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安省各级政府取消升中共红旗活动

安省议会取消计划在10月1日前举行的中共红旗升旗活动。 图为安省议会大楼。(摄影:穆枫/大纪元)
人气: 3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10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安省议会取消计划在10月1日前举行的中共红旗升旗活动。此升旗活动一直受到批评,尤其是在中共当局扣押两名加拿大人长达1年9个月的时候。

负责维持安省议会法规及秩序的纪律官员(Sergeant-at-Arms)戈登(Jackie Gordon)女士表示,取消该升旗活动是基于公共卫生原因。

戈登在给《大纪元》的一封电邮中说:“鉴于Covid 19(中共肺炎)感染案例在增加,以及公共卫生局提出了比以往更要提高警惕的建议,安省议会已决定取消所有升旗仪式,直至另行通知为止。”

据《环球邮报》报导,在省议会发出该通知前,联邦保守党外交事务评论议员庄文浩(Michael Chong),对允许升中共红旗的做法提出了批评。

“当2名加拿大公民被错误地囚禁在中国时,我认为加拿大的任何政府,都不应该悬挂中共红旗。”

他说:“当政府悬挂外国国旗时,它本身就在发出一种特定的信号。”

按原计划,在安省议会举办的升中共红旗活动,在9月30日下午12:30开始,旨在纪念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10月1日正式开始统治中国。中共政府驻多伦多总领事韩涛原本安排在该活动中发言。

前驻华大使:安省借疫避升旗

加拿大前驻华大使马大维(David Mulroney)在推特上发文说,安省这次通过使用“病毒防御 (COVID defense)”法,避免了麻烦。

马大维表示,升旗在加拿大得以发生表明了,加拿大是北京当局渗透针对的目标。

马大维说,取消升旗的决定是正确的。升旗事件说明了中国(中共政府)之所以在加拿大投资,就是为了增加其对加拿大的影响力。

2018年12月,加拿大按加美引渡条约的规定,逮捕了在美国被控欺诈等罪的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几天后,中共当局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扣押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及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并要求加拿大释放孟晚舟。此举被普遍认为是中共针对加拿大的“人质外交”手段。

康明凯和斯帕弗已被中共当局关押了超过660天,期间中共当局还以毒品罪名,先后判了4名加拿大人死刑,并阻挡一些加拿大农产品进入中国市场。很多评论员用“霸凌(bully)”来形容中共当局对加拿大的所为。

加拿大外交部长的国会秘书奥利分特(Robert Oliphant),将中方扣押2名加拿大人的事件形容为“有针对性的绑架”。

亲共组织所为

该升旗活动是由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CTCCO,简称多伦多华联会)要求举办的,该组织被普遍认为是加拿大的一个亲共团体。

多伦多华联会一直坚决反对发生在香港的民主抗议,并支持中共政府在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该组织在2010年曾抗议达赖喇嘛来加拿大访问;该组织在2004年曾努力阻止多伦多市议会通过一项支持法轮功的动议,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延伸到加拿大。

根据在网上公布的记录,2017年2月,时任中共政府驻多伦多总领事薛冰,出席多伦多华联会第15届理事会的就职典礼,并向每名新任理事颁发了任命书。

2014年,该组织为中国海外交流学会(China’s Overseas Chinese Affairs Office)负责人举行欢迎晚宴,该学会是中共间谍活动和控制机构的重要组成部分。

同年,多伦多华联会成为推动多伦多教育局与孔子学院保持合作关系的亲共组织之一。

对于中共政权“霸凌”加拿大,并继续推动其在加拿大的影响力的做法,时事评论员冯志强表示,加拿大有比较特别的表达的方式,“可以说,加拿大很照顾对方的感受。”

他说,在加拿大,“华为的5G其实已经死了”,加拿大的三大电讯巨头都不用它,可是,政府一直没有表态。这次取消升旗活动,政府用了“公共卫生”来做理由。

“当然,我们不会把此事与加拿大的华人社区绑在一起,华人社区是加拿大的一部分。” 冯志强说,“如果谁自己要往中共那边靠的话,那是他自作多情。”

对于一些加拿大亲共人士的表现,冯志强说,这是一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一种心理学现象,是指被害者对于加害者产生情感,同情加害者、认同加害者的某些观点和想法,甚至反过来帮助加害者的病态心理。

