了解不断发展中的对华贸易战,首先要认识到,唐纳德‧特朗普所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他对贸易的看法没有条理,他的要求令人费解,他大大高估了自己对中国造成损害的能力,同时低估了中国可能造成的损害。”

没有比克鲁格曼的见解更“令人费解”的了。特朗普对贸易战的看法,一开始就切入要害,让中共迅速意识到,特朗普不要钱,也不仅是打贸易战,而是直捣黄龙,击中中共的经济基础,这岂能说是“没有条理”?特朗普所做具有极大意义,因为它迫使中共低下头来,向美国求饶。看看中共此前“厉害了,我的国”的叫嚣,它何时开始变得这么低声下气?这个世界上除了特朗普,还有谁可以做到这一点?欧洲5亿人(美国3亿)、GDP比美国多,哪个欧洲领袖敢站起来对中共叫板、痛斥“社会主义幽灵”?特朗普的要求再简单不过,只是要公平贸易,不偷、不抢、不骗,哪里“令人费解”?中共可能对美国造成的损害我们看到了一些,正是因为特朗普的果敢,才避免了中共更多的伤害;特朗普的关税牛刀小试,让中共痛失上百万企业的产业链,特朗普高估自己的能力了吗?

克鲁格曼认为,“中国迄今为止的反应算是相当温和、谨慎”,这又错了。中共的本质,克鲁格曼可能还没领教过,但人们只要看中共在香港的暴行,在新疆的镇压,对地下基督徒的打压,对法轮功修炼者活摘器官,看中共是怎样对待自己的人民,就知道中共会怎样对待它的敌手。中共反应如果算“温和、谨慎”,是因为中共还没从特朗普风暴中清醒过来,也还没在拖延战术外找到反击措施。如果克鲁格曼看看中共在孟晚舟被捕后对加拿大的“反应”,就不会说出上面的话。

克鲁格曼认为中共“没部署任何可以动用的手段来抵消特朗普的行动,并损害他的政治基础”。真的吗?中共的报复关税算什么?(虽然只有1300亿的弹药)。中共用大豆、猪肉作武器,在国人缺猪肉时,用农产品作为威胁中西部农业州“票仓”的工具,难道不是试图损害特朗普的政治基础、干涉美国内政?

克鲁格曼觉得中国人“没全力以赴”,“在试图教特朗普一点经济学”,就更不着边际。克鲁格曼去中国时,国人的好客和对知识的尊重,可能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但如果说中共也充当“教师爷”,给美国总统“教经济学”,恐怕借给中共这个胆子他们也不会做。因为中共知道,它的政治理念、治国方法拿不出手,其“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是给百姓听的,而百姓也清楚的知道,这政权缺什么、补什么,因为没自信,才需要显得自信满满。所谓“中国模式”,本来想藉“中国制造2025”和“一带一路”推向世界,如今二者都会因贸易战而胎死腹中。

或许,人们还记得2008年克鲁格曼参加第一届“诺奖得主中国行”的事,活动是由中宣部麾下的广东出版集团、南方影视集团、广东电视台,和中国移动广东公司等联合组织的。克鲁格曼访问中国的那一年,正是金融危机冲击之下、中国制造业形势不好、出口企业忧心忡忡之际,克鲁格曼当时提出了一些让中方“安心”的观点。

克鲁格曼当时表示,全球化“并没走到尽头”,“全球化会带动中国发展”,“贸易保护不会回归”,“中国可能从劳动密集型产业模式走向高精尖制造业”等,这些让接待克鲁格曼的主人、中共大员欢欣鼓舞的论点。显然,美中贸易战开打,全球化终结,中国经济陷入衰退,中共贸易保护主义遇到强硬反弹,美国纠正贸易不平衡策略,都让克鲁格曼在中国的预言和忠告,一一落空。

克鲁格曼对特朗普的非难,没有根据也不无偏见,“特朗普的观点几乎每天都没有条理”、“特朗普一直在不停地抱怨美元走强,声称让美国处于竞争劣势”。特朗普是第一个受到美国左派和媒体强烈攻击的总统,这些媒体不能公正的报导特朗普。谢天谢地,美国如今有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总统可以直接跟几千万民众对话,告诉人民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这难道不是最好的民主、民享、民治的管理形式吗?美元走强,部分是由于欧洲各国和日本的低利率、负利率,而美联储推迟降息,使美国出口商处于不利竞争地位,这不应该成为被指责的理由。

特朗普让财政部宣布中国汇率操纵,为什么“七、八年前是正确的”,现在就不正确呢?汇率操纵七、八年前对中国贸易伙伴有伤害,今天就没了?“来自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的大量资金正在涌入美国”,这不是“美丽的事情”又是什么?巨额资金涌入,带来美国制造业兴起,资金流出中国,导致中共野心收敛,正是世界人民的期待。“深层政府”的存在我们已经逐步看到,“深层政府”的危害,也在逐步展现。

克鲁格曼猜测,中国让人民币小幅贬值是为了让特朗普明白什么,这也不能成立。人民币贬值,现在的小幅只是序曲,大幅度贬值还在后面,因为中共印了太多钞票,也因为中共在贸易战中外汇消耗殆尽,没有能力去力挽狂澜。

最后,克鲁格曼悲观的说,“出现好转之前,贸易争端可能会变得更糟”。对此,笔者完全赞同;对中共来说,贸易战糟透了,而且会变得更糟,让中南海完全不可收拾。◇

本文转自653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责任编辑:刘菁

相关新闻
谢田:驳克鲁格曼的贸易战必败论
国际收支帐失衡 中共焦虑 急开放金融市场
川普呼吁调查拜登 中共意外保持沉默
中共频频盗取机密 美国大学成美中博弈前沿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北京武力攻台?最危险时间点
【新闻大家谈】纽约州长连环丑闻 戏中有戏?
【思想领袖】鲍丁丝:如何应对美教育衰落?
【横河观点】德州密州开放经济 封城抗疫未必有效
【有冇搞错】收购西方学校 中共悄悄启动文化战
【珍言真语】香港台开播 郑敬基:撑港人拒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