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共同核心标准仍在破坏美国教育

这是探究美国公立教育起源系列文章的第11部分

人气 752

【大纪元2019年12月29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lex Newman撰写/原泉编译)也许没有什么比“共同核心标准”(Common Core standards)更能使美国人从对政府教育的麻木状态中苏醒过来。所谓的“共同核心标准”是由左翼奥巴马政府悄悄强加给国家的,用税收的钱来“行贿”,并且是强制性的。人民对此感到愤怒﹐川普(特朗普)称这些标准是“一场彻底的灾难”﹐但愤怒只触及了问题的表面。

尽管公众对低标准以及联邦资助的精英将教育集中化感到愤慨,但这种毒害性的做法已深深渗透全美。常常以各种新名称出现的“共同核心”严重破坏了由集体主义者创建的本已糟糕的教育体系。联邦政府资助对该计划的调查显示﹐破坏还在继续。

美国选民对该计划表示强烈的愤慨。2014年,这种愤怒达到顶点,盖洛普就公立学校的年度民意调查显示,将近三分之二的美国人反对“共同核心”,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人支持。唐纳德‧川普总统抓住时机并公开呼吁废除它,此举也将他送进白宫。

川普说,从“共同核心”﹑“不让一个孩子掉队”(No Child Left Behind)到“力争上游”(Race to the Top)﹐这些教育计划剥夺了父母和当地学校董事会的决策权。“这些计划使教育部的进步派灌输而不是教育我们的孩子。他们的所为不适合美国的治理模式。我完全反对这些计划和教育部。这真是一场灾难。我们不能继续辜负孩子们﹐他们是这个国家的未来。”

川普说的当然是对的。他的话能引起众多美国人的共鸣也就不难理解。老师、父母和纳税人都非常愤怒。在美国公立教育的历史上,“共同核心”已沦成无与伦比的政治毒物,这是有充分理由的。

首先,该规划公然违反美国宪法,在国家一级集中控制教育。公众调查显示,只有极少数的美国人(约15%)认为联邦政府应该决定课堂上的教学内容。绝大多数人认为,这应由当地民选的学校董事会负责。

在本系列有关教育的第10部分中,我们探讨了联邦政府逐步接管教育的历史。“共同核心”不是教育联邦化的开始,而且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它也不会是终结。实际上,通常将其描述为问题表现出来的“症状”,而不是问题本身。

*对教育的嘲讽

这些标准的另一个主要问题是,“共同核心”是对真正的教育的嘲讽。事实上﹐“共同核心”验证委员会中仅有的两个学科专家都拒绝签署该计划,由此从教育的角度可以理解这些标准有多么低劣。

阿肯色大学(University of Arkansas)教育学荣誉退休教授桑德拉‧斯托茨基(Sandra Stotsky)博士是该委员会的英语文学专家﹐她强烈地拒绝签字。她说,“共同核心”最大的问题之一是“既减少了文学阅读,又减少了培养孩子批判性思维能力的机会”。

斯托茨基还抨击了用奥巴马签署的行政令和环保法规作为阅读材料来取代伟大的文学作品的做法。这位英语专家补充道﹕“这些标准是由那些不在乎写得有多差的人草率编写的”,斯托茨基并不反对国家标准本身,但她在美国的立法机构作证反对“共同核心”。

同样,荒谬的“共同核心”的数学标准一直是无休止的笑话的主题,但不幸的是,在美国青少年中大规模出现这种情况,绝非是件可笑的事。“共同核心”验证委员会的唯一数学家,斯坦福大学的詹姆斯‧米尔格拉姆(James Milgram)博士明确而有力地反对该标准。

他解释说﹕“核心数学标准反映了非常低的期望。”他说﹕“它们尽可能不具挑战性,缺点非常严重。”确实,数学中存在“实际误差”,他补充说,这些标准“在数学上既不正确也不特别清楚”。

甚至有些参与制定标准的人士都站出来发声。例如,国际知名的阅读专家路易莎‧莫阿特斯(Louisa Moats)博士曾为“共同核心”的阅读标准做过贡献,她不断警告﹐如果实施这个国家计划﹐孩子们将不会掌握正确的阅读方法。莫阿特斯博士在接受采访时说﹕“当时我的警告和抗议被忽略了。”

然而,尽管有这些以及来自最杰出专家的许多其它警告,但教育机构在财源滚滚的联邦税收和微软亿万富翁比尔‧盖茨(Bill Gates)数十亿美元的支持下,还是继续在美国施行该计划。即使在川普政府执政期间,这些标准依旧存在。

“共同核心”在营销上将自己包装成使美国人“为大学和职业做好准备”,而事实恰恰相反。例如,今年发布的ACT标准化考试结果表明,想上大学的美国高中生ACT成绩史上最差。

正如批评家警告的那样,随着“共同核心”加速破坏教育体系,已经比前几代人蠢笨得多﹑受教育程度低的美国学生在学业上持续退步。最新的国家教育进步评估(NAEP)显示,超过三分之二的美国八年级学生甚至不精通任何主科。

联邦政府也很清楚这一点。在今年由“标准﹑统一﹑指导和学习中心”(C-SAIL)进行的一项联邦政府资助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简而言之,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共同核心”对英语文学和数学方面产生了“重大负面影响”。其中一位研究人员宋梦玲(Mengli Song)补充说﹕“共同核心的负面影响程度随着时间而增加。”

其他专家们强调了灌输的部分。英语终身教授﹑自由项目学院(FreedomProject Academy)主任杜克‧佩斯塔(Duke Pesta)博士是共同核心的专家之一,他已经在全美就标准问题发表了数百次演讲,这些演讲在网上已有数百万次的浏览量﹐对他的评估不能再糟糕了。