“中共渗透是它骨子里的东西。”他说,“不管哪个人上台,只要没有变为民主政权,它永远是这个样子,不要对中共有幻想,它不会变。”

政客避开亲共活动

据《环邮》报导,根据省议会之前的日程安排,保守党政府议会副议长尼科尔斯(Rick Nicholls)会在该升旗活动上发言。组织者原来期望,保守党、自由党和新民主党都会有代表出席;绿党领袖施赖纳尔(Mike Schreiner)会发来贺信。

当《环球》记者去询问时,省长福特的发言人说:“安省议会的升旗活动政策独立于政党和政府。现在不是升这面(中共)红旗的合适时机,安省政府和保守党的核心小组都不会派代表参加。”

安省新民主党和自由党都表示,他们不会派员去出席该升旗活动。

冯志强表示,不管省议会是否因此而决定取消升旗活动,但各政党的态度一致,说明一个问题。

“政客是对政治气候最敏感的人。” 冯志强说,因为政见不同,各政党对同一个问题会有不同立场。“但在这件升旗事情上,他们立场一致。也就是说,站在加拿大国家利益上,他们有一致的认知。”

加拿大其他城市也采取了类似的行动。渥太华市长吉姆·沃森(Jim Watson)特别要求不要办升旗活动。

沃森的发言人格雷维尔(Mathieu Gravel)说:“沃森市长已要求,今年不要在渥太华市政厅悬挂中国(中共)国旗,以声援被任意关押在中国监狱中的两名加拿大人。”

在约克区,万锦市近几年一直举办升中共红旗活动,但该市今年表示,没计划办此活动。

去年升旗变降旗

去年9月28日(周六)上午,一群亲共人员在安省议会大楼前升中共红旗时,现场已经没有加国官员出席,现场还有不少人抗议。当中共的五星旗快升到顶点时,突然停下来,然后,迅速一路下滑,降落到地上。

现场抗议升旗仪式的越南华人蒋先生(Peter Jiang)说,“这是天意,是好事。”他说,这是天在警示人,包括中共邪党内部的人,普通世人和全世界的政府和人们,给他们一个机会选择。因为共产党每一个人做什么都要负责任,每个人做坏事,天会知道的,不可能一走了之。

抗议人士刘先生(George liu)说:“我觉得是天意。如果你信命运,就知道这很有问题,要小心了;如果在这个警示下,还在继续紧跟中共,继续做坏事,那就自毁了。当然,你不相信就没办法了。”

刘先生说,只要看看共产党做的一切,就知道这不是偶然现象。在中国,共产党对自己的人民,对香港人民都做了些什么?在世界上,“一带一路”做的那些事,对待那些国家和人民做的那些事,所有这一切都是天理不容的。它做的这一切也会导致它的覆灭。

刘先生认为,升旗变降旗,这是一个信号、警示。真正导致中共覆灭的是它干的那些事:它怎么对待人民,它的做事方式。人在做,天在看。

加拿大开始厌恶中共

孟晚舟事件以来,中共当局针对加拿大的各种欺凌行为,使加拿大朝野愤怒,也使加拿大人对中共有了更深的认识。

“中共把国家行为,与一家中国公司联系起来,这种事情对加拿大人来说,是看不懂的。”冯志强说,省级政客不涉及加拿大外交立场,这次安省政客一致、明确表态,“说明是实实在在的民意体现,社会舆论的倾向。因为现在的民情是这样,大家很厌恶中共政权。”

Spencer Fernando新闻网站刊登的一篇文章,用“疯狂”来描述在政府场所升中共红旗的活动。尤其是该红旗的主人“已经绑架了加拿大人”。

该文称,政府改变主意是件好事,“但是,此事原本就不该被考虑”,这只会显示“加拿大的软弱程度”。

“中国在7月1日没有悬挂加拿大国旗,那么为什么我们要在加拿大的政府建筑物上悬挂中国(中共)国旗?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软弱、恳求的态度?”该文写道。

实际上,在过去两年里,加拿大不管是右派还是左派媒体,都在揭露及批评中共政权对加拿大的各种霸陵行为。

冯志强说,这是加拿大社会开始认真对待中共政权影响的表现,“不再把它看成友好的伙伴”。那些左派人士,原来出于好奇和友善,想和中共政府交朋友,现在他们感到厌恶了,“他们开始讨厌中共政权”。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