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为何陆民打高分爆红

社会写实剧《我们与恶的距离》描述一场无差别杀人事件后,来自不同领域的人们如何看待这场悲剧。(授权影片截图)

人气: 180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3日讯】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4/21晚上播出大结局,收视创新高,OTT线上影音平台更涌入近400万连线数,佳评如潮。戏剧内容主要探讨社会议题与人性议题,在中国意外爆红。

不少中国网友感叹,我们讲同样的语言,面临同性质的社会议题,台湾可以,中国却不敢拍,也拍不出能如此剖开现实的剧集,希望台湾保持文化上的独立性。

由台湾公视推出的社会写实剧《我们与恶的距离》,故事主要描述一场无差别杀人事件后,社会大众如何看待这场悲剧的不同角度。

在暗黑的戏院,枪声响起,一名持枪者随机枪杀了将近10条人命,撕碎了无数幸福的家庭。随后的剧情以这名持枪者作为核心人物,慢慢带出他的家庭和被害人家属,以及媒体和律师等不同角色在这起案件里的立场。

3月24号《我们与恶的距离》首播,就创下了收视佳绩的戏剧,开启大众对社会议题的关注。目前这部电视剧并没有在大陆上映,却意外爆红。中国网友透过各种途径同步追剧,《我们与恶的距离》在“豆瓣网”上获得9.4分的高评价,创下今年华语戏剧最高分。

《我们与恶的距离》于“豆瓣网”获9.4分,为今年华语戏剧最高分。(授权影片截图)

大陆资深媒体人宇明:“前几年,韩国拍过一部电影叫‘与神同行’,那里面讲的其实都是中国文化。阴间、阎王、善恶、道德,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东西完全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的内涵。但是韩国人把它拍出来的时候,很多中国人很震惊,很震撼。因为中共不会让你拍这些东西,所以我觉得这些可以在中国火红也是必然的。”

广州媒体人李思磐接受台湾《联合报》采访时表示,这个现象可能与中国在过去1年,发生了多起无差别杀人事件有关。她表示,新闻在中国正在式微,即便是在社交媒体上讨论公共议题的空间也越来越窄。台湾公共电视这出戏在中国引起民众关注,某个层面发挥了替代性公共论坛的作用。

大陆的文化不若台湾自由,在那的文学作品需为中共歌功颂德。(授权影片截图)

旅美时事评论员邢天行表示,这部电视剧能够引起大陆观众的共鸣,主要因为是它所涉及的问题,也是大陆民众所关注的问题。

旅美时事评论员邢天行:“台湾的文化,是比较自由的一个文化氛围。它的创作者可以去追问这个社会问题,在探讨问题当中,它所涉及抨击的层面,当局也不会因为这个去搞一言堂,去治罪。可是这一点在中国大陆来讲,几乎现在是不可能得到的,也是大陆已经被划死了。你的文学作品要展现中共所谓的正面那方面,其实也就是说,要为中共歌功颂德的。”

大陆资深媒体人宇明认为:“大家为了生存,只能创造那些共产党喜欢的题材。”(授权影片截图)

大陆资深媒体人宇明认为,在中国大陆几乎看不到探讨人性议题的电视剧了,“中国的影视剧的审核制度,基本上就被扼杀了中国影视创作人的空间,所以大家都没办法,大家为了生存,只能创造那些共产党喜欢的题材。”

宇明表示,中国影视节目在中共的审核制度下,现在连宫廷剧都被拒了,现有的几乎都是抗日剧或者歌颂共产党的题材。

责任编辑:陈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