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一国两制”后 为何爆发多次抗议潮

专家分析认为,“反送中”抗议是“一国两制”这个不可能体制的必然结果。图为8月18日,170万人在香港大游行。(孙青天/大纪元)

人气: 229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总监瑞凯德(Keith B. Richburg)教授8月16日在《华盛顿邮报》上发文称,香港“反送中”抗议是“一国两制”这个不可能体制(impossible system)的必然结果,中共对维护“两制”不感兴趣,更希望积极控制香港。

瑞凯德称,“一国两制”这四个字听起来好像是一个好方案,邓小平当年与英国政要会面时,试图用这四个字来描绘香港的未来,但他实际上在试图弥合一个“不可能的鸿沟”。

“一国两制”将允许中国(共)取得香港的所有权,同时使香港的开放,自由的市场体系在“高度自治”下保存完好。但事后看来,“这种未经考验的想法往往注定要失败”。

“一国两制”行不通 香港一回归中共便加紧控制

“从来没有一个专制的、共产主义的一党专政和平地吸收了一个现代的、复杂的、准民主的资本主义领土。从来没有一个享受言论自由、集会自由、信息自由流动和有限自由投票权的人自愿放弃这些权利,而愿意与一个经常无情打压这些自由的国家融合在一起。”瑞凯德说。

他认为,自6月9日起爆发的震撼香港的抗议游行是“一国两制”概念中“固有的,未解决的矛盾的必然结果”。

《纽约时报》8月13日的一篇报导也持类似看法。报导称,1997年中国从英国手中收回香港,标志着一场政治实验的开始。该实验要将北京标志性的威权主义与一个公民自由的堡垒结合起来。但目前的这场抗议,则暴露出那场实验中固有的冲突。

瑞凯德称,中共故意模糊“一国两制”方案将如何运作的关键细节。港人在这一方案下是否能够成功实现“高度自治”不是依靠任何铁定的执法机制,而是取决于执行它的关键政党-中国共产党,取决于中国共产党是否会将允许香港在回归后保持50年不变。

英国人认为,他们已经制定了一项协议,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是一项具有约束力的国际条约,即使其没有具体的执法机制,但也能允许他们自己在监督香港事务方面发挥着持续的作用。然而,瑞凯德称,在香港回归后不久,中共就开始积极寻求对香港的控制。在1997年之后,中共政府将所有香港事务看成是“内部事务”。

台湾国防部发行的军事专业中文报纸《青年日报》称,香港1997年起实施“一国两制”,当时邓小平曾对香港许下“50年不变”的诺言,但香港的主权转移后,中共领导人所保证的“一国两制”就已完全走样。

于是,香港人民开始反击,保护他们的自由。瑞凯德说,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到街上举行大规模抗议。

抵制中共控制 港人力保自由的几个主要抗议

2003年,在北京的授意下,时任香港首任行政长官董建华试图推行一个严厉的国家安全法,这将赋予警方更广泛的潜力,对涉嫌“叛国”和“煽动”罪的人士进行无证搜查。许多香港人担心,这会被用来扼杀政治异议并为自由言论定罪。于是香港街头挤满了五十多万抗议人群,迫使该法案最终被撤回。

2012年,当地方政府试图将中共的“爱国主义”教育引入香港学校时,香港学生和家长走上了街头。 抗议者呼吁政府放弃这项计划,他们担心该计划将导致用共产党的宣传对儿童进行洗脑。

2012年港民走上街头,抗议中共的洗脑课程。(孙青天/大纪元)

新课程的主要特点是教授一本名为“中国模式”的小册子。这个小册子不提1989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事件,不提文化大革命,也不提其它让数百万人民丧命的政治运动。对共产党的统治进行了片面的、完全正面的描写。该教材高度赞扬共产党政权的优越性,把一党制度形容为“进步、无私、团结”。教材还批评多党民主制,称其不利于民生,因为“政党恶斗,人民当灾”。

