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从姐妹城市到统促会 中共背后的图谋

1989年11月17日,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大学生发起了数十万人声势浩大的反共产党统治示威,即“天鹅绒革命”,最终导致捷克斯洛伐克共产政权和平转型。(AFP/Getty Images)
人气: 5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2日讯】10月份,捷克布拉格市政府和市议会通过解除和北京姐妹城市关系的决定,在得知无法避免后,北京抢先宣布了解除和布拉格的姐妹城市关系。北京还可能停止中捷两国之间的直航并终止对布拉格斯拉维亚足球俱乐部的经济资助作为报复。布拉格北京友城协议是2016年习近平访捷期间签署的多项条约之一。2018年11月贺瑞普任布拉格市长后,多次向北京要求删除友城协议中“支持一中政策,台湾属于中国”的条款,但从未得到回应。

布拉格是第一个对姐妹友好城市协议中的“一中政策”条款公开提出异议的城市,但肯定不是第一个在友好城市协议中写入“一中条款”的城市,只是其他城市没有提出反对而已。布拉格这次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为什么要在姐妹城市协议中写入“一中条款”?

两国之间的外交关系是两国政府间的互相承认,是中央政府或联邦政府的职权范围,两国之间的外交关系在建交的时候就已经在两国协议中写明了,如美中外交关系就建立在三个联合公报之一的建交公报上。在两国关系上,这就足够了,超出这个范围就违反了外交承认的基本原则。城市是没有外交权限的,布拉格,或捷克的其他城市,或世界上任何城市不仅没有义务,也没有权力插手国家的外交事务。把一中政策写入姐妹城市从表面上看是多此一举,但实际上是中共超越外交权限越过外国中央政府直接干预别国内政的手段。

北京把友好城市项目说成是民间外交,由所谓的民间组织“对外友协”负责。如果真是民间外交,需要中央政府如此大动干戈进行报复吗?对外友协名义上由中国外交部代管,实际上就是外交部的马甲。这样一来,中共驻外机构除了正式的大使馆领事馆以外,还多了一个不在外交使节名单上,不被外国政府监管而遍布各国的准外交机构。说这是对国家安全的威胁是绝不为过的。

友好城市不仅是中共的准外交机构,还能在不被人注意的情况下执行很多中共超出外交的其它任务。其中之一的是统战工作。在中国的省及省以下,友城工作是由政协负责协调的,而政协就是统战系统的门面。另一个更少被注意的是输出中共的人权迫害。据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披露的一份《河南省委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2017年工作要点》中就提到,“充分用好涉外友城渠道,提高友城工作的质量,有效压缩‘法轮功’在境外的活动空间”。由于省级中共党委不直接制定对外政策,这只能是来自中央的命令,也就是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通过外交系统的友好城市输出到全世界,连不是外交系统的政法委都已经在使用了。

关于一中政策,实际上国际上并没有一条明显的界线,首次在双方政府公报中提出一中的美国和中国就有不同的表述,中国叫一中原则,美国叫一中政策,而且只是在国家承认的层面,其他国家情况也类似。迄今为止,所有国际上由于“一中”引发的纠纷,全部都是由中共方面对“一中”的解释和变化引起。也就是说,什么是“一中”,完全是中共说了算。布拉格北京姐妹城市是如此,要求各航空公司改变“台湾”称呼是如此,对台湾艺人的打压也是如此。一直是中共在画线,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从来没有画过线,导致步步退让直至退无可退。布拉格是第一个对中共给“一中”任意定义并当作大棒挥舞说不的。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需要认真检查本国地方政府和中国地方政府的友城协议及其日常活动是否符合本国法律,是否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是否侵犯了本国公民和居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人权。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类似机构是遍布美国和世界的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统促会)。这是个从名称到功能都非常可疑的组织。以美国为例,列在中国统促会网站上的统促会就有37个之多。

首先,如果说这个组织是推动中共一中原则的,那就应该到还和台湾保持邦交的国家去推动,但事实上所有的统促会都建立在承认一个中国而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正式外交关系的国家。这些国家已经承认中共政权了,统促会有什么必要存在呢?

其次,按照中共的说法,统一是中国内政,无论是和平还是武力,外国都不得干涉,一个完全是中国内政的事情,为什么要在外国设立机构呢,是要邀请外国来干涉中国内政吗?还是说中共缺乏自信,需要设立这种机构请外国人为自己的政策背书壮胆呢?

说统促会在美国的身份可疑也是有理由的。虽然统促会所有成员都是华人,但其活动目标不会是在华人中自娱自乐,如果是为了影响美国政策,那就是游说集团,但37个统促会只有2个在华盛顿特区,在关岛和波多黎各的统促会去游说谁呢?如果不是为了游说,那又是干什么的呢?世界各国的统促会及其负责人几乎有共同的特点,就是除了像澳洲黄向墨那样来源同样可疑的政治捐款外从来不组织不参与所在国国内事务有关的任何活动,所有的活动都是贯彻北京的政策,只服从来自北京的命令。

这是中共利用西方国家的民主自由输出自己价值的典型案例。因为这个组织的宗旨开宗明义就是促进中共的政策,美国政府应该满足他们的需要将之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11-12 2: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