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迫害20年 1598例法轮功学员失踪案的背后

中共迫害法轮功至今20年,大量法轮功学员失踪,家中亲人望眼欲穿,但就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来源:真善忍美展)
人气: 170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8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陈天仪综合报导)截止2019年8月10日,明慧网通过民间渠道,不完全统计,20年来记录的有名有姓的法轮功学员失踪案例已有1598个,因中共一直封锁信息和掩盖迫害真相,收集工作非常艰难,该数据仅为冰山一角。

大量法轮功学员被“失踪

1999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中国各地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他们被抓后,有人为了避免中共株连迫害到他人,没有说出姓名和住址,许多人因此再没回来,也没有任何消息。

明慧网引用北京公安内部消息,到20014月为止,到北京上访被抓、有登记记录的法轮功学员就达83万人次,此外还有大批法轮功学员没有报出姓名或未作登记。

由于北京公安无法将不报住址的法轮功学员遣送回原籍,北京监狱爆满,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还在源源不断进来,中共各地劳教所也爆满,于是中共将他们秘密转移到不为人知的地下监狱、劳教所或集中营关押。

报导说,这些被“失踪”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估计有数十万,主要来自东北、华北及各地农村。

19997月,江泽民为了镇压法轮功,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并下达了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

“2000年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分水岭。2000年全国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3倍。”2010年3月《南方周末》记者在《器官捐献迷宫》采访中山医院副院长何晓顺时获悉。

2000年前后,这个时间曲线的背后,不难看出,在江泽民密令政策之后,大陆出现了一条活体器官移植的利益链条。

数年来,来自国际律师、医学专家和媒体的调查结果显示,活体摘取的器官主要来自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仅在2000年至2005年这6年间,在中国就有超过41500宗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无法解释。

中国器官移植数量呈疯狂增长的速度,值得注意的是,国际社会上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肝脏、肾脏需要数年的等待,而在中国却常常只需要几周或更短时间。

海外追查国际调查报告显示,很多大陆医院是多台移植手术同时进行。

例如: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曾在一天之内就做了24台肾移植手术。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一天之内做过24台肝脏和肾脏移植手术。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曾在一天内做了19台肾移植。长沙湘雅医院曾一天做过17台移植手术。

从医学角度看,在同一天找到如此多的组织配型相对吻合的死囚供体是根本不可能的。唯一的可能是事先已经存在着验好了血型和组织配型的活体器官供体库。

大量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在遭受各种酷刑后,还被强制验血,而其他劳教人员、囚犯并没有如此被对待。从侧面也证实了中共在建立反向配型(器官等病人)的活体数据库。

外界越来越多的分析质疑,那些法轮功学员是作为中共活摘贩卖器官的供体资源而被人为“失踪”。一旦有人需要器官,他们就“按需杀人、按需活摘”。

数年来,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及其他良心犯器官的指控被列入联合国。

美国国会外交委员会、美国众议院、加拿大国会国际人权委员会、澳洲参议院、意大利参议院人权委员会、爱尔兰议会外交事务及贸易联合委员会、 中华民国立法院等国家和地区也陆续通过决议谴责中共政府“强摘”法轮功修炼者等良心犯器官。

与此同时,以色列、西班牙、台湾已陆续完成立法禁止到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旅游”。

2019617日,调查中共强摘器官的国际独立“人民法庭”在伦敦宣判结果,判定中国(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已存在多年,并仍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

失踪案例:

大量法轮功学员失踪,家中亲人望眼欲穿,但就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明慧网呼吁更多大陆法轮功学员和善良人士帮助搜集失踪者名单和提供寻人线索。

8月8日,明慧网最新一例失踪案报导,方友谊,女,湖南湘潭市纺织印染厂职工,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7.20之后,失踪至今。

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方友谊一直参加当地的集体学法(学习法轮功系列著作)、炼功。

