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个“谣言”

人气 7776

【大纪元2020年02月21日讯】最近,随着武汉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中国,影响全世界,被怀疑是病毒源头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一下子成了全球关注的焦点。与之相关的“谣言”也多起来了。这里着重谈三个“谣言”。

一、关于“零号病人”黄燕玲的“谣言”

2月15日,网上传出消息说:武汉感染新冠病毒的“零号病人”,也就是第一例病人,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女研究生黄燕玲;黄是在做实验时被泄漏的病毒感染,之后,传染给别人;黄已经死亡。

2月15日晚,《新京报》记者向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陈全姣求证。两人都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否有一个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她们不清楚。“怎么可能?这个一看就是假新闻。”石正丽说,“我可以保证,包括研究生在内,我们所没有一个人被病毒感染过,我们所是零感染。”陈全姣也表示,“我们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一例感染,我们病毒所绝对不是‘零号’。”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回应是:有黄燕玲这个人,已毕业,不在武汉,未感染,身体健康。

自称黄燕玲所在公司的人已在网上“辟谣”。自称“黄燕玲本人”的人也在微信与QQ群中以文字形式“辟谣”。

细心的网友发现,黄燕玲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官网上的照片、简历、论文都被删除,只留下名字。而她同学的名字、照片、简历、论文都在。

为什么武汉病毒研究所官网要删除黄燕玲的照片、简历、论文?为什么她同学的名字、照片、简历、论文都在?这无疑是一个反常现象。

二、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的“谣言”

2月17日11点51分,网上出现一则“实名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泄漏病毒”的微博。

这个微博写道:“我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陈全姣,身份证号码是42242819740408626,我实名举报武汉P4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泄漏病毒。王延轶本人没有一丁点医学知识,当年靠着特长招生进的北大,平常的研究都是其他研究员帮她做的。她经常会从实验所拿一些实验动物售卖给华南海鲜市场的野味摊位。她就是这次疫情的罪魁祸首,她老公有通天的本领,据说和某副国级官员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大家一定不要忘记王延轶啊,她害了多少无辜的群众丧失了性命。”

2月17日下午,武汉病毒所官网发布一篇“陈全姣的郑重声明”:“我从未发布任何相关举报信息,对冒用本人身份捏造举报信息的行为表示极大愤慨。我将依法追究造谣者的法律责任。”

2月18日,网民老灯@laodeng89发推文:“刚刚接到推友私信,自称是武汉病毒所陈全姣亲属,声称陈举报属实”。

自称陈全姣亲属的人写道:“姣姣的公开举报是完全真实的。我们生活在武汉,亲身经历了这场惨绝人寰的肺炎疫情,她了解新冠病毒泄露的内幕,不公之于众于良心不安,出于正义感公开举报,触犯了那些狗官的利益,目前她本人已被控制。那些以她名义发布的辟谣声明都是官方假造的。官方向她施加强大压力,甚至强迫她出镜上电视辟谣,她在抵抗中。您们关注就是对她的营救,狗官们必须立即放姣姣平安回家。”

陈全姣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专业方向是流感病毒研究。

三、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谣言”

2月4日,多益网络董事长徐波发微博:“基于以下事实与证据作为线索,因疫情防疫事关重大,我怀疑武汉病毒研究所对实验动物管理不善而病毒实验动物流出,导致2019新冠状病毒疫情。我决定向国家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希望国家彻查该研究所实验动物管理情况,及相关蝙蝠冠状病毒改造为可感染人类的研究情况。”

徐波列举的证据如下:(1)2015年石正丽在《自然》发表的相关论文链接。英文版链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fbclid。中文版链接:《触目惊心,中美科学家5年前曾制造出类SARS新冠病毒》,https://mp.weixin.qq.com/s/HDmQXwYBM8i9。(2)美国医学专家2015年在《自然》发表的质疑文章的英文版链接:https://www.nature.com/news/engineered。(3)媒体对2019新型冠状病毒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手上的蝙蝠病毒有96%的一致性的报导:《宿主可能是蝙蝠 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研究成果在NATURE在线刊出》https://tech.sina.com.cn/roll/2020-02-03。(4)媒体对华南海鲜市场野味店出售活猴的报导:http://www.imerveille.com.cn/tscp/38148.htm。(5)武汉病毒研究所2020年1月2日就确定2019新冠状病毒基因全序列的报导:http://www.imerveille.com.cn/tscp/38148.htm。(6)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后媒体报导的有关研究情况:https://4g.dahe.cn/news/20200129584655

