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木耳场被强拆 昔日个体经营典范维权遭打压

在2008年家中的木耳场遭暴力强拆后,李红花长年上访维权,多次被打成轻伤、不予立案。现李红花及其母亲和女儿一家三口被非法批捕。(大纪元)
人气: 106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陈清松、李红花夫妻系种植毛木耳专业户,家住福建龙海市榜山镇梧浦村张浦73号。他们于1994年12月创办了一家“龙海市步文清松食用菌加工场”,全家人在此安居乐业经营了16年,每年都向政府缴纳各种税收。

2008年11月24日,当地政府在没有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对李红花家的木耳棚和养猪场暴力强拆,殴打李红花,并导致李红花母亲右臂骨折。为此,李红花上访维权,却遭到当地政府的疯狂报复。现李红花及其母亲和女儿同时被非法批捕。

一家三口被以“涉嫌寻衅滋事”批捕

知情人士日前告诉大纪元,今年4月16日,李红花被以“涉嫌寻衅滋事”批捕,一同被批捕的还有她的母亲庄金莲和女儿陈小玲。7月中旬,陈小玲因入狱时查出严重心脏病被取保候审。李红花及其八十多岁母亲仍然在关押中。目前,此案件由龙海市检察院第一次退回龙海市公安局补充侦查。

3月21日,李红花的丈夫陈清松收到李红花的刑事拘留通知书,涉嫌的罪名是“寻衅滋事”。4月16日,家人又收到通知书,李红花被逮捕了。

2019年3月9日,因为土地征迁维权多年未果,福建漳州龙海维权人士李红花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庄金莲女士赴北京信访。为防止路途中老人发生意外,李红花的女儿陈小玲陪同外婆北上。

祖孙两人到达北京后,即遭漳州地方维稳当局控制并被带回漳州。根据龙海市公安局出具的文书显示,庄金莲、陈小玲二人被刑事拘留的日期为2019年3月9日。

家属表示,庄金莲、陈小玲二人赴京过程并无任何过激行为。

3月中旬,为避免在两会会议期间遭到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李红花本人外出暂避,到福州亲友处暂住。3月21日,李红花在福州遭到龙海市公安局跨地抓捕,被带回漳州刑事拘留。

据介绍,李红花是在福州与“每周一聚”的维权人士聚会时被控制的。2013年起,李红花与众多福建维权人士本着守望互助、抱团取暖的精神在福州开展“每周一聚”,定期在福建省高院外等各地举牌抗争。

2018年9月12号,福州维权人士严兴声出狱时,李红花等维权人士前去接他,在第一看守所门口放鞭炮。警方当时抓捕了30多人,福州人称“912鞭炮大抓捕案”。李红花被以“涉嫌寻衅滋事”为由刑事拘留,37天后取保候审。

2019年4月16日,李红花及其母亲和女儿一家三口同时被以“涉嫌寻衅滋事”批捕。

2019年4月16日,李红花及其母亲和女儿一家三口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同时批捕。(知情人提供)

庄金莲女士今年已经80多岁,身体很不好,被关押在漳州市女子看守所在正兴医院的监管病区。陈小玲在收押过程中被检查出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取保,此前也被羁押于正兴医院监管病区。

2019年7月15日,陈小玲因严重心脏病被取保候审。(知情人提供)

李红花被刑事拘留后,她家的前后门都有人(维稳人员)在看守、上岗,限制陈清松外出,包括他到看守所去存钱物都要先打电话向村里的综治办申请外出,才能离开住所。

知情人向大纪元分析,3月9日正好是“两会”期间,估计庄金莲、陈小玲二人被刑事拘留是跟信访相关联的。因为信访跟地方政府官员的考核挂钩,龙海市的公安局局长兼任龙海市副市长,他们要把类似维权案件用高压手段压制下去,在民间营造一种恐怖的气氛来扼制这种维权活动。

