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方舱里的红色弥撒再显中共邪教本质

人气 2897

【大纪元2020年02月17日讯】现如今,如果有人在身患重疾的病人床前举行仪式、唱“赞美歌”,必定会被认为,是源于西方宗教的一种祈祷行为。一般来说,出现这种场面往往需要满足两个条件,即病人濒死以及祷告者本身就是宗教神职人员。

因此,可想而知,一旦这样的场景出现在武汉的方舱医院里,人们的反应会有多么惊愕。当看到中共官网播放的一段视频显示,“在位于武汉洪山体育馆的武昌方舱医院里,众多病人在一名医护带领下,戴着口罩向着中共血旗宣誓入党,承诺‘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永不叛党’”;另一段视频显示,“新入党的病友在方舱医院内带头,数十人唱起了红歌,就在旁边的病床上,仍然躺着多名病人”时,不少中国人就立即跳起来惊呼,“神经病啊!”“鸡皮疙瘩起来了!”“活人都给唱死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是有史以来最邪恶的鬼哭狼嚎,是实实在在的魔鬼之歌,死亡之歌,大病毒之歌!”“(是)追魂弥撒!”

中国人的惊呼一声比一声恳切,一句比一句精准,瞬间撕开了中共这个集古今中外之邪恶的最大邪教的画皮。试问,中共若不是信撒旦的邪教,为何如此迫切的在“轻度新冠肺炎患者”面前搞“追魂”仪式?中共若不是魔鬼,为何要给“活人”唱“死亡之歌”?更何况,中共向来信仰“无神论”,又为何要在病人面前搞这种宗教味儿十足的“弥撒”?

这足以表明,中共内心并非真的相信“无神”。中共说“无神”,是出于蔑视正神、痛恨上帝、无视创世主的邪恶动机,其真实意图是想让自己被捧上神坛、奉为神灵。中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按照《九评共产党》一书所说,中共不仅“具足了宗教色彩”,更具有“邪教特征”。

其一、中共有自己的“教义”,即“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氏‘三个代表’,党章”。不难看出,这些“教义”是不断遭到不同的“信徒”编造和篡改而来。“从列宁以来的共产党领袖们,还不断……添加新的内容”,完全违背了最初的那个“颠扑不破的真理”。此外,其内容不仅“以阶级斗争、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为中心”,甚至还要“强迫人民学习”。

其二、中共有“入教仪式”,即“宣誓,永远忠于共产党”。正教信徒们往往只在庙宇、教堂这类特定的、神圣的场所举办仪式,但中共信徒们却大张旗鼓的、在社会各领域、甚至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的大搞“入教仪式”。

尤其现在大疫当前,中共不忙着救人,反而忙不迭的让医护人员“宣誓入党”。中共若不怕浪费宝贵时间、耽误病人得到救治,又何必如此神速的打造医院、增设床位呢?看来,中共并不相信人的力量,而只相信党的那股邪性。当下人命关天,中共却罔顾人命,只想着拉人“入教”,足见其干的都是些索命、追魂的事儿。

其三、布道、念经、唱圣歌,即“大会小会,领导讲话”、“政治学习”、“歌颂党的歌曲”。据中央通讯社报导,“武汉肺炎疫情持续,一些地方的领导干部则热衷开动员会和宣誓”;“武汉一家医院急诊科主任反映,有领导到医院开了3次会,每次都长篇大论宣读最新文件和政策”;“有一次长达3小时,他不得不在会议途中带走医生”。

对于方舱医院唱红歌的那一幕,武汉作家方方近日在日记中写道,“有官员,有医护人员”;“他们都戴着口罩,对着一个个躺在床上的病人们放声歌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歌虽然人人会唱,但有必要非在病房里这么高歌吗?”仅这两句话,就已经道出中共的邪教特征了。

没有哪一个宗教会强迫“人人会唱”圣歌的。而今在中国,人人都会唱歌颂“党”的“红歌”,不就是这个“党”在搞“全民宗教”吗?这本身就是一种强制性的邪教行为。

此外,在病房里唱圣歌,那仅限于正教信徒为即将病死之人的灵魂能去天国而做的祷告,并非是无信仰者、尤其是“无神论”者所能为。然而,中共作为政党,不仅大搞宗教仪式,甚至还编造所谓的“圣歌”来赞美自己,这其实就是在亵渎神、侮辱神、蔑视神。中共这样做,就等于承认了自己的邪教身份。

