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科大一学生重伤危殆 学生围校长要真相

2019年11月4日,香港科大生为避催泪弹致坠楼,生命危殆,学生会发起集会打气。学生包围校长促校长跟进调查。(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22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香港报导)11月4日下午香港科技大学学生在校园内为前一晚在将军澳停车场重伤的周同学举行祈福集会,学生一度围困校长多时,要求校方去索取CCTV,调查周同学重伤及坠楼真相。

11月3日晚,将军澳尚德邨警方与抗争者对峙时,发射了催泪弹和布袋弹。一名科大周姓同学被人发现躺在尚德停车场2楼,严重受伤,处于昏迷状态。有医护人员爆警方阻拦救护车救治,也有当地居民披露看到他在停车场遭警方追打。

目前他如何从三楼跌至二楼,及头部、身上严重伤势究竟如何而来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学生要求校长索取事发现场CCTV

2019年11月4日,香港科大生为避催泪弹致失足危殆,学生会发起集会打气。学生包围校长促跟进。(宋碧龙/大纪元)

据该校的同学向大纪元介绍,今天本来是一个为周同学祷告祈福的活动,校长在6点22分时过来表示,如果周同学需要帮助,包括医疗方面的,他都会予以帮助。学生因为关切周同学的事情,不愿意校长离开,要求立即调查周同学事件真相。

目前有消息称,周同学被送往伊利沙伯医院后,因其脑部严重受创,已做了手术,但仍然没有脱离危险期。

至于坠楼原因,该同学表示目前有一种说法是警方往停车场施放催泪弹,周同学被逼从三楼坠入二楼,还有一种说法是周同学中了布袋弹“被坠落”。

记者7点多赶到科大校园时,校长被学生围困已一个多小时,校长在保安和其他员工手拉手护卫下与学生隔开一点距离。学生要求学校出面去调查这个事情的真相。

校长开始说下周会找一个时间跟学生具体沟通,有学生要求校长给出具体那天,校长表示要回去看自己的日程安排,遭到学生不满的起哄。有学生当即表示太晚了,拖下去周同学说不定就走了,要求校长尽快处理;还有很多学生现场你一言我一语指责校长反送中运动以来,学生多次要求见校长也从来不见回应,最多用邮件回复,并追问他为自己的学生做过些什么。

学生要求校长立即联系周同学的家人,了解周同学最新情况。校长称手头没有他的家属电话,要求明天处理。学生表示,学校有这么多的教职员工,不可能问不到周同学的家属电话。

后来副校长也出面与校长一同面对学生,但他也没能给学生认为满意的答案。校长被学生包围期间,学生还给校长送水、送椅子,想请校长坐下,意味着要长时间沟通、交谈,但校长喝水,拒绝坐椅子。

期间校长在保安及学校其他员工的保护之下,数度想突击离开,均未能成功。随着夜深了,有部分学生离开现场,但仍有不少学生坚守现场继续跟校长对话,内容包括要求公开出事地点停车场的CCTV,要求成立调查组彻查周同学受伤经过,及要求校长谴责警方的暴力,要求举行校长、学生座谈等。

周同学跳楼原因成谜

由于周同学是在停车场出事,不仅头部有重创,而且盆骨碎裂。网上关于周同学的重伤和坠楼原因,也有很多种说法,质疑声也很多。

有将军澳广明苑的居民在脸书上表示,自己住的地方对面就是尚德停车场,昨晚上停车场那个学生不是因为躲避催泪弹跌入楼,而是先被黑警追着打,他后面有很大的烟,是他自己跌落还是被人跌落下去就没看到,不过肯定不是为躲避催泪弹而跌的,那里的围栏很高的,一定是警察造成的。

另有该地居民说,“我都在广明苑生活了19年,那里不可能会失重心跌落下去。”

也有网友质疑说,自己跳落一层楼,有没有可能是头落地呢?

另有网友表示,如果周同学是被人打晕后再掉下去,一切疑问就简单很多,人如果逃生会有反射动作来保护头部,一层楼高度约两至三米,如果有意识都会做保护动作,最多手脚骨折,断不会是盆骨和头部重创。从现在受伤情况来看,很有可能是被人扔下去时就已经晕了。

有网友认同表示,我昨天听到说躲催泪弹就觉得怪怪的,我都吃了催泪弹四五个月了,不会乱到跳楼逃生。

还有网友说,停车场有CCTV,停车场进去的车也都有摄像头,有可能拍摄到事发的情形,希望有车主能提供。

警方阻拦救护车 延迟半小时救治

据香港名嘴刘细良的节目中披露,当时最新到场的除了消防员之外就是医护人员。有一个医护人员写了一封邮件给他,介绍他在现场看到的情况。刘细良读了这封邮件,并说如果你听完后会跟我此刻的心情一样。

据该急救员披露,当他见到周同学时,他已经没有意识、失禁、而且不听呕血。他全程都没有意识,一开始还可以发出声音,会对痛作出反应。

但一直没有救护车到。有几个警察还用枪指着该急救员,让他走。5分钟后周同学开始恶化,全身痉挛,他剪开上衣发现,周同学肋骨明显有骨折变形,有肿块。他的脉搏从60左右,几十秒就跌倒41,这个时候,他的声音都发不出来,瞳孔反射都变得很慢,情况非常危急。

但楼下的黑警阻挡了路,不给救护车过来。到楼下的急救员跑到气都断了,但黑警就是不让救护车过来。

该急救员还表示自己手头什么都没有,帮不到他,只能等救护车,真的是好无助。如果不是黑警阻拦救护车,他就可以早半个小时上车、早半个小时做手术。

急救员还说,开始他全程都有握着伤员的手,伤者开始还知道抓住他,到后来伤者的心跳开始变得很慢,抓住他的双手已经松开了。“除了握紧他的双手,我真是没有其他事可以做。真是很无助。”

学生忧虑现状希望运动有好的结果

目前科大究竟有多少学生遭到警方的抓捕,学生会方面成员表示暂时没有具体的资料,因为被抓的学生都找律师出面处理,他们也不需要向学生会备案。

科大学生廖同学表示,“现在出去很有可能分分钟被逮捕,这是非常不合理的现象,特别是‘禁蒙面法’出台之后,我身边认识的一些朋友仅仅因为戴了口罩上街,都会被警方认为是参与非法集结,他们让市民跪着要求除下口罩,他们也要求记者取下猪嘴,说这是蒙面,这是很荒谬的。现在香港政府同中央政府已经没有区别了。”

他还强调,“香港本身就有游行、集会的自由,现在走出来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如果一旦都被捕前途都没有了,这是非常不合理的也是很不公平的。所以希望这场运动有好的结果,不能不了了之,否则这些被捕的同学也好,包括受伤的也好都变成有罪了。”

他还表示,现在香港都不按司法程序走了,现在还加了一条,不准起底警员及其家属,如果紧急法通过之后,在香港连登、电报这些网络平台被取消也不足为奇了。

责任编辑:李明

评论
2019-11-05 12: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