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独家】帮中共红色资本海外布局的神秘人物

特约撰稿人:于若木

摄于美国一私人会所。居中坐主位者是Michael Xu,(作者提供/大纪元合成)
人气: 433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14日讯】中共权贵阶层在海外的巨额隐密离岸资产已经广为人知,但是这些年有一位神秘的境外红色资产的操盘人物,一直被外界所忽视。

在圈内(包括中共太子党,红色家族后代),这些权贵家族有很多向海外转移大量隐秘资产的“路径”,有的是因私,有的则是以商业并购收购的名义收购美国企业,变相为中共海外战略服务。其中有一条路径,从2009开始活跃至今,在美国的商业并购收购交易,多由一个不为外界所知的神秘人物操作。

此人跟现任常委Z的家族在其地方执政时期就开始有密切联系。包括戴相龙、尚福林、曾庆红等中共领导家族后代控制的中国企业完成的多项北美商业收购,也是透过他进行的,达到了匿名向境外转移资产的目的。即便在中共大力宣传反美贸易战的时候,中共高层家族控制的企业也没有停止类似的操作。

据可靠消息源透露,此人是红三代,爷爷是中共开国将领,父亲为现役将军。20年前,为了规避中共军方高层家属出国的规定,此人有可能换了姓名,被政府公派送至美国高中学习,后曾在阿克曼的旗下的投行任职高管负责资产收并购业务。此人在圈内常用的公开名字是Michael P. Xu (中文名或为许鹏) 。

中共高层利用特权,用国家公派名义送红三代至美国深造,等到其在美国进入精英阶层后,再继续为中共领导层家族进行资本的海外布局,以此循环,变相以权谋私,真可谓是洋为中用的典范。

但不得不说的是,Michael Xu在圈内很有口碑,“年轻干练,寡言缜密,办事很稳”,他在美国和避税岛的能量很大,跟犹太利益集团走得近(特别是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简称AIPAC),经常出入美国受邀请会员制精英会所“加州俱乐部”。他曾经为中冶集团、中国招商银行、广东某世界级科技企业等策划北美业务战略,对美国政治和法规进行游说。他虽是年幼出国,但因为有红色背景的原因,很懂“政治”,不张扬,所以一些中共领导家族掌控的“中企”在美国的收购并购,都觉得由他来“把关”很放心。但是基本不太跟华人圈子的人来往,少有影像流出,且多隐藏在交易线的背后,使得外界对此人所知甚少。

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戴相龙女婿车峰,在和“小马奔腾”收购好莱坞的digital domain(Titanic、变形金刚的制作公司)时,由于U.S. Bankruptcy Court给出的交易窗口很窄,当时资金缺口的压力很大,因要求必须是美国境内资金,香港新加坡都帮不上忙。正是Michael Xu当时动用在美国和BVI避税岛的能量,确保了几千万美元紧急资金在短时间内到位,保障了最后的成功收购,这是“中国企业”在美国少有的以小吞大的成功收购案例。

用参与者当时的说法是出了“高招”。在此期间都是车峰单线跟此人联系,“小马奔腾”和车峰那边的人多不清楚当时具体的资金操作,以至于后期在“奥亮”套“小马奔腾”的过程中,天行联合的谢安都无法直接和Michael Xu联系,一些重要文件都由车的亲戚和私人秘书小心代转。

在这笔关乎收购全局的紧急资金运作中,就有中共领导人家族控制的海外企业的资金,经过洗白操作后匿名进入,虽然这只是冰山一角,但也由此可见,中共权贵阶层在海外巨额离岸资产之庞大,隐藏之深。

人民银行行长女婿车峰拥有的其中一架私人商务机,尾号N818HK的Gulfstream G550,购买时有Michael Xu安排去的人协助。很多中共领导的亲属和红二代也经常用这架飞机秘密往来于北京香港美国之间。据消息源提供的一次出行插曲,有一次中共常委的子女与车峰等人,在出行美国后的返港途中,发现车的香港身份证忘在了Michael Xu处,一行人又乘坐此飞机中途折返,花了数小时返程取回,让整个机组极为头疼,后导致一副机长辞职。

Michael Xu,车峰,中共曾姓国家领导人的子女,戴姓富商,以及时任国安部主要领导的子女,还有一位当红女明星同机出行的起飞现场照片。(因保护消息源的安全需要,故部分人物头像作模糊处理。)(作者提供/大纪元)

Z的家族是在其地方任职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布局香港并向海外转移资产,根据可靠消息,Z的一位机要秘书是Michael Xu的亲戚,(跟戴姓富商,油田王永春是一个圈子的人,)当时Z的女儿逐渐开始在圈内活跃,为了仕途安稳所以Z调走后避嫌没有带走这位秘书,但是离开后给他安排了重要领导职位。后期Z家的事多由女婿和Michael Xu通过港新的渠道单线联系。

摄于美国一私人会所。居中坐主位者是Michael Xu,其左手边第一位是中国海关总署领导,其左手第二位为车峰,其右一和右二为L姓中共领导人后代(一女一男),其右三是中共一开国元勋的孙女(香港华菁会成员)。(因保护消息来源的安全需要,故部分人物头像作模糊处理。)(作者提供/大纪元)

自从中美贸易战和香港局势后,中共领导和太子党控制的企业,利用信息和政治判断的天然前瞻能力,提前布局,向外转移资产,利用空壳公司进行海外并购。其中很多在北美的企业收购并购中至今依然有Michael Xu的身影,可想而知此人多年以来操作的红色资本数量之庞大。但是自从由车峰案的牵扯导致很多中共高层和商界人士落网,以及近年来与其曾有交集的银行高层如(国家开发银行原行务委员)郭林、项俊波、(中信银行前行长)孙德顺和(前永隆银行总经理)徐志宏等相继落马以后,为了避免受到波及或者是因为知道的越多越危险,此人现在更加少与外界接触,目前还生活在北美。

中共权贵家属们利用手中权力聚敛财富已经广为人知,但长期以来并无具体数据。中共高层及红色后代们用假名、匿名等现象已成惯例,长期属于红色权贵阶层的特权。调查机构因此也承认无法完整调查,最大的局限就是中共高层在境外的财产资金无法掌握,因为很多“中企”“红色权贵资产”的资产转移手段并非是通过公开化的国际商业收购并购完成,而是由Michael Xu这样的隐秘操盘者暗中单线秘密操作完成的。

但是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不为外界所知的中共红色权贵圈人物和资产转移路径会逐渐地浮出水面。中共一方面大力控制民间百姓正当的国际资本流通,同时另一方面,中共的权贵阶层却利用内部培养出的红三代精英进行不间断的资产秘密转移,真可谓是对中共政权的极大讽刺。

(本文欢迎转载引用,注明出处即可)#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9-12-16 1: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