其四、中共“鼓励为教牺牲”。毛泽东说,“中国死3亿人没关系”;邓小平说,“杀二十万,换二十年稳定”;江泽民说,“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在这些“不怕牺牲人命”的政令指导下,“2003年‘非典’流行时,中共让年纪轻轻的护士小姐们‘火线入党’,然后封闭在医院中护理‘非典病人’,将这些年轻人推到面临生命危险的最前线”。

如今,新冠病毒来袭。首当其冲被中共牺牲的,仍是医护人员。当下医院人满为患,越来越多的医生、护士不吃不喝、不眠不休,身体和精神上都饱受摧残。更不幸的是,医疗物资也一直处于紧缺、告急的状态。这导致大量的医务工作者得不到防护,甚至已到了肉搏、送死的地步。

但此时,中共还继续麻木不仁的将各地医护人员调往武汉驰援,不惜把18岁以下的孩子“推到面临生命危险的最前线”。据海外人士郭文贵爆料,“现在上前线最多的是大连人,是辽宁人”;“辽宁省的副省长和现在辽宁省省委政府,就是拿着辽宁和辽宁的孩子,辽宁的护士,辽宁的警察,来让自己的乌纱帽安全”;“这些孩子懂啥呀,穿着制服,拎个箱子戴着口罩,……就上了战场”;“我告诉大家,派到武汉的人全是牺牲品”。

郭文贵还呼吁,“打开防火墙,让全世界知道真相,让湖北人知道真相”;“知道真相了,全世界所有人都知道自己保护自己”;“隔离并没有让你解决问题,解决问题是让大家知道真相,让全世界的力量给你来解决问题,找到解药”。

问题是,“找到解药”就相当于点了中共的死穴。中共宁可不要解药,也不会让自己人为泄漏病毒的害人行径曝光。为了维护自己的“伟、光、正”形象以及政权稳定,中共向来都不怕牺牲老百姓的性命。于是,在武汉肺炎爆发的这段时间,中共只在隐瞒、撒谎,数据造假上“吃劲”,根本不去考虑中国民众的生死。

其五、即便在生死攸关时,中共也不忘“扼杀人性”。网文《李文亮不是英雄,他就是你和我》中有句话说,“他只是做了每一个正常人最应该做的事情。知道了内部信息,先告诉亲戚朋友注意安全,几乎任何一个人,都会这么做”。一个医生只做了“一个正常人最应该做的事情”,等来的却是警察的训诫、“造谣者”的污名,请问,这个国家还有人性吗?中共不让正常人活得像个人样,不就是因为其自身禽兽不如、堪比魔鬼吗?

信仰“无神论”、继承撒旦信徒马克思的衣钵、招引“共产邪灵”;中共大搞“政教合一”,形式上不是宗教,却仰赖宗教形式。如今看来,它最擅长的就是拉人“入教”,唱红歌、搞“追魂弥撒”。中共假装有信仰,背地里却把坏事做绝、恶事做尽;说它不是邪教,都没人相信。

最近已有医护人员在推特上疾呼,“应该动员所有能念经做法事的和尚道士喇嘛们组织起来支援武汉”,因为“冤魂野鬼太多了,夜空中满是他们的哭喊……”这里的最关键就在那个“冤”字,它是对中共邪教最有力的控诉。

让大量的民众含冤而死,此非邪教、恶党所不能为。要知道,死于武汉肺炎的中国人只是70年来,枉死于中共暴政下的一小撮“冤魂”而已。中共给自己葬送的冤魂做“弥撒”,是连人的灵魂都不放过的。至死都跟中共走,能去天堂?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视频:方舱医院入住现场 负责人:出事不负责
【一线采访】方舱医院条件恶劣 患者情绪失控
王赫:方舱医院是医院、隔离点、集中营?
千百度:方舱医院内幕:没电没药没暖气没吃的
最热视频
【胡乃文开讲】白米粥功效媲美人参汤?5种粥补元气治百病
【直播回放】4·4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破30万
【拍案惊奇】中共为粮荒辟谣 海南现女版李文亮
【珍言真语】曾焯文:天下围攻 要求中共赔偿
【新闻看点】北京清明作秀再遭骂 追责声四起
【现场视频】武汉特警封路 救护车带走客车乘客检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