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微信触角伸到海外 为境外用户带来哪些风险

现在微信(WeChat )使用扩张到海外,研究人员表示,微信在国外的使用令中共在全球扩张其监控和审查的范围。(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1097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9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苏静好综合报导)中国的互联网是世界上监视和审查最多的网络空间之一,被广泛使用的微信(WeChat )也受到中共控制。现在微信使用扩张到海外,研究人员表示,微信在国外的使用令中共在全球扩张其监控和审查的范围。

据NPR网站8月30日报导,人权活动家周峰锁因在1989年参加北京天安门广场民主抗议活动,被中共监禁,他于1995年移居美国,至今20多年未有回国。

周峰锁一般通过微信和中国大陆联系,但微信经常出现故障。他从今年1月开始注意到他的微信群无法阅读他发出的消息。 “我意识到这一点,因为我期待一些(对自己发帖的)反馈,但没有反馈。”周告诉NPR。

腾讯拥有的聊天支持应用程序微信在中国拥有超过10亿的月度用户,现在微信触角伸到国外,腾讯没有透露海外有多少用户。

周峰锁并不是唯一一个遇到微信出问题的人。NPR与另外三名美国公民进行了交谈,这些美国公民虽然用美国电话号码注册微信,但他们今年早些时候被禁止在微信群发送信息,或遇到账号被冻结的情况。

“无论用户身在何处,只要我向三个以上的人发送信息,我的信息就无法在任何(微信)群中看到,”美国华裔技术专业人士斯蒂芬说。他因担心遭到中共对他及其家人的破坏,拒绝分享全名。

斯蒂芬感到困惑,他的微信被封了,且他不认为自己发的是政治性言论。“中国(中共)有这种审查制度并不令人震惊”,他说,“令人震惊的是,中国(中共)正在向世界其它地区出口这种审查制度。”

大陆社群平台微信(WeChat)。 (大纪元资料室)
中共当局对微信平台上的所有信息进行监控、收集、存储、分析、审查和访问。(大纪元资料室)

中国境内外微信对话均被存储在中共数据库

NPR报导,随着中国科技公司在中国以外地区扩张其业务,他们也在扫描外国用户的大量数据。荷兰互联网研究人员称,每天在中国境内外进行的数百万次微信对话都会被标记、收集并存储在与中共公安机关相关的数据库中。

荷兰非营利组织、网络安全机构GDI Foundation 联合创始人维克托·德弗斯(Victor Gevers)每天都会在互联网上搜索漏洞,以便找到不安全的数据库。目前他已经曝光大量信息泄露,特别是与中国(中共)有关的泄露。

今年3月,德弗斯发现了一个中文数据库,存储超过10亿条微信对话,其中包括超过37亿条短信(message)。他在推特上发布了调查结果。每条短信都标有GPS位置,许多包含用户的国家识别号码。大部分短信是在中国境内发送的,但其中超过1900万条信息来自国外,其中大部分来自美国、台湾、韩国和澳大利亚。

德弗斯说,他在短信内容中找到一种模式:若微信短信包含某些单词组合,就会在数据库中存档。大多数被标记短信都是政治性的,例如1989年抗议镇压地点的天安门,或习近平等。

在德弗斯检查代码后发现,中国用户发送的带有此类单词的短信被立即标记,并且用户信息已发送给中共警方。

近期有关华为网络设备及技术可能对带来安全风险的消息占据媒体版面,然而,专家指出中国腾讯推出的微信及QQ等社交媒体平台,对使用者造成的潜在安全风险或甚过华为,全球用户及政府可参考八项建议降低风险。
专家指出,中国腾讯推出的微信及QQ等社交媒体平台,会给使用者带来巨大的潜在安全风险。 (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分析师:微信扩展海外 对西方监管机构提出挑战

独立民主监督机构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高级研究分析师莎拉·库克(Sarah Cook)对NPR表示,“我认为这对用户提出了严重的问题和挑战,对中国境外的监管机构也提出了挑战。”

库克说,在国际上,不仅仅是旅行中的中国公民使用微信,民主国家政客与中国选民和持不同政见社区也使用微信进行沟通。

她表示,政客们与拥有微信、中国境外的人用微信进行沟通,但却置身于中国境内中共规则运作下。

“我还遇到过微信公众号被删除文章,个人微信号被封又被解封的情况。”2016年竞选美国国会众议员的华裔、政治素人符江秀(Sue Googe)告诉大纪元。

符江秀自2014年起使用微信,并选择用微信向选区内华人介绍其政治理念和进行沟通,最多时她一度拥有几个总人数上千人的微信助选群。

微信目前已经介入西方民主国家民选官员与华裔选民之间的正常沟通。为争取华人选民,澳大利亚、加拿大和美国的许多政党组织和政界人士都有在微信上开设账号,与选区内的中国移民保持密切联系。

中共控制微信上的政治新闻及消息源传播,将其导向亲(中)共的西方政党及政界人士。其次,为拉拢华人选票的西方政界人士亦一唱一和,进行自我审查。

加拿大媒体iPolitics此前报导,联邦国会议员及国会职员接到通知,不要使用微信,因为它有“潜在网络安全风险”。

此外,美国国务院主管教育与文化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罗伊斯(Marie Royce)7月30日表示,许多中国留美学生虽然居住在美国,但仍受到中国社交媒体、中共官方媒体的影响,阻碍了他们与美国同行的充分接触。他们仍生活在中共宣传的“恐惧泡沫”中。

罗伊斯说,最近一项研究发现,超过90%的受访中国留学生目前使用微信作为他们网上通讯的主要方式。微信是中共政府严格监控的主要社交媒体平台。

腾讯拒绝对NPR发表评论。

任何中国企业都无法避开中共《国家情报法》

虽然中共政府和华为一直否认,但美国政府依然认为华为受中共政府控制,因此禁止在美国政府和军方机构使用华为设备。其中中共《国家情报法》(National Intelligence Law)是主要一个原因。微信所属的腾讯料也不会例外。

中共《国家情报法》第七条规定,所有组织和公民都必须支持、协助和合作开展国家情报工作,并保护他们所知道的国家情报工作的机密。依据该条规定,中国的私营及国有企业无法抵制中共当局对有关信息或知识产权的要求。

中共的《国家情报法》及其它规定突显了中共领导层控制经济的意图,以及其利用私营部门帮助实现更大的战略和经济目标的手段。

专门研究中国法律的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唐纳德·克拉克(Donald Clarke)对NPR表示,尽管中共进行经济改革,但“中国(中共)基本上是一个列宁主义国家,政府不容忍对其权力有任何限制。”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高级分析师丹尼尔·卡夫(Danielle Cave)和客座学者汤姆·尤伦(Tom Uren)在接受《澳洲金融报》电话采访时表示,中共当局在《国家情报法》明示了其施加给中国企业的义务,“这是以前各界质疑的问题,现在已经正式写入法律。”#

责任编辑:李寰宇

评论
2019-09-01 2: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