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武汉现第四代病例 医生对家人说数万人感染

在武汉肺炎疫情最危急的时刻,中共删贴控评仍在继续。《武汉肺炎 50 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直击此次疫情的症结,但很快遭删除。(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人气: 533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0年01月24日讯】北京时间1月24日凌晨2点,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的最新声明中披露,中国已经向其报告了“武汉的第四代病例和武汉以外的第二代病例”,但未进行进一步阐述。多个武汉医护人员告诉家人的视频爆料:医生估计大概有九万、十万人感染,千万不要相信政府,得靠自己。

WHO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突发事件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于2020年1月23日在日内瓦举行。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通报的信息,中方报告了武汉的第四代病例和武汉以外的第二代病例,以及湖北省以外的一些聚集性病例。

此前,世卫组织的一个委员会的主席戴维‧海曼(David Heymann)就对媒体说:“我们现在正在看到第二代和第三代传播。”

1月23日,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对陆媒“界面新闻”说,现在已经出现了第二代病例,且病例数量仍在增加,预计2020年2月份可能是疫情爆发的高峰期。

传染病的人际传播的代际,是界定其严重程度的一个重要因素。代际传播越多,说明疫情越严重,甚至可能出现了“超级传播者”。

要证明病毒具备“持续人传人”能力,至少需要出现三代以上的人际传播,比如A传给B,B又传给C,C又传给D。

外界认为,大陆从17日的数十例,短短几天内暴增到600多例,而且有不少医护人员也感染了病毒,显示人传人现象比较严重。

武汉肺炎:“谣言”中的真相

武汉肺炎到底有多严重?官方数据和通报有多少真相?在社交网络上,网民们纷纷质疑,同时各种“谣言”兴起。

作家胡泳在其文章《谣言,作为一种社会抗议》中引用卡普费雷的话说:“谣言既是社会现象,也是政治现象。……‘官方’来源的概念就是政治性的,它取决于一种共识,这种共识阐明了谁拥有法律上的发言权,即便其缺乏道德上的发言权。”

“谣言令我们质疑当局,对‘谁有权对什么事发言’提出质疑。谣言提供的信息与官方信息有时是相左的,所以,谣言构成了一种反权力,即对权力的某种制衡。”

以下是在网络上流传的有关武汉肺炎的种种“谣言”,以便读者自己辨别、参考。

医生估计大概有九万、十万人感染

湖北航天医院医生胡电波冒险向外界披露:湖北总发热的人群超过十万,医院像地狱,四处喊救命。

湖北航天医院的胡姓医生怒批当局。(网络图)

经济时政评论人秦鹏转发“武汉医护人员”的视频说:第三个信息源(武汉本地医生视频)称感染人数九万人。前两个称十万人。10万数量级可信度非常高了。

之前的视频:武汉医护人员告诉家人:“他们医生出来的估计大概有十万人”“政府让我们治,可是什么物资都没有”,“他们想办住院都办不了”“我们上一天班,整个人的心里都快崩溃了”“他们在那儿求我们,我们一点办法都末得,看着一个好生生的人慢慢就不行了”“千万不要相信政府,都得靠自己”

(网页截图)


视频:武汉医护人员崩溃放声哭嚎!


责任编辑:心鉴

评论
2020-01-24 11: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