2月2日,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在微信圈声称:“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与(P4)实验室没有关系。”“奉劝那些相信并传播不良媒体的谣传的人……闭上你们的臭嘴。”

查证三则谣言并不难

坦率地说,如果没有这次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的大爆发,很多人不知道武汉有一个“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上述三个谣言,查证起来并不难。

关于第一个“谣言”。“零号病人”是疫情爆发的源头。查清“零号病人”的情况,对于武汉新冠肺炎的防治具有重要意义。黄燕玲是不是“零号病人”?只要让她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由她本人亲自出面澄清,所有谣言不攻自破。否则,人们会一直怀疑下去。但是,至今为止,黄燕玲没有公开露面。

关于第二个“谣言”。当第一个“谣言”出来后,2月15日晚,陈全姣接受了《新京报》记者采访。但是,2月17日,当第二个“谣言”出来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陈全姣,向她求证举报是否谣言时,没得到任何回复。

虽然武汉病毒研究所官网上有一个署名“陈全姣”的书面声明,但那只是一个打印的东西,既没有本人的亲笔签名,也没有本人的图像、声音。如果真要辟谣,还是让陈全姣公开露个面比较好。但是,至今为止,陈全姣没有公开露面。

关于第三个“谣言”,因为涉及到很专业的问题,这恐怕不是石正丽赌咒发誓能够解决的,也不是像泼妇骂街一样能够解决的。这需要独立的、权威的专家最后下结论。无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还是其他发达国家,比石正丽优秀的专家多的是,弄清这个问题也不是太难。

现在,国内外不少专家通过对病毒基因序列的分析,认为病毒很可能是“人工合成”的。在中国,在武汉,能够“人工合成”病毒的,最有可能的,就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因为它此前“合成”过传染性很强的病毒,石正丽的论文称之为“嵌合病毒”、“重组病毒”、“杂交病毒”等。

石正丽气急败坏、言语粗鲁,反倒让人认为,质疑她的人戳到她的痛处了。

在中国“谣言”常常是“真话”

中共的统治靠两样东西维持:高压和欺骗。中共是中国一切假话的总源头。

1941年9月1日,毛泽东在中共喉舌《新华日报》发表文章说:“反动派是世界上最害怕言论自由的一个集团。它们害怕人民翻身,害怕人民认识大时代的真面貌,更害怕自已的丑恶暴露在人民大众的面前。所以它们用种种卑劣无耻的手段,蒙蔽人民的眼睛,堵塞人民的耳朵,封锁人民的嘴巴,不让民间报纸存在,不让正直的新闻工作者自由。”

毛泽东的这段话,正是当今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的真实写照。去年12月,武汉8位医生在微信朋友圈里就肺炎疫情讲了几句真话,立即被武汉市警方传唤、训诫、查处。2020年1月1日,武汉市警方在网上发布《8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查处》的通告。之后,从中央电视台到全国各地的重要党媒,都对这个通告内容做了报道。

事实证明:8名医生根本没有“造谣”;相反,武汉市警方的通告和中央电视台等全国各地中共党媒的报道,是公然造谣。

因此,上述三则“谣言”是“真话”还是“谣言”,有继续深究的必要。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更新】肺炎扩散三十国和地区 武汉死亡率高
周晓辉:真相难掩 北京欲推武汉病毒研究所顶罪?
夏小强:揭秘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人和事
黄燕玲非零号病人?武汉病毒所为何不显示资料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墙内小哥实名公开促共产党下课
【直播】3·30美国疫情发布会 已检测百万人
【现场视频】纽约中央公园建战地医院 31日投用
【新闻看点】习浙江推复工 北京4动作惹非议
【现场视频】维稳办主任嚣张 业委会主任不示弱
【现场视频】出门遛狗 小狗被警察“执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