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难属与病魔抗争三十载 为见中共垮台

人气 2196

【大纪元2019年06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30年前的今天(6月4日),中共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六四屠杀学生血案,至今死难者家属仍遭到严厉打压。来自成都75岁的六四难属乔秀兰女士表示,她因思儿日夜不能入睡,被抑郁症折磨了近30年,她强烈要求中共解决所有遇难者家庭的三个基本诉求,她表示一定要坚持看到中共垮台的那一天。

1989年6月3日晚间至6月4日凌晨,中共调集二十多万戒严部队,对在天安门广场参加学运的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北京市民开枪屠杀,用坦克车辗压,此事件被外界称为“天安门大屠杀”。

思儿夜不能寐 与病魔抗争三十载

“我们经历了三十年的煎熬,其中的悲伤、痛苦不堪回首。现在进入晚年,就只有痛苦。”乔秀兰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哽咽着说,“当时我真的不想活了,失去儿子,是我最大的痛苦。”

“就是因为儿子的事情,每晚睡不着觉,患上抑郁症近30年,到现在一直靠吃药治疗。”“我相信历史会给六四一个正确的评价,经历了三十年的煎熬,我们一定要坚持。”乔秀兰说。

她的老伴肖宗友已八十二岁,他指,受难家庭始终要求中共解决三个诉求:公布真相、精神赔偿、追究杀人刽子手,但中共一直采取回避的态度,不解决实际问题。

他们的儿子肖杰,六四期间是中国人民大学学运的组织者之一,亦是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的成员。1989年6月5日下午,他途经北京南池子时,因拍照现场被戒严部队开枪击中心脏,他被民众用平板车送到公安医院时,已经没有血压、脉搏,医院诊断为死亡。

肖宗友夫妇为儿子收拾遗物时,在他的床铺下发现了一封长达3,000字的遗书,其中写道:“我绝不能眼看着我的国家、我的民族在错误路上越走越远,在黑暗不公平中越陷越深。我要起而与之抗争到底。”

肖杰(左)生前与同学在天安门广场参加六四学运照片。(网络图片)

痛失两儿 家庭巨变 吴定富:没有怕 就是坚持

另一名成都新津县遇害学生吴国锋的父亲吴定富也表示,死难者家属始终坚守着三个诉求,但“没有任何补偿,也没有任何说法,我都快80岁了,看共产党怎么解决我们的事情。”

75岁的吴定富认为,“中共想用这种拖着不解决的办法,杀死我们,以为随着我们一天天老了,人们就忘记这个事情。”“全世界人民都会看到这件事情,历史不会忘记。”

吴国锋是家里的长子,下面有一个弟弟,六四期间,他是中国人民大学的绝食团筹委。1989年6月3日晚,他携照相机骑自行车离校,在北京西单附近被中共军警开枪射中后脑,倒地后又被刺刀捅入腹部,有2寸长的刀口,双手手心留有明显刀痕,当时被一位老人送到邮电医院,吴国锋向老人说完他所在的学校就死了,时年21岁。

吴定富说,自儿子遇难后,家里连续发生灾难性变故,自己连气带悲伤半身瘫痪,经过医治有所好转。小儿子拚命挣钱养家,劳累过度患上了尿毒症。他四处借钱让小儿接受治疗,二年后2002年,因无钱继续治疗,小儿子也凄惨地离开了人世,留下了一个两岁半的女儿由他们老俩口抚养。连失两子令他和妻子痛不欲生。

小儿子去世后,吴定富又患上肾脏肿瘤,借钱切除了右肾。老伴儿也患有慢性肾功能不全,糖尿病等。如今俩人仅靠着每月3,000多元的生活费艰难度日。让他俩欣慰的是,他们将孙女抚养成人,现在是大学二年级的学生。

吴定富夫妇和孙女到墓前祭奠吴国锋。(黄晓敏提供)

如今,六四惨案已过去整30年,难属也步入七八十岁高龄,有55位已相继离世,但她们的诉求始终未得到解决。

吴定富表示,“虽然我的儿子为了民主,为了自由,为了国家,为了人民,死得很惨,但我跟老伴说,儿子很高尚,我很骄傲。”“之所以能坚持活到今天,就是相信全世界人民有一天会明白学生是怎么死的,一定会知道真相。”

“我就看共产党它怎么解决,都说它快倒了,我们要坚持好好活着。”吴定富说。

他还通过媒体,向所有关心支持六四死难者家属的各界人士,表达感激之情。#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港警再清场之际 六四军人暴行被重提
六四酒案陈兵拒更换律师 明天开庭受关注
组图:不再沉默 另一批六四照片发布 (3)
六四学生遭射杀刀刺惨死 父亲:眼泪已流干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过渡开始未言败 川普有秘密武器?
【十字路口】川普重磅诉讼启动 中共3经济风险
【西岸观察】川普同意交接 以退为进?
【财商天下】内循环陷死循环 习急喊加入CPTPP
【新闻大家谈】拜登过渡 川普胜算几何?
【重播】川普和夫人举行感恩节火鸡赦免仪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