当时一名香港家长在《纽约时报》上发文说,手册只是一味为政府唱赞歌,却不提政府的过错——例如,民主和言论自由的缺失,无处不在的侵犯人权行为和腐败泛滥。

“我要我的孩子爱我们的国家,但我不想要他们爱上一个虚假的形象。”该家长说。

在香港人大规模的抗议下,这个教学计划最终被撤回。

2014年,香港爆发了大规模“雨伞运动”。这是一系列争取真普选的公民抗争运动。抗议者要求政府进行政治改革,使港民真正有权选举他们的行政长官,同时要求时任特首梁振英下台。

在目前的体制下,香港领导人由一个约1200人的委员会选出,该委员会成员多数是中共盟友。大多数抗议人士抱怨说,他们感到自己毫无政治权力。

香港民主党创会主席李柱铭2014年在《纽约时报》上发文称,通过拒绝让香港人享有民主选举本港领导人和全体议员的权利,同时加大干涉香港人的自由,中央政府正在破坏1997年建立的、保护香港民众基本权利的政治框架。

2014年争取真普选的雨伞运动。(浦慧恩/大纪元)

“雨伞运动”虽然最终没能使香港获得真普选,但迫使代表中共利益的港首梁振英放弃争取连任。

今年以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修订“引渡条例”,容许把在香港境内的人引渡到中国大陆受审,引发港人大规模抗议游行。林郑声称该修订法案填补了一个漏洞,但瑞凯德称,“她是不诚实的。香港与其它20个国家而不是中国签订了引渡协议是有原因的。”

瑞凯德解释说,大陆的司法制度由共产党控制法院。酷刑和虚假供词到处都是。检察官定罪率为99%,囚犯经常被拒绝给予治疗。

《华尔街日报》此前也曾报导说,香港政府的引渡条例修订是试图实现北京方面的一个长期愿望,后者多年来一直希望与香港达成一项引渡协议。

中共的司法体系缺乏透明度,定罪率较高,与香港基于英国模式的普通法体系几乎完全不同。中共官员也有利用法庭打击异见人士、虐待嫌疑人及禁止嫌疑人寻求律师帮助的历史。在香港,嫌疑人被推定无罪,有权接受符合国际公平标准要求的审判。由于担心其司法独立和人权记录,中共一直被排除在香港的引渡协议之外。

香港正处于十字路口

瑞凯德认为,香港现在似乎已经到了十字路口。中共似乎对维护“两制”不感兴趣,而更希望积极主张控制香港。抗议者似乎知道他们没有别的办法可以阻止香港变成中共控制下的另一个城市。抗议活动不可阻挡的势头正与共产党不可动摇的目标相冲击。

瑞凯德认为,“一国两制”的形式现在似乎已死。这种形式也肯定不会被台湾接受。“一国两制”的概念本身就是“构思错误、不切实际,也不详细”。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件愚蠢的事。

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表示,香港的抗议证明“一国两制”绝对不可行。

香港民主党创会主席李柱铭今年1月在台北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香港必须实施基本法规定的真民主普选,否则“一国两制”绝不可能实现。

“没有民主,好像现在一样,你看香港,那个特首每一个都是,永远都是听话的,再大的事情,他们永远都不说什么。现在更清楚了,每一个大事情,他们都站在中央(中共)那一方,跟香港社会完全不同。”李柱铭说。

李柱铭表示,香港人珍惜民主自由法治等核心价值,不过,中共2014年白皮书提出“全面管治权”,与“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相冲突。

他认为,香港在中共的统治下,不是“一国两制”承诺的“维持不变”,而是现在“不停地在变”。

今年6月起爆发的香港“反送中”游行,抗议者的诉求从最初的要求港首撤回修订“引渡条例”已经扩大到要求港民获得真普选。中共负责香港问题的最高官员张晓明在8月初的一个会议上,拒绝了抗议者的自由选举要求,明确说明,中国(共)政府不会考虑任何不允许北京对候选人名单进行筛选的选举制度。张晓明说,如果不进行筛选,就等于放弃对香港的控制。#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8-20 10: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