报导说,方友谊老实、善良,中共当局迫害法轮功开始的时候,使她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当时方友谊的父母都已离世,弟弟成家后另住,她家就她一人。

这时,原纺织派出所的警察,到每个法轮功学员家要求签字,不准炼功,特别是派出所警察刘德胜,他是方友谊中学时期的同学,天天到方友谊家,强迫她把法轮功书籍书交出来,并进行恐吓。

“7.20”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不久之后,家人就再也没见到方友谊了。弟弟到派出所报案,同时到处寻找,也没结果,至今已整整20年,方友谊音讯全无。

以下列举更多明慧网报导失踪多年的部分法轮功学员案例。

吉林江北林场 王子林

王子林,男,原吉林省吉林市江北林场工人。1997年5月,他开始修炼法轮功,为人厚道,体贴妻子、疼爱女儿。

1999年7月,中共镇压开始后,王子林看到政府造谣、诋毁法轮功非常痛苦,于2000年11月19日离家去北京上访,把家门钥匙留在米袋子瓢里,怕妻子担心,未给妻子留下只言片语就独自上路了,从此再无音讯。

以后4年里,妻子多方寻找,妻子的哥哥两次去北京查找王子林下落,也没任何结果。

据曾与王子林关在一起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说,王子林在北京期间曾被关押在北京宣武区看守所,幷被提审过二次,其中第二次再没有回来。当时王子林说:“我死也不报姓名”。不一会儿他即被提审,从此再也没人听到任何关于王子林的消息。

湖北黄冈 孙标自

湖北黄冈法轮功学员孙标,于1999年10月去北京上访,至今杳无音信。

孙标,男,湖北省黄冈自来水厂二水厂职工,修炼前孙标因上班需经常在水下工作,患有严重的血吸虫等多种病,几乎走到生命的边缘。1994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功,疾病一扫而光,并严格用法轮功的法理要求自己,处处替别人着想,乐于助人,深得同事、邻居、家人的好评。

湖北武汉  汪俊

法轮功学员汪俊(明慧网)

汪俊,男,1969年2月出生,家住武汉市江汉区大夹街,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职工,1993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功。

2000年底,他去北京上访,被关入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劳教1年半,期间身体受到严重迫害,于2001年9月底办保外就医,在家休养10天后,自己可走动时,出门后,无故失踪至今。

重庆 杨素

重庆法轮功学员杨素,女,98年毕业于渝州大学,分配到江北区政府当公务员,是一个非常优秀又很漂亮的姑娘。

1999年至2000年时,她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这一去就失踪至今。

湖北荆州 刘锳

湖北荆州大法学员刘锳,女,1957年生,荆州市沙市区工业贸易总公司职工。

2000年,她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附近旅店被警方抓回荆州,2001年大约5月份左右,她再次进京上访,从此消失。

湖南祁东 李素云

法轮功学员李素云(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李素云,湖南省祁东县步云桥镇乔木卫生院妇幼保健医师,于2000年2月26日中午从拘留所失踪。

内蒙古赤峰 王素英

王素英,女,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人。 约2002年,王素英与另外两名女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北京和平请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

三位法轮功学员在北京被警察绑架,其中两位被放回家,可王素英一直未归,至今无任何音信。

江西万安 黄雄

法轮功学员黄雄2003年档案照。(大纪元)

20002月,江西省万安县芙蓉镇法轮功学员,22岁的黄雄在北京被捕,随后被江西吉安行署判劳教2年。

2003419日,黄雄在上海给在美国的哥哥黄万青打了最后一次电话后,从此就失踪了。

黄万青聘请上海律师郭国汀代理,帮助寻找黄雄。上海市洋浦区公安分局国保处的胡处长以出差、学习或开会等理由就是不见律师,最后干脆通过他的手下,叫律师不要再找了,法轮功的案子,他不会见的。

20047月,胡处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他非常了解黄雄的情况,但是不能说。

河北深州 王杏君

王杏君,河北省深州市兵曹乡邰甫村人。1995年,王杏君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得到巨大改善。

1999年7.20以后,王杏君曾对女儿说:“难道我错了?我一个凭双手干活吃饭的农民,想祛病健身,信仰“真、善、忍”,做自食其力的好人也错了吗?电视上说的法轮功反这、反那的等等一切都和真正的法轮功对不上号呀!”

