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州:又见善者“被病死”

法轮功学员杨立华。(明慧网)

人气: 3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22日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年的时间里,经常看见许多善良人“被病死”的冤案命案。这是中共虐杀民众的手段之一。这样的命案通常有二种情况,一是被害人在监狱直接被迫害致死;一种是被害人被迫害致病危命危,经所谓抢救无效冤死在医院或家中。无论哪种情况,都会被中共做假鉴定、假病历、假现场、假手续,宣称被害人是病死的,以此阻止家人依法控告或申请赔偿,嫁祸法轮功,逃脱法办。

如明慧网在二零一九十一月十七日又报道了这样一个冤案命案。说的黑龙江黑河市孙吴县法轮功学员杨立华女士因为不放弃信仰,二零一四年八月被孙吴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出狱后,在加油站工作,期间被孙吴县东所所长孙世军碰到,孙世军强令该单位无故辞退杨立华。法轮功学员曲永霞知道此事后,就陪同杨立华前往政法部门、信访部门讨公道时,却又被县公安局警察非法抓捕构陷。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杨立华和曲永霞被孙吴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和四年,被投进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五日左右杨立华被迫害致死。

监狱通知家属杨立华病重,等家属到达哈尔滨医大二院时人已经不行了,随后杨立华就去世了。家属问她死亡原因,想看病例,而监狱方面手拿着病例让家属看一眼,家属看到杨立华身上有青一块、紫一块的,而监狱方解释是尸斑。家属想做尸检,监狱警方和家属说要是做尸检需要很长时间,而且需要监狱方往上汇报,领导批准,不知道几个月才能批下来。家属并不想把遗体火化,在监狱方威胁恐吓下,只好签字将遗体火化。

杨立华到底是怎么冤死的?监狱的证明是病死的,但这是受到质疑的,因为家属看到杨立华身上有青一块、紫一块的,监狱方解释是尸斑。而从一般医学常识看,尸斑应该是黑色,怎么会是青紫色呢?人的身体只有在外力碰撞、打击或药物伤害下才呈现青紫色,如果真是病死的,是什么病?为什么不早救治?为什么只叫家人看一眼所谓病历?而且家属想做尸检,狱方为什么推脱?为什么威胁家人签字火化遗体?显然,监狱证明是假的。也就是杨立华不是病死的,是被中共监狱迫害死的,是“被病死”的,所谓的“病”不是病,是狱警恶徒为了逃避法律责任,编造了假证明。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年的时间里,这样的冤案命案很多。

中共为什么要使用这种狡诈的手段杀害法轮功学员?我们知道,中共每次运动都要杀害对立面,维持非法政权。在过去那些残酷的政治运动中,中共杀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先给敌对面扣上“反党”、“反革命”、“反社会主义”等帽子,开个批斗会,然后由农会成员、党团骨干、基层民兵、红卫兵闯将等公开整死杀害,成了一个公开的杀人模式,杀人者由于被中共洗脑,没有罪恶感。

但中共在迫害法轮功时,出现了一个例外,尽管中共恶人先告状,反咬一口,给法轮功扣上了“x教”帽子,可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亲朋、单位领导,曾经耳闻目睹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后的高尚行为,心里都有一杆秤,或多或少的思考一个问题,信仰“真善忍”只能成为好人,怎么能成x教呢?

所以中共公开杀好人,会引起民众的质疑和民愤,而且信仰自由是普世常识,公开杀害正信好人,将引来国际社会的谴责制裁,中共当局还是比较忌忐的,当然这没有改变中共杀人的嗜血恶性,它只不过把手段由公开转向秘密,即秘密虐杀。于是,一个个“被病死”、“被自杀”、“被精神病”等命案惨案,被那些具有侦查和反侦察技能的公检法司恶徒们炮制出来了。