他表示,现在对维权人士的打压越来越残酷,维权的空间是越来越小,当局维稳的思路就是“一人上访,全家坐牢”。福建有好几起一个家庭有人上访,同时抓捕好几个人的,如福建屏南陆恵平案一家三口被逮捕,漳州龙海还有周国元案夫妻二人被捕等。

上访维权被打成轻伤 公安、法院不立案

李红花曾通过投书等方式讲述家中遭残暴非法强拆的真相,指强拆来自于祸国殃民的土地财政。因其承包经营的土地位置优越,引起了一些不法商人觊觎。至今,其被强占的土地荒芜,除木耳棚赔偿了81万外,土地没有安置补偿。

2008年11月24日下午,榜山镇党委书记黄为平在没有任何有效征地和规划批文、没有拆迁公告、没有任何补偿的情况下,组织了300多人的强拆队伍,对李红花家木耳棚基地暴力拆除。李红花母亲庄金莲被镇政府工作人员唐绍平扭伤右臂致骨折(法医鉴定为轻伤),李红花被殴打致多处软组织挫伤和脑震荡。庄金莲房内存放的一万多元现金和一两二钱多的黄金首饰丢失,食用菌加工场被夷为一片废墟。

2010年6月,李红花开始到北京上访维权。

李红花说,自己是逐级上访,多次向当地部门直到中央最高行政机关反映、投诉、控诉,却被地方政府以种种理由追回、恐吓、拦卡堵截,打击报复。

2011年7月24日,李红花到北京上访被截回榜山派出所,在榜山镇派出所内被榜山镇梧浦村长吴惠顺殴打致轻伤,李红花报䅁之后案件至今未得到处理。

2012年1月4日,李红花到北京上访,被龙海市地方政府维稳人员林振生、林春飞强行截回,遭暴力殴打后送福建省女子劳教所劳动教养1年9个月。

2014年7月13日,李红花再次进京控告,被榜山镇政府书记许伟宏(现龙海市政法委书记)雇用的截访人员押回,黑保安在路上轮番殴打她导致其脊椎骨骨折。回到龙海后,她被扔在市公安局执法办案中心大院烈日下暴晒2个多小时,当天晚上被抬入拘留所拘留10天。

2014年9月12日,李红花进京上访,被截回龙海市公安局执法办案中心内,榜山镇政府干部许伟宏、黄龙根纠集公安干警、城管和村干部共二十多人对其围殴,导致她左胸两根(3、5)肋骨骨折,全身伤痕累累。后又被拘留20天。

2015年3月3日,李红花赴京控告。3月4日被龙海市地方政府雇用的人员和京GEC5917号牌面包车从北京久敬庄接出,送入龙海市紫泥镇甘文农场内非法拘禁。3月19日李红花乘看管人员不备伺机逃跑,被看管人抓住殴打,造成她左手腕粉碎性骨折(轻伤一级)。

龙海市公安机关受案后一直未对案件做出处理,李红花于2015年11月5日向龙海法院提出刑事自诉,未获法院立案。

2008年上访维权以来,李红花遭非法拘禁十几次,6次被殴打至轻伤。不但问题得不到解决,反而迫害愈演愈烈。她的丈夫陈清松也被行政拘留3次。

原北京律师卢伟华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涉嫌寻衅”本身就是一个口袋罪。中共就怕维权人士聚在一起、团结起来、拧成一股绳,特别是几个人一起到北京上访,当地的行政官员认为影响非常不好,都从自己的仕途考虑。

卢伟华还表示,近年法律援助的空间越来越小,如北京的司法局就规定,律师接这种敏感案件,签合同时必须要报司法局审批,限制越来越多。

“上访的案件80%~90%都涉及敏感问题。很多都是陈年旧案得不到解决,或者维权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没办法去上访。当地政府对上访都是很不高兴的, 所以就把它当做敏感案件处理。”他说。

卢伟华指出,李红花多次被打成轻伤,公安不立案,到法院自诉也不立案,反映了司法腐败。法医鉴定在这里,没有什么其它的理由可以讲的。法院不立案属于玩忽职守、滥用职权,应该根据刑法规定处理他。#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7-21 3: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