为了说句真心话,王杏君1999年12月8日上京反映情况,从那天走了以后,至今毫无消息,生死不明……

山东昌乐县 夏爱香

法轮功学员夏爱香(明慧网)

夏爱香,女,40岁,于2001年黄历6月27日在方山山会期间,发放法轮功真像资料时,被昌乐县五图镇政府、五图镇派出所绑架,从此,再无音信。

据知情者透露,五图镇派出所绑架夏爱香以后,对她施行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

辽宁本溪 吕圆坤

辽宁省本溪市法轮功学员吕圆坤,2002年4月19日于郑州被捕后,至今没有音信,家属到公安局打探消息也没有任何结果,生死不明。

其妻王润芝也是法轮功学员,一直和孩子在外流离失所,打工和做小买卖维持生活。2004年9月18日,王润芝在本溪市被抓,留下上学的孩子无人照顾,靠亲戚、其他法轮功学员接济度日。

湖南长沙 吴红文

法轮功学员吴红文 (明慧网)

吴红文,男,1969年11月27日出生,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法轮功学员。父亲吴庆章是中共湖南省委办公厅退休干部,母亲杨玉花是长沙市广播电视局退休干部。

2000年元旦前后,吴红文去北京天安门和平抗议中共无理打压法轮功,被关押在长沙市第三看守所,他绝食抗议,原本150多斤的体重被迫害得只有110来斤。

大年二十八,吴红文被家人接回家,在重重压力与逼迫下,吴红文于蓉园派出所人员来家骚扰后的第二天被迫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讯。

河南郑州市 张秀兰

张秀兰,女,原河南省郑州市日用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职工,家住东风路与信息路金水区附近日化家属院四单元五楼(东)。

2000年12月21日,她去北京,至今无一点音讯。

2000年12月底到2001年初,张秀兰家人曾多次拿其照片到北京去找人,最后在北京朝阳区找到线索,他们承认关过此人,但说放了。

山西大同 张翠荣

法轮功学员张翠荣(明慧网)

张翠荣,山西柴油机厂职工家属,家住山西省大同市西花园32楼3门5-6号。

2000年12月12日晚,她去北京上访,13日早在天安门被中共抓捕。在天安门分局登记的姓名是化名张真,地址(原籍)是吉林省长春市二道河子。后不知去向,至今仍杳无音讯。

其子曾多次去北京十八个分局寻人未果。后来,家人还在天津电视台登过寻人启事,去原籍长春二道河子、黑嘴子劳教所寻找时均被拒绝,警察们态度蛮横地说:“千把人呢,怎么给你找。”

湖北荆门 李玉玲

李玉玲,女,原荆门石化总厂第一小学党委书记。1999年上京上访,2000年初非法劳教,2000年上半年被洗脑后放回,出来后很快从新修炼,由于中共将其作为重点迫害对象,她被迫辗转各地。

2002年上半年,李玉玲开始失去音讯,其好朋友说,可能在贵州被不法人员抓走,失踪至今。

黄凤英、黄凤华姐妹

黄凤英,又名高红英,失踪时约二十八、九岁,天津理工学院毕业。黄凤华,失踪时约二十五、六岁,青岛外语学院的学生,因修炼法轮功,于2001年3月离毕业还有两个月时被学校开除。

黄凤英、黄凤华姐妹二人曾多次被非法抓捕、拘留迫害,幷于2001年底左右同时失踪,失踪地点大概在北京或河北保定,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8-10 11: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