面对一个个“被病死”的命案,人们会问,“被病死”者的“病”从何而来?从中共恶徒作案现场看,是被恶徒毒打出来的,被狱警电击出来的,被暴徒野蛮灌食灌出来的,被狱医下药毒出来的,被恶劣环境熬煎出来的,是被中共百种酷刑摧残出来的,既然这样,那就不是“病”,是什么?是致命性的伤!虽然有的冤死者在冤死前也表现出了“病态”,那只不过是因伤势过重转化出来的命危之状,所以,冤死者的死因不是什么病,是被中共残酷迫害致死的。

公检法司出具的病死证明,都是假病历、假鉴定、假手续、假现场、假证据。目的很明确,既杀了人,又嫁祸抹黑了法轮功,还暂时推脱了罪责。所以警察恶徒的行为是故意杀人行为,涉故意杀人等罪,应该承担全部法律责任。受害人家属应该控告所有犯罪分子,追究刑事责任,提出国家赔偿,直到雪冤。

可能有人会问:法轮功学员要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主动做有正义正气的好人,做个对社会、国家负责任的好人,正常的政府保护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打压迫害呢?却被中共以政府的行为镇压杀害,而且已经持续了二十年了,这样一个残害好人的政府是不是疯了?这样一个违背常理的政府是不是太可怕了?的确可怕,因为它是一个被邪教控制的政府。

提起邪教,人们自然想起那些以杀人自杀为特征的邪教,如奥姆真理教报复社会毒气杀人、人民圣殿教的九百名邪教徒为了“社会主义的光辉”而集体自杀,但这些邪教的可怕行为比起中共邪教杀人自杀的规模、危害,连小巫见大巫都提不上。自从撒旦邪教光照帮成员马克思创编了共产主义理论后,共产邪恶主义便开始祸害天下,在许多共产极权中,把共产灾祸发挥到顶峰就是中共。

中共在中国大陆夺权建政后,战天斗地,运动不止,祸国殃民,荼毒生灵,几十年间,导致八千万中国民众死于非命。期间什么害人办法都有,什么酷刑杀人手段都使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杀人手段不断翻新:“被病死”、“被自杀”、“被自焚”、“被精神病”。甚至制造了活摘器官这种惊天罪恶。对此,世界上的任何邪教、恐怖组织和强悍海盗,只能望尘莫及、望洋兴叹。

不过,“被病死”这种狡诈的杀人手段,其实并不高明,很容易识破,对于一般的杀人罪犯,为了逃脱法律制裁,都会操作使用,但叫人感到震惊的是一个经常大喊“依法治国”的政府竟然也操作起了这种卑鄙的杀人手段,叫人感到意外的是这个吹嘘“人权最好”的政府,竟然赌上举国之力去抹黑杀害一个正信群体。这不是个邪恶的政府吗?这不是个可怕的邪党政权吗?操纵这个政府的组织不是邪教是什么?

当然,替这个邪党政府作恶杀人的那些所谓公务员和执法者,都被一个普遍的犯罪心理支撑着,那就是政治正确。所以才党叫干啥就干啥,党叫害谁就害谁,党叫杀人就杀人,杀完害完党负责。可是,纵观横看中共的政治何时正确过?

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到“彻底否定文革”;从“从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从“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到“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从“大跃进”到“摸着石头过河”;从“写进党章的接班人”到“折戟外蒙的判国者”;连“国家主席”在一夜间被打成了“叛徒、内奸、工贼”。

从“全面公有”到“改制私营”再到“割私营业主的韭菜”;从“官员不准以权谋私”到“闷声发大财”;从“强制一胎化”到“鼓励多生”;从“反腐倡廉”到“遍地贪官”;从“尊重少数民族信仰”到“推行汉化政策”;从“一国两制”到“强推送中条约”;从“政治制度改革破冰起航”到现在成了一场“中国梦”。中共的政治那一次正确?而在运动中最活跃凶猛的中共爪牙骨干,最后不是被中共卸磨杀驴,就是遭到恶报而去,身败名裂。所以中共的政治是最不正确的,也是最不可靠安全的,因此,那些仍在替中共迫害民众的人,如果能反思中共政治的欺骗性和作恶者的下场,就应该主动停止作恶,悔罪赎罪,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才是上策。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9-11-22 1: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