他告诉《大纪元时报》,“共同核心”制定者的目标之一就是向美国儿童灌输进步派的意识形态。聚焦教育、颇受欢迎的《杜克博士秀》(Doctor Duke Show)主持人佩斯塔博士解释说:“共同核心在各个州改头换面,愚弄人们以为它已被弃用﹐这是他们转变美国教育的更广泛运动的关键部分。”

“‘共同核心’不仅是弱化标准﹐它还与课程﹑教学法﹑教师培训﹑高水平的标准化测试和数据收集绑定,具有进步和集权主义的典型特征,旨在推动左翼和社会主义的‘社会公正’教育﹐以废除传统的基于知识的教育。”他继续说道﹐“社会公正教育将公立学校的教室变成了宣扬激进政治的场所,这种教育侵蚀家长的权利,并试图使学生沿着进步主义(progressive)路线而变成社会主义者。”

在演讲中,佩斯塔博士列举了被“共同核心”所规范的教科书和材料中无数此类危险的例子。假历史、伪科学、出现在数学题中社会公正的宣传,极其过分的“阅读”作业。几乎每个公立学校孩子的部分参与的父母也都看到了这一点。

*“共同核心”的启源

“共同核心”的历史也被刻意模糊化。为了规避联邦法规禁止美国政府直接干预学校的教学内容,“共同核心”正式创建是由联邦资助的﹑位于DC的贸易组织的指导下进行的,包括全国州长协会(NGA)和州立学校首席官员委员会(CCSSO)。

正如批评家所说,奥巴马政府随后从所谓的“刺激计划”动用资金“行贿”并威胁利诱,甚至废除布什政府“不让任何孩子掉队”的法规,迫使各州接受它。几乎每个州都屈服了,甚至在少数几不服从的州中,“共同核心”也通过后门攻陷了这些州。

“共同核心”由“Achieve公司”炮制,该组织由美国和全球精英所控制,其最高领导人公开倡导废除地方学区,并将所有教育的控制权国有化。该组织还创建了“新一代科学标准”(Next Generation Science Standards),该标准是如此荒谬,甚至都没有引用所用科学方法的文献出处。

但是,教育走向国有化甚至全球化的道路并非始于“共同核心”。实际上,在这个想法之前,联邦政府就已利用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的“目标2000”(Goals 2000),随后乔治‧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的“不让任何孩子掉队”的法令帮助美国教育集中化。

在这两个计划之前,老总统布什推出了被称为“长期国家战略”的“美国2000”(America 2000)法案,以实现老布什提出的“教育目标”。在推销该计划的峰会之一中,与美国教育部和国家教育协会(NEA)合作的雪莉‧麦库恩(Shirley McCune)解释说,这不仅关乎教育,而且关乎“社会全面转型”。

她说﹕“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她吹嘘正在进行的“人力资源开发重组”。麦库恩继续说,学校的两个主要功能之一是“让学生不是为当今社会,而是为20、30、40、50年后的社会做好准备。”

她补充说:“因此,我们必须预见未来,然后回过头来,想清楚我们今天为此需要做什么。”她没有解释使用哪种预测方法﹐“这就是预期的社会化,或学校的社会变革功能。”

也许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她透露:“课程的革命是我们不再向孩子传授事实。”这是因为“我们几乎不可能猜测他们需要哪种事实,”她没有解释孩子们在不知道事实的情况下如何思考或有一个参考框架。

在本系列的下一篇文章中,将更深入探讨“共同核心”与正在进行的教育全球化之间的联系。有趣的是,根据撰写联合国全球教育课程的前联合国助理秘书长罗伯特‧穆勒(Robert Muller)的说法,联合国的“世界核心课程”正是基于启用了麦昆和艾利丝‧贝利(Alice Bailey)的同一位玄学学者的教义。

另外,本系列中的另一篇即将发表的文章将研究政府在数据收集和数据挖掘方面的爆炸性增长。如果不了解有关当局和与他们合作的裙带公司获取大量儿童的个人信息的做法,就不可能真正了解“共同核心”以及在教育界正在发生的事情。

目前,至关重要的是美国人要了解一些重要事实﹕“共同核心”仍然存在,仍然以工业规模阻碍儿童的发展,推广者还希望染指非公立学校的学生。目前还没有能够很快废除它的计划。所有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事实。

但是,认识到“共同核心”不是问题本身而是问题的症状这一点也至关重要﹐这在本系列文章的前10部分中已经探讨过了。正如奥巴马所说,这只是“从根本上改变美利坚合众国”的下一步。

废除“共同核心”会很棒。但遗憾的是,它不会解决政府的教育系统的问题﹐这个系统通过毁掉美国儿童而毁掉美国。这需要更根本的改革,从根上解决问题。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亚历克斯‧纽曼(Alex Newman)是屡获殊荣的国际新闻工作者、教育家、作家和顾问,并与他人合著了《教育者的罪行:乌托邦人如何利用公立学校摧毁美国儿童》。他还担任自由前哨媒体(Liberty Sentinel Media)的执行长,并为美国和国外的各种刊物撰写文章。

本文中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美国中小学共同核心标准再起争论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19):教育篇(下)
州长坎普希望消除“共同核心” 教育标准
【名家专栏】美媒“政治”被指与中共结盟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近平送礼带威胁 误判拜登遭打脸
【时事纵横】拜登首日就错?欧议员吁制裁陈全国
【新闻大家谈】DC大兵转移 蓬佩奥发神秘数字
【西岸观察】家族丑闻缠身 拜登上任遭弹劾
【秦鹏直播】详解拜登首日17新政令对美影响
【财商天下】四年成绩亮眼 川普:我将再次归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