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媒:华为公关活动直接来自中共剧本

美国专栏文章写道,华为事件中,中共利用媒体话语权和中间人为华为喊话,并上演威胁、打压异己、报复等种种把戏,对西方自由社会构成威胁。(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人气: 386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馨编译报导)自孟晚舟被捕、美国政府起诉华为、将华为列入出口黑名单一系列事件后,中共政府就一直为华为站台,让西方有识之士进一步看清楚华为和中共的关系。有美国专栏文章写道,华为事件中,中共利用媒体话语权和中间人为华为喊话,并上演威胁、打压异己、报复等种种把戏,对西方自由社会构成威胁。

马特·施拉德(Matt Schrader)是美国华府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nited States,简称GMF)“保卫民主联盟”(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的中国(问题)分析师。近日,“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网站发表了他的评论文章《华为公关活动直接源于中共剧本》(Huawei’s PR Campaign Comes Straight From the Party’s Playbook)。

中共利用西方自由社会 散播其意识形态

当美国政府采取措施,禁止美国公司向华为供货后,不被华为承认是后台的中共也宣布了“不可靠实体清单”进行反击。但施拉德发现,中共还有一项企图,那就是钻西方民主自由的漏洞,散布其邪恶的意识形态,试图控制西方人的思维。这种本来只用于国内的洗脑术现在来到海外,而且越来越频繁。

施拉德在文章中写道,中共已经打造了一部从达沃斯精英到社交媒体草根的全球机器,引导著有关中国(中共)的讨论。这部机器的作用在最近关于华为的跨大西洋辩论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他认为,中共党媒《中国日报》和《环球时报》的英文版出版物,正在帮助华为发声,并一篇接一篇地发表仇视美国的文章,如《美国对华为的攻击泄露了其所有的丑陋》、《敦促美国确保公司的合法权利》等。

他还指出,中共党媒的宣传机器利用社交媒体控制普通民众的思想。他写道:“在此仅举其中一个例子,脸书上6家最受关注的媒体中有5家是中共官方媒体。”

利诱西方中间人发声

他在文章中写道,中共除了利用中共国家媒体和社交媒体外,还常常雇用西方中间人为其发声,手段极其类似中共历史上惯用的“用一帮人打压另一帮人”。在华为事件中,中共利用的中间人包括:一名极为知名的世界银行顾问、一名居要职的意大利部长,甚至一国总统。

施拉德认为,这符合中共的红色政权争夺理论,即“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他在文章直接点出:“用中共话语体系来讲,这意味着中共试图广泛培养可信赖的中间人来替其发言或做事。这种利用代理人优势的方法正是中共在国内维持政权的关键,现在越来越多地在国外使用。从中共的角度来看,不管是有意的或是无意的,只要充当了中间人,就可以通过利用其表面上中立的第三方身份来掩饰中共的声音或增加中共立场的可信度。中间人也可以被用来发警告,在民主辩论中制造混乱,或者压制更多批评的声音。”

华为本是中共中介

施拉德认为,中共一个强大的中介是华为本身。华为表面上是私营企业,因此可以用私营企业推广营销的策略来开拓市场,如游说、公关和广告等。但是华为却利用这些策略直接操纵西方民主社会的信息空间。

施拉德在文章中写道:“华为花了大量资金聘请前高级官员和企业高管,代表其在西方主要市场发表演讲,其中包括奥巴马政府网络安全官员、英国石油公司前负责人和英国前首席信息官。”

施拉德还表示,华为甚至开始冒险干涉欧洲议会选举:华为广告遍布欧洲大陆,敦促欧洲人“投票支持5G”,因为华为的5G可以为“欧洲价值”做贡献。

施拉德写道:“华为声称自己并不是中共的下属机构,但其传播的信息基本上与北京政府保持一致:强调合作的好处,将美国描绘成一个不值得信任的国家,并将持怀疑态度的欧洲政府定位为美国的奉承者。”

中共用贸易威胁西方政府

施拉德认为,中共在国内肆意囚禁关押异议人士,在国外则利用贸易手段来威慑顽强的民主政府。他写道:“自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对华为采取行动以来,这三个国家都不得不应对表面看来北京只是针对主要出口部门的报复性贸易行动。华为事件也不是唯一的例子,2017年,在韩国允许美国在其国土上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引起中共不满之后,韩国人发现自己成为了一场未曾宣布的、极具破坏性的经济制裁的目标。”

施拉德指出,虽然贸易报复表面上看起来与西方的经济制裁很相似,但背后的目的和理念却大相径庭。西方主张的是一个自由公正的立场,而中共要的是专制,通过任何可能的方式使不受欢迎的观点消声。西方民主社会有新闻自由,有一个民众可以向权力者要求透明、诚信和问责性的环境,中共不仅反对这些理念,而且还反复特别地将其描述为是致命的威胁。

施拉德写道:“在最基础的层面上,中共日益增强的塑造国际对话的能力应该引起民主世界的关注,因为中共对这些原则的根本敌意意味着交织在金钱与权力之间的自私和腐败。”

不过施拉德相信,中共不会得逞,中共对信息控制的能力和影响力仍然存在局限性。但他同时指出,民主国家必须警惕,因为华为事件告诉人们,中共处心积虑积累经济财富,并将其作为杠杆狡诈地操纵国际社会;当中共需要的时候,甚至可以收买总统充当其中间人。

他最后写道:“现在是全世界民主政府认真评估中共在国际事务中发展‘话语权’的方式的时候了。”#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